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真實人生


偵探推理小說的主角多是獨具一格的聰明,愛倫坡的杜彭、柯南道爾的歇洛克•福爾摩斯、范達因的費洛•凡斯、克莉絲蒂的赫丘勒•白羅、昆恩的哲瑞•雷恩、卡爾的基甸•菲爾博士等等皆是自命不凡高人一等。

和這些出類拔萃的偵探比較,羅倫斯•卜洛克筆下的馬修•史卡德就顯得可憐兮兮。這位離職的美國警察家庭破碎,孤獨的住在小旅館里,整天借酒澆愁。而他查案時總是毫無頭緒的到處游蕩,破案時也從來沒有顯示出他擁有白羅那般優秀的小小灰色腦細胞。

馬修•史卡德為何離職?因為有一次緝兇時,他的流彈不小心導致一個小女孩不幸身亡。他因為成功擊斃兇手而獲得當局的獎賞,但是他卻因為那場不是人為的意外辭職,然后他的生活也隨著毀了。

最近在某書局的大拋售刨到了幾本《馬丁•貝克刑事檔案》系列,讀了真的是相逢恨晚。這是瑞典夫妻檔作家荷瓦兒及法勒的作品,遠流一共出版了十本,這次挖到了六本

馬丁•貝克是一個普通的警察,就是要靠兩條腿到處跑、一張嘴到處問訊,再加上一班同事大家努力才能將罪犯繩之以網的那種偵探。他常常需要徹夜不眠辦案,結果永遠是一副不夠睡,又慣性頭痛和定期感冒。最后搞到離婚收場,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著他的刑警生涯。

讀福爾摩斯和白羅,他們聰明得不像真人。馬丁•貝克和馬修•史卡德,這兩個落魄警察,才是有血有肉和你我一樣的真實人物。

隨著年華逐漸老去,對這世界有越來越多疑問,對自己的角色也越來越懷疑,突然發現馬丁•貝克和馬修•史卡德是如此讓人深思。

也許,這也是老化的其中一個訊號吧。


情願孤獨
作詞:鄧福山 作曲:鄧福山 演唱:蔡琴

我曾嘗試去走你要我走的路 
而我卻在半途領悟了這場錯誤
錯是愛的開始 
一切來得太匆促 
錯是愛的結束
你我又情願孤獨

也許你我就該如此孤獨 
各走各的路
也許你我就該如此結束 
不再相屬
當過去的都走得遙遠 
這一切將不再留住
只是漫漫的路 
不知你將身往何處 

我曾嘗試去走你我的路
而我卻在半途有了最深的感觸 
愛是錯的開始
讓我走得好無助 
愛是錯的結束 
有情路上仍孤獨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金童玉女


我怎么哭了過后,理所當然就是無言的結局。

無言的結局
作詞:卡斯 作曲:劉明瑞 演唱:林淑蓉/李茂山

曾經是對你說過這是個無言的結局 
隨著那歲月淡淡而去
我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 
臉上不會有淚滴

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 
我怎麼能夠怎麼能夠埋葬一切回憶
啊~讓我再看看妳 
讓我再說愛妳 
別將妳背影離去

分手時候說分手 請不要說難忘記 
就讓那回憶淡淡的隨風去
也許我會忘記 也許會更想妳 
也許已沒有也許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木馬屠城 · 陳橋兵變


補選。馬公子上陣。贏了。蛤蟆功再現。黃袍加身。王朝復辟。萬歲萬歲萬萬歲。

Sunday, November 15, 2009

愛在疾病蔓延時

今天的她,和這兩年來的她有點不一樣,這是我的感覺。

『我丈夫要求離婚。』

果然她開口說。

『有另一個女人替代了生病的我。』

急性髓性白血病的長期存活者不多,這兩年來,她不斷和死神博弈。如今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將近一年了,她的情況看起來相當樂觀,有望成為成功逃脫白血病奪命魔爪的倖存者。

然而就在她即將逃脫絕症的關口,身邊的男人離開了她,愛情在疾病蔓延時原來可以是那么脆弱。

馬奎斯*的小說《愛在瘟疫蔓延時》里,男主角阿里薩用半個世紀等待終于和他的初戀情人費爾米娜再度相守的情節會不會在二十一世紀現實中上演 ?

很多年以后,這個曾經愛過她的男人會不會輾轉又回到她身邊?

************

然后我想起多年前的另一個女人,她患上運動神經元疾病,病情比偉大的物理學家霍金**還糟糕。那時候她已經臥病在床五年了,唯一能夠完成的動作就是眨眼睛。她無法將氧氣吸入肺里,只能靠呼吸儀器協助。她也無法吞咽,只能靠一條從鼻子直透胃部的管子喂食。

女人的丈夫每天風雨無阻來探望她三回,每天早餐都會讓她選擇食物。當提供的選擇正確時,她就會眨兩下眼睛。其實無論什么食物,都是要碾碎后通過管子來喂食,她并不能辨別不同食物的味道。

『讓她選擇食物會讓她開心和好過一些。』

男人這么告訴我。

和病床相伴五年后,有一天她再也不能睜開雙眼看這個世界。那一天,男人流淚了。

后來我才知道,男人其實已經和這個只能眨眼睛的女人離婚了。在他風雨無阻為她買早餐的這些日子,他的另一頭家其實住著另一個女主人。

也許已經不是愛,只是一種堅持的情懷。也許依然還有愛,也許是慢慢成長的悲哀。

很多年前,梁文福的歌詞如此寫,年少的我無法明白。

很多年后,對于在疾病蔓延時的愛情,我還是依然無法明白。


*賈西亞•馬奎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 - )- 哥倫比亞作家,1982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代表作品為《百年孤寂》。
**史蒂芬•霍金 (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 - )- 當代最杰出的物理學家之一,患上運動神經元疾病(Motor Neurone Disease )。



让夜轻轻落下
作词: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演唱:潘盈

等着黑夜轻轻轻轻落下,将你我来覆盖,等着黎明的安排
过去已经过去,未来未必存在,让我们继续相信现在

对你从来不改变,千种柔情说着一种语言
昙花的笑靥,星光的乍现,是我羞涩散乱的思念

你也从来不改变,一种沉默说着千种亏欠
紧紧拥抱我,轻轻放开我,像放开无处安放的依眷

曾经我将无助的爱情,静静枕在你的臂弯里
以为它将为我阻挡风雨,共我面对寂寞的潮汐

可是在你宽阔温暖的胸怀里,总是听到冷冷的叹息
你那不屑说谎的眼睛,始终教我自己回避

也许已经不是爱,只是一种坚持的情怀
也许依然还有爱,也许是慢慢生长的悲哀

Monday, November 09, 2009

雅俗共賞

我記得初中時有一位同學在歌唱比賽唱這首歌。那時候我們都嗤之以鼻,將他打入庸俗一派。

年少時,附庸風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包括聽歌。有些歌手譬如龍飄飄是安哥安娣聽的,扮清高的我們只能偷偷的聽。

還有唱遍街頭巷尾風靡卡拉OK 的林淑蓉和李茂山也屬于這一類,其實在沖涼時我們都總是不知不覺的哼唱他們的歌。

這么多年后,偶然在電臺聽到這些歌曲,不禁為當年為扮清高強矜持的年代莞爾。

就像馬華袞袞諸公再多的古龍瓊瑤文天祥之乎者也扮清高,其實都只不過是一只只不知不覺淚成行庸俗的迷途羔羊。

庸俗的馬華劇情,和當年的庸俗歌曲一樣,其實都充滿娛樂性,蠻好看蠻好聽的。

我怎麼哭了
作詞:孫儀 作曲:劉明瑞 演唱:林淑蓉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離別的滋味這樣淒涼
這一刻忽然間我感覺好像一隻迷途羔羊
不知道應該回頭 還是在這裡等候
在不知不覺中淚已成行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 我不會答應你離開身旁
我說過我不會哭 我說過為你祝福
這時候我已經沒有主張

雖然我知道在離別的時候不免兒女情長
到今天才知道說一聲再見 需要多麼堅強
我想要忍住眼淚 卻不能忍住悲傷
在不知不覺中淚已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