Wednesday, July 19, 2006

为自己喝彩

开场白
作词: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你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呢
是欢喜悲伤还是一点点不知明的愁
如果是.请进来我的世界
稍做停留.在这里
有人陪你欢喜悲伤陪你愁


1986 年的某一天,我的同学从书包里掏出这张唱片借给我。
这个长得不怎么样,样貌印在包裹上的男人就是李宗盛。

那时他已经颇有名气了,自制作郑怡的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及和她合唱结束后,那是 1983 年。后来 1985 年制作了张艾嘉的忙与盲,更是锋芒毕露。

之前李宗盛在木吉他合唱团只是叫好不叫座,木吉他的唱片还是后来他成名了才被引进马来西亚的。

只有八首歌的这张专辑,是李宗盛创作的巅峰,在当时歌坛辟出了新的歌路风格。歌曲大都很短,但却是历久不衰,也打破了一分钱一分(钟)货的定律。

开场白将永远是历史上唱片第一首开场歌的经典,简单,干净却让人紧紧的被吸引。


而另一首经典,甚至在香港也流传甚广的是寂寞难耐。

我常常想李宗盛写这首歌的背后就只是一个半老不老男人的爱情寂寞吗 ? 他那时候应该已经结婚了吧 ? (印象中只有他出轨离婚的新闻,想必当年结婚时还未成名,故上不了娱乐新闻)

再听听,再看看歌词。

他的苦闷是不是事业还没成功呢 ? 想必其他同事朋友都吐气扬眉了,看他们兴高采烈的说笑,他是难过的,但有不好意思走开。

不是没有想过随便谈个恋爱 - 是现在的处境不很好,该换个环境,或该换歌路写写芭乐歌卖钱 ?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只有自己为自己喝采,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 怀才不遇的写照 ?

寂寞难耐
作词: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总是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
然而大伙都在笑话正是精彩
怎么好意思一个人走开

不是没有想过随便谈个恋爱
一天又过一天三十岁就快来
往后的日子怎么对自己交待

寂寞难耐寂寞难耐
爱情是最辛苦的等待
爱情是最遥远的未来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只有自己为自己喝采
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虽然曾经有过很多感情的债
对于未来的爱还是非常期待
这一次我的心情 不高不低不好不坏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做了这首歌,我猜想是还没飞上枝头之前。

后来也不用说了,李宗盛就是一块点金石,尤其是自陈淑桦那张跟你说听你说 (梦醒时分),李宗盛从此无所不在。每一张滚石的唱片,总要把李宗盛这三个字挤进去。后来还挂上了制作总监这个名堂,光明正大的参与每一张唱片的制作。许多新歌手的宣传总不忘放上李宗盛欣赏的声音这类文案。

他又不是三头六臂,要写歌,制作,开会,行政,发掘新人,出个人专辑,间中还要搞绯闻,正常人如你我看来就像天方夜谭。

1989 年滚石发行新乐园,李宗盛弄了首阿宗三件事。听得出他想找回生命中的精灵的时代境界,但已是有心无力了。

后来有次在电视录影上看到他和周华健,黄品冠合唱的那首最近比较烦,听得我只想掩耳而逃。那是 1999 年前后吧,看他努力的想找回 1987 年我有话要说的岁月,我只有悲哀。

经过名利的洗礼,商业的浸淫,想要铅华尽洗,谈何容易 ?

无论如何,李宗盛有了这一张生命中的精灵,也足以让他荣登殿堂,供后人仰慕了。

17 comments:

Way said...

中学时期,每逢星期三晚上十点,我总会静静地守在收音机旁,收听一个叫‘心情新频道’的节目;嘴里会跟着节目的开场音乐慢慢地哼着:

“你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呢/是欢喜悲伤还是一点点不知明的愁/如果是/请进来我的世界/稍做停留/在这里/有人陪你欢喜悲伤陪你愁/登登”

Way said...

喜欢寂寞难耐因为它是我近几年来的心情写照,除了‘虽然曾经有过很多感情的债’那一句。

也曾在之前写过的文章里提到这首歌,是WAYFARER 第一首为了配合文章而播的歌。

PS:不知不觉中好像透露了自己的年龄

呼吸的747 said...

原来大家都是心情新频道的知音人

Liyun said...

哈哈,way 和 747, 你们两人竟然跑到这里来交流了啊?
这里的"声音回荡"的确蛮精彩,是个很不错的部落呵。

BloodDoc said...

心情新频道是李观发主持播放七八十年代的歌的那个节目吗 ?

多谢各位棒场 :-)

Liyun said...

“心情新频道”应该是那时候的“第五台”节目吧,印象中李观发可从来没在第五台当过DJ呵。

Way said...

美丽的云朵,我们实在有够扯,自己的地盘搞到乱七八糟还不够,竟然跑来别人的部落撒野。我在你的书轩‘见过’747,但不曾正面交流。套用老话一句:这个世界真的有够小。其实应该说‘物以类聚’吧?

嗨,747,你好!我们是美丽的云朵共同的朋友,我是WAY。

BloodDoc,心情新频道是咸丰年间,滚石在第五台的一个特约节目,主持人是个老姨,不晓得叫什么名字。我们那一个年代的‘知识青年’(哈哈)喜欢的歌手和歌曲,不都是来自那个叫滚石的音乐工厂的吗?

PS:抱歉,刚刚又忘了转换为简体。
上面那则乱码可删掉!

Liyun said...

way,我们的确有够扯的,竟然在别人的地盘“开讲”哩,哈哈……
我相信这个部落多少让你找到知音者了。
因为你喜欢音乐呵(当然还有电影)。

最近看到北方七点九和理大游子吟要办演绎会的广告,使我想起了耕梦工作坊也办演绎会的那段日子。其实,我很想写写关于自己在耕梦的回忆,却发现原来我留存的记忆并不多,而且你这创办人都没写,我倒不好意思呢。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BloodDoc
你看我把朋友都带来你这边喧闹呢
(真不知廉耻,是他们自己跑来的啦)

你真是和我们不同年代呢
心情心频道出现的时候李观发还在北方大学念书哩

不过,比较缺德的是way
竟然叫人家老姨
(歹势,我也曾经以为她是老姨,而且还是很胖的那种,罪过罪过)
主持人叫林秋榆
我后来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曾经遇过她
告诉她我很喜欢心情新频道
她很开心呢
那时候才发觉她不是老姨
虽然年纪比我们大
但是不是胖老姨
打扮还蛮得体的

way
怎么会不认识你呢?
曾经到你那边作客了好多次
只是没留言
咱们都是Penang mari
看来要把BloodDoc的地盘闹到天翻地覆了

对,BloodDoc
李观发那个节目叫心情来的时候
星期四下午2点
在友声友色的电台

Way said...

美丽的云,耕梦明年庆祝10周年,我们正'运筹帷幄',想搞些纪念性的活动。确定后,再通知你。

(怎么在人家地盘谈起自家的事了?!)

Way said...

呼吸的747:

没错,就是林秋榆!你的CUE 打开了我的记忆匣子!林小姐的声音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 '成熟的女性'。

你也在电视台上过班?哈哈,该不会我们曾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吧?!五分之一的机会,虽然最新的那个付费台的可能性不大。

我也时不时到你那儿逛逛,但也同样是WINDOW SHOPPING 而已。

BloodDoc said...

就当是你们的活动在这里打一些广告好了:-)

我对电台有些混淆,以前只在车上听
记得了,那个心情来的时候是星期四下午
那时在吉打小镇 Sik 做工,星期四上班半天,就驾车到 SP
就听这个节目

一听就知道你们是北马, 该说是槟城人,只有那儿叫人家是老姨的 :-)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原来只有槟城人这么缺德的噢?
呵呵

way少
林小姐的确是成熟的女性
可能长得很瘦吧,所以还没资格升级为“老姨”,哈哈
我1999年毕业后回母校当了4个月的临教后逃之夭夭,过后在国营电视台呆了一年,又逃之夭夭,我出道的时候,你应该还在混日子吧?(歹势,我念书的岁月都是混日子,assume你也是)

Way said...

槟岛人的确都很毒舌!哈哈!

怎么大家的故事那么相似:我大一暑假时也在我的母校 (一间以嚣张著称的中学)执教过两个月。大学一毕业,就投身报界,三个月后便加入当时唯一的付费电台,做了四年,‘显了’,又回去混日子... 年龄不言而喻!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毕业后才误人子弟,你在大一时已经执教鞭,所以结论是:你比较厉害啦^.^

你是在付费电视台,不是电台吧?和你的CL学长同部门吗?

Way said...

你的句子不够完整,应该说我‘误’得比你厉害!

对,是电视台。
我的学长?哪一位?杨家将吗?

若你指的是穆桂英的孙子,
不同部门,但合作过。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不是在中文部?难道是英文、马来部?
好奇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