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十九歲和三十歲的落差


愛慾之潮來襲時.......
作詞:陳昇 作曲:陳昇 演唱:陳昇

十九歲的那一年 流浪和我有約定 尋找一個理想的地方
盼望有人告訴我 一個方向在遠方 能夠遠離誘惑不安

沒有慾望 自由解放
不再盲目的追求 告別愛慾糾纏
fly away

三十歲的那一年 悲傷與我有約定 尋找不到理想的地方
在慾望的國度中 我們都是飢渴的人 不能遠離誘惑不安

Friday, April 17, 2009

補選的季節(二)

N12 Penanti, 本南地這個州議席屬于安華的國會選區 P44 Permatang Pauh,巴東埔。

選民結構方面,華裔選民和武吉甘當不相上下,印裔選民占少數。P44 屬下的另一個州議席 N11 Permatang Pasir 則是回教黨的強區,即使是在 2004 年巫統國陣贏得歷史上最多席位的那場大選,回教黨還是成功以 667 張多數票守土。

安華和回教黨在 N11 和 N12 至少有 52% 的馬來票基本盤,如果可以得到更多的馬來票支持率公正黨將穩操勝券。華人票在選票平分的情況之下將是造王者,但更加可能的是為公正黨的勝利錦上添花贏得漂亮。

根據 P44 國會議席的得票,上面的表格去年 308 大選和安華在八月時補選的成績。308 時 N12 州議席的多數票是 2219, 但是在國會議席里這個州議席的多數票是 2993,顯示出不少選民州投國陣國投反對黨。從選民心理上來說這類國州投不同陣營的多數是華人,因為怕國陣失去政權。P44 補選時安華在這個州議席得到的多數票是 3825 張,比 308 增加了 832 張。注意投票站 10 號的公正黨得票率,這是個華人集中的投票區。

很多人都說華人是務實的選民,喜歡在州議席將票投給當權者,上述的選票走向顯示了華裔選票這一次的可能流向。再說,308 過了一年,前任首相退休種樹,新任首相還在撲朔迷離的階段,他的老二和喉舌報章已經迫不及待將華人當靶子。再加上前前任首相姣婆難守寡不斷指點江山,要挽回華裔選票投給檳城州的“反對黨”,對國陣來說是難上加難。

除非發生重大變卦,本南地將產生檳城副首長。

25% 的華裔選民的走向,將是對林冠英的公投和成績單。華裔選民的走向如果向執政當局靠攏,民政就很難將我的未來不是夢唱出口了。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贏得掌聲輸掉一生


黃潔冰事件當事人和公正黨終于做了一個了斷。

公正黨做了一個超越多數政黨會做的事,就是力挺黃潔冰,這一點在道德上的確會在輿論界贏得如雷掌聲。

黃潔冰最終接受挽留,從陰暗角落走出來,我們都感到欣慰。可以預見的明天黃小姐的辦事處會收到許多鮮花,萬達鎮的居民協會會發表感激文稿,眾多部落客會相競送上祝福。

這個星期,肯定的掌聲屬于民聯和黃潔冰。


圖片中左下角的老人近況好不好?身子骨還行不行?畢竟他也已經將近八十歲了。

事情爆發初期輿論界有不少人力挺背后是陰謀論,也紛紛送上祝福,包括不少部落客。

后來風采雜志據說設下一個陷阱讓陸老墮入,雖然被大眾鞭笞違反媒體道德,但是他還是被逼轉入從此見不得人的黑暗世界。

當時支持他、可憐他的人們如今安在?是因為發現原來錯在陸庭諭,還是我們本來就健忘?


許多人像神一樣的崇拜他,認為他是馬來西亞的救世主。

RPK 之前上庭下庭,都有一大班擁躉跟隨。他交不出幾千塊的保釋金時,大家群起發動短訊和網上籌款。那是才不很久以前的事情,不是嗎?

最近我們大家為三場補選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他被法庭定罪,罰款一百萬馬幣。那一大群穿著《我和 RPK 同在》 的生死兄弟哪里去了?好吧,原來大家都在忙補選。如今塵埃已經落定,我們忘了應該幫他籌款嗎?

我們甚至連在部落格上幫他打氣,慰問一下他太太都忘了。

我們就是忘了,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健忘。

新聞來源

媒體當然知道我們健忘,政客當然也知道我們健忘。

所以如果有人選擇要我們記得一些我們已經忘了的事情,媒體也樂得做順水人情,反正大家各有所得,皆大歡喜也。

那個男人叫做希爾米嗎?他長得怎么樣?發型會不會也是十年如一日?還有沒有別的男人?有沒有全身是毛的洋鬼子?

我們咒罵之余,不知道會不會好奇買有此類報導的雜志報刊?

公正黨行動黨回教黨當然會指責玩弄這個課題的對手卑鄙下流,只是我很想知道,308 大選如果蔡細歷是候選人,火箭會不會也沿戶送上免費光碟?

新聞來源

不用等下屆大選,我們的民族先鋒喉舌明天后天就會扮演緊遵婦道的道德先生了。如果沒有,掌柜的就自罰買這份報紙三年。

輿論的壓力會搞死人,歷史上不乏前例。倘若以后有人唯恐天下不亂,繼續炒作課題,誰會是黃潔冰的守護神?這兩百個人會永遠的記得、永遠的守護著她嗎?

但愿到那時候,黃潔冰不會像今天的陸庭諭,也不會變成第二個 RPK,將一生都輸掉了。

掌柜的兩個月前寫過了這一段,再抄一次

我們大家很樂觀的認為所謂專門顛倒是非的主流媒體已經窮途末日,焉知每天觀看和閱讀主流媒體的大眾比自認客觀的互聯網媒體不知多出了多少倍。我們大家很樂 觀的認為所謂一只腳已經踏入棺材的國陣已經奄奄一息沒有翻身之地,焉知擁有半個世紀執政經驗再加上無窮資源的國陣其實還是歌利亞,與之戰斗的大衛其實獲勝 的機會并不高。

所以很肯定的,接下來的幾天這事件會從純粹的兩個人閉門男歡女愛在精心編輯和宣傳之下變成一個種族宗教道德等等的課題,然后再繼續發酵變形。

法律上要解決這件事,要等警方查案,檢察署定奪,開庭審案等等過程,那要花多少時間?黃潔冰還要受多少次盤問,多少次羞辱?

我們留言打氣很容易,我們去舉大字報很簡單,我們在備忘錄上簽名只是舉手之勞,但是我們能夠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即使我們能夠,我們愿意陪伴她去一趟又一趟的警局,上一次又一次的法庭嗎?

那時候,我們也許已經忘了曾經上過她的部落,曾經為她搞集會打氣。那時候,她,只剩斯人獨憔悴。那時候,你和我都在哪里?

那時候,在她獨自憔悴的時候,我們可能又正在浩浩蕩蕩的為另一個人留言、簽名和打氣。

我們怎么能夠否認我們的短視、健忘和喜新厭舊?

Monday, April 13, 2009

驗尸報告


武吉甘當補選塵埃落定,是驗尸的時候了。

武吉甘當這種半城市半鄉區馬來選民超過一半的混合選區一直都是國陣的強打項目,不論上陣的是巫統馬華民政還是國大黨,都是毫不費力的手到擒來。

308 過后,仿佛一切都變了。

去年三月,政治版圖的改變其實是誤打誤撞、民心的憤怒多過仔細的思考。安華的巴東埔補選是個人魅力,加上延續 308 的熱情。瓜拉丁加奴補選時 308 已經過了超過半年,華裔選票偏向國陣讓國陣的華人政黨沾沾自喜了一陣,以為選民和當年一樣,總是和國陣床頭吵架床尾和,雨過就要天晴。

308 一年后,選民當初的熱情應該漸漸減少。武吉甘當和武吉士南卯的選票走向會比前面兩場補選更為代表性。更重要的是,全國還有很多像武吉甘當結構和民情一樣的選區,而這些選區一向都是國陣保住政權的基石。


馬來票花落誰家

巫統和回教黨這五十年來都在瓜分馬來票,近幾年來公正黨也來搶這個市場。籠統上來說,回教黨一般上保得住大約 40% 的鐵桿基本盤。在一些回教黨根基強大的地方如吉蘭丹、丁加奴和吉打等回教黨在馬來社群的支持率稍微更高。一般上來說,這些票非常堅貞,一直都是回教黨雖然只擁有少數席位,但不會如一些走入歷史的反對黨一般式微的原因。

武吉甘當補選,巫統祭出殺手锏,拿皇室和土地來大做文章。這些課題在傳統的馬來人的震撼就好象華教課題在多數華人的震撼一樣,是選票的來源。結果顯示,回教黨依然穩定的守著他們至少 40% 的基本支持率。

很多人看小回教黨只是一個醉心于宗教的政黨,忽略了回教黨搞政治的高明。回教黨在瓜拉丁加奴補選派出本來不受看好的候選人,就是算定了馬來票才是定生死的票源。而月亮這次推出莫哈默德尼查嘉馬魯丁上陣,就是算準了他們不會在馬來票源上超越 308,而強攻華人選區。

這一點我不得不佩服回教黨高層的政治胸襟。

尼查本來只是一個地方上的小小領袖,莫說華人不知道他是誰,連很多馬來人也不知道他是誰。偏偏一個州務大臣的難產造就了一個領袖,所謂時勢造英雄,英雄當然本來也就要是英雄才能夠被造就,而他偏偏就是等待伯樂的那匹千里馬。尼查的崛起,對回教黨現在的領導層其實是一個大威脅,他的現代化形象和當權的宗教師們完全是兩碼子事。但是回教黨高層最后還是決定讓尼查百尺竿頭,無懼讓他邁入中央成為全國領袖,顯示出了他們的政治抱負和眼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國陣寢食不安,也足以讓民聯的同盟黨作為借鑒。

如果尼查在行動黨,早就被老大攆出去了。

有人說回教黨只有一個尼查,所以武吉甘當的華人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現象不會在別的選區重演。這個說法忽略了兩點,第一是華人選票還會不會回到國陣的懷抱,第二是回教黨不只是只有一個尼查。

瓜拉雪蘭莪國會議員還有沙亞南國會議員等等,都是回教黨的新一代政治人物。金麟豈是池中物,給他們一個尼查的處境,遇上風云他們就會化為龍了。

三年后,年老的選民逐漸減少,年輕的選民逐漸增多。這些中產階級,正是民聯的票源。而這些中產階級,將會逼使未來的回教黨走出宗教的固執,而成為全民政黨。

回教黨,將是巫統墳墓的挖掘人。


華人票何去何從

308 開票后,華人第一個反應是反應不過來,第二個反應是買快熟面,第三個反應是加把鎖,第四個反應是打電話給親朋戚友擔心暴亂。

308 過后,華人票肯定后悔,本來只是要像往常一樣教訓國陣,讓巫統給華人多一點面子,卻搞到馬華和民政雞飛狗走。但是武吉甘當這種典型華人選民卻帶出了一個信息 - 反對黨即使做得不必國陣好,至少不會比國陣爛。

至少在霹靂,華人票應該會很久都不會再回來國陣的身邊了。國陣在霹靂要做得比民聯的十個月短命政權更得到華人的歡心,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事。華人當然知道他們只有鞏固火箭才能得到更多,華人也知道至少在大約九個議席他們再將眼睛和月亮的支持率推高,霹靂國陣就只得大約三分之一的席位,無法再搞幕后政變了。

霹靂有太多的議席是混合議席,這些以往國陣的救生圈,今天都變成了國陣的殺手,真是水可覆舟。國陣碩果僅存的華人議員馬漢順雖然多數票是 3396 張,但是只要大選的投票傾向和武吉甘當一樣,他馬上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印度票扭轉乾坤

印度票看起來最終將會走向馬來票的模式,國陣和反對黨各占山頭。國陣會永遠失去一部分的園坵印度人鐵票,這是已經挽不回來的事實。霹靂有十三個州議席和六個國會議席的印度選民超過 15%,民聯橫掃了十二個州議席,剩下的一個 (N21 Lintang) 只要華人票和 60% 的印度人票投向回教黨,巫統的 1376 張多數票也會變成明日黃花。

國陣在霹靂如果贏不回印度人的支持,要扭轉乾坤就只得一個空口號。但是,霹靂州的印度人有可能會重回國陣的懷抱嗎?

無論如何,霹靂的選情比較特別,其他地方的印度人選票沒有占據這么大的想象和討論空間。


從武吉甘當看全國

將武吉甘當投映全國,國陣不得不心驚膽跳。國陣要拿回現在民聯執政的幾個州不容易,甚至可以說如果當今的情緒繼續下去,更本就是天方夜譚。

巫統今天的結構,不管誰上臺都好,改革只能淪為一個口號。巫統政治已經無法和商業金錢和朋黨脫鉤,誰捅這個蜂窩,就會被叮得變成豬頭皮。巫統只能越向右傾,寄望從回教黨奪回更多的馬來票,以中和失去的非馬來人選票,這也注定巫統會和非馬來人選票好心分手

民政已經窮途末路,檳城已經一去不復還。民政幾十年來,一直靠一張唯一的華裔首席部長牌吃糊。今天火箭的政府比民政的政府更華人,華人為何還要覆水重收?許子根從后門當部長,民青團長吹法螺自夸此乃超級部長,看在民眾的眼里簡直是笑話。有如此老大,再加上老二在霹靂的形象,還有一個政治上將近白癡的青年團長,民政不“卡維斯”化上天還真瞎了眼睛。

馬華除了出口成章和推卸責任,就只剩下內斗和爭做上議員。十八丁的華人寧愿高舉青天白日旗幟也不要馬華,并不是偶然的。但是馬華袞袞諸公除了耍嘴皮子還能做什么?也許編本成語大全是老大和一群邯鄲學步的效顰東施最好的職務。

全國大選還有三年,也許還會更早。國陣已經變得好像馬來西亞羽毛球隊,只能夠等對手犯錯才能夠奪得獎杯。今天的反對黨能不能夠在三年后執政,就要看他們爭不爭氣了。

富不過三代,這是硬道理。

Sunday, April 12, 2009

補選的季節

補選的季節又來到

親愛的主席
補選我會力爭勝

可是如果我失敗
請你千萬不要怪我


親愛的首相
聽我說句真心話

當官的路兒不只一條
還有很多後門可以走






驀然回首

昨夜突然想起這首歌。

也突然想聽張艾嘉的聲音。

二十二歲的時候,我們的路在何方?

三十三歲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還迷迷糊糊?

十年后的今天,你和我還會不會有昨天今天的沖動?

那天我們談了一夜生活
作詞:王新蓮 作曲:王新蓮/周華健 演唱:張艾嘉

那一天 和他談了一夜的生活
回家的路上 就哭了

看著他努力的走著我22歲的路
看著他顫抖的嘴
在做著微笑的動作
看著自己太清楚的遺忘了
33歲該有的迷糊
看著歲月化成巨大的手臂
將時間往前推擠壓縮
啊……

合理不合理的事情
讓我們一起摸索
好笑不好笑的故事
讓我們一起
亂說亂說亂說亂說

可不可能十年後
我們還會有這麼多的衝動

那一天 和他談了一夜的生活
回家的路上
也不知自己到底想了些什麼

還記得姜育恒一鳴驚人的出道之作?

孤獨之旅推出的時候,我們都在強說愁的年齡。姜育恒被媒體宣傳突出的滄桑,導致我們和他一見鐘情。

我們那時當然不知道生命的滄桑需要自己遭遇。

二十年之后,我們又知道和體會多少?

我們也許還在為現實生活苦苦作戰,瀟灑的來瀟灑的去沒有幾個人做得到,大家倒是捏碎了無數個美麗的夢。

可悲。

孤獨之旅
作詞:陳桂珠 作曲:於安齊/姜育恆 演唱:姜育恒

一個人會孤寂 兩個人拴一起
並不是就能永遠不再感到冷淒
一個人會傷心 兩個人綁一起
並不是就能永遠不再受到打擊

我曾走過許多路 也捏碎無數美麗的夢
才知道生命的滄桑 必須要自己遭遇

沒有關係 瀟灑的來 瀟灑的去
沒有關係 瀟灑的來去 因為人生就是一程孤獨之旅

驀然回首的時候,也許我們都不應該回首。

我一直覺得這是蘇芮登峰造極之作,年紀越大,每次聽到這張專輯感觸就越深。

伴隨我們長大的歌聲,總是如醇酒,越久越醇。

而我們經過歲月現實的洗禮,越是尋尋覓覓當年的夢想,越是魂縈夢牽的掛念當年。

怎么做才能將往事拋在腦后?

就是不回首。

不回首
作詞:李學書 作曲:李學書 演唱:蘇芮

不回首往事雖又壓在我心頭 伸出手只是一片無緣的哀愁
琴瑟的弦已斷 擊鼓聲已亂 破空而起 嘹亮的歌不再有

不回首失去一切雖不能想透 向前走忘掉過去絕不再停留
琴瑟的弦已斷 擊鼓聲已亂 破空而起 嘹亮的歌不再有 不再有

只有在馬蹄揚塵處 依稀尋得當時路
只有在歡樂後的沉默中 彷彿見到此時苦
我不知怎麼能夠接受 怎麼能相信就此分手
怎麼做才能將往事拋在腦後 不回首

Sunday, April 05, 2009

蚱蜢占卜大師 - 武吉士南卯

吉打 N25 武吉士南卯選民結構和歷屆大選成績。


武吉士南卯競選進入最后沖刺階段,剩下大約二十四小時的競選期,后天三萬五千個選民將對這一個議席做出裁決。

毫無疑問,這也是一個國陣國大黨的堡壘區,這一類型的混合區在 308 以前各自為政的反對黨更本打不下來。國陣的如意算盤是華人永遠不會支持回教黨,馬來人永遠不會支持火箭,印度人則是千秋萬代死硬支持三美大叔。308 大選,當印度人抬起月亮的旗幟,公正黨成為火箭月亮之間的魯仲連,混合區突然變成國陣的毒藥。

武吉士南卯一半選民是馬來人,但肯定的是 308 時獨立人士奪下這個選區是因為非馬來人票源的大力支持。半數選民無論如何還是舉足輕重的,倘若馬來票一面倒,那么國大黨要奪回這個議席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30% 的印度人票固然重要,探測馬來票走向其實更重要。

2004 年大選出現兩個反對黨的候選人,公正黨由馬來人上陣,而行動黨由印度人上陣。火箭拿下 2120 張選票,可以預測將近全部來自非馬來人選票,估計一小部分投反對票的非馬來人將票給了公正黨。從這算來,將近 50% 的馬來票給了反對黨。1999 年這個選區是由回教黨上陣,那一年非馬來人票大幅度靠向國陣,巨人如林吉祥也敗下陣。如果 85% 的非馬來票投給了國陣,回教黨得到 53.6% 的馬來票支持率。

2008 年 P14 Merbok 國會議席 (武吉士南卯屬于 P14)公正黨以 18553 張多數票落差打下這個國陣強區。另一個 P14 屬下的州議席 N26 Tanjung Dawai (81% 馬來票)回教黨險勝 79 張票 (2004 年巫統多數票 5151 張),倘若印度人支持率為 65%,華人支持率為 55% (308 還是有很多華人不敢投票給月亮),回教黨在這里拿到 45% 的馬來票。在 P14 國會議席,倘若支持公正黨的非馬來票是 65%, 那么投反對票的馬來人是 45%。

那么武吉士南卯 308 大選如果非馬來人支持獨立人士是65%, 馬來票的支持率只得 38.5%。這個落差源自何處?也許本來要投給反對黨的馬來人將選票作廢,這一屆武吉士南卯的廢票一共是 1694 張,比預期的廢票多出很多。

蚱蜢大師的估計是,這個地區反對黨應該可以穩住 45% 的馬來票。


在印度人選票不穩定的情況,再加上幾個印裔獨立人士攪局,19% 的華人選票反而成了穩定公正黨勝算的元素。預計華人選票對公正黨的支持率不會比 308 是少,至少可以保持 65%,變數是投票率。印度人選票除非最后局勢一天出現戲劇性變化,至少可以保住 60% 最保守的估計。

回教黨現在執政吉打,基本馬來選票對他們的支持應該不會減少,反之回教黨能夠取得更多支持的機會比以前高。馬哈迪效應在吉打還會不會有很大的影響力還很難說,但是馬哈迪的實力主要是在北部,武吉士南卯也許不會掀起太大的老馬風暴。再說,非馬來人選民對馬哈迪的抗拒感比較大,如果他明天語不驚死人不休,反彈的非馬來人選票可抵消回流的馬來票。如果馬來票的支持率是 45%、華人票 65%及印度人 60%, 那么公正黨可以以 1564 張多數票奏凱。

最后一個問題是獨立人士的影響會有多大?要考慮的第一點是他們會得到多少選票,另一點是他們得到的選票票源來自國陣還是公正黨。我估計獨立人總計會得到大約一千張選票,扣掉本來要投廢票的選民,凈值也許大約是 600 張票左右。這六百張我預測 200 張屬于國陣,400 張屬于 公正黨。

蚱蜢先生大膽預測,這次補選投票率馬來人 74%、華人 68% 及印度人 70% ; 公正黨的支持率馬來人 46%、華人 70% 及印度人 65% - 回教黨以 2650 張多數票勝出。

Saturday, April 04, 2009

蚱蜢占卜大師 - 武吉甘當

武吉甘當補選競選剩下四十八小時,主流和網絡媒體都傳出不利回教黨的局面。掌柜的這次再度丟龜殼占卜,客串蚱蜢先生

P59 武吉甘當選民結構如下:
登記選民 - 55,471,馬來人 - 63.48%,華人 - 26.77%,印度人 - 9.71%,其他 - 0.04%。

掌握勝負的是馬來票,倘若馬來選票的投票率超出 70%,回教黨要贏得這場選舉,馬來票的關鍵數字是 42% 上下。

武吉甘當是國陣巫統傳統堡壘去,除了去年 308 大選,從來沒有輸過。即使 2004 年由民政陳蓮花上陣,國陣依然以 8888 張多數票勝出。武吉甘當一向是回教黨出戰,從 1999 年和 2004 年的成績,可以大約估計回教黨在馬來票支持率的實力。

2004 年阿都拉打著包青天和一個好人的旗號,讓國陣打下了有史以來最輝煌的戰役。那一年的大選全馬非馬來人的選票幾乎一面倒向國陣,更何況是一個回教黨上陣的選區。若馬來人那年的投票率為 72.78% (從總投票數,再假設華人和印度人的投票率計算,以下所有的計算都一樣),20% 的印度人和 25% 的華人將票投給了回教黨 (估計投給回教黨的其實應該更少),那么月亮在武吉甘當仍然得到 45.38% 的馬來票(其實應該更高,掌柜的故意高估了非馬來選民的支持率)。

1999 年安華事件爆發,馬來人刮起大反風,那一年,非馬來人選票因為害怕政權更替而成為馬哈迪的堅強后盾,倘若那年支持回教黨的印度票是 15%, 華人票是 20%, 那么回教黨得到的馬來票是 56%。

去年 308 非馬來人票大海嘯,倘若 70% 印度票和 55% 華人票 (華人投給月亮的比率大抵如此,下圖分析回教黨在華人占多數的地區不一定勝出)給了回教黨,那么月亮還是有 44.79% 的馬來票支持。

回教黨是一個長期耕耘草根的政黨,他們在馬來社群擁有一批鐵桿支持者,是雨打不走風吹不動的那一種。在巫統最輝煌的時候,回教黨在這個選區還是有超過 42% 的支持率。這一屆大選,我看不出回教黨有什么理由會流失太多的馬來選票。

從回教黨黨員和支持者的心理來說,霹靂從來就不是月亮的大本營,除了接近吉打邊界的那一兩個地方。回教黨這么多年后難得在霹靂漸入佳境,還打下了武吉甘當這個巫統堡壘,黨員們倒戈的可能性其實不高。霹靂回教黨要擠入全國回教黨的主流,他們肯定不顧一切捍衛這個席位,正如瓜拉丁加奴補選時的心理一樣。


當今大馬的分析,支持率和掌柜的估計應該相差不遠。


M - 勝,MT - 險勝,K - 敗(> 10%),KT - 微敗(<10%)

上圖是從不同源頭得到的資料。

在 N13,投票站 3,6 和 11, 雖然非馬來人票源占了將近一半,回教黨還是敗下陣來。回教黨在另外五個馬來票站絕大多數的投票站吃敗戰,但也在兩個馬來人投票站勝出。N13 這個州議席最后由公正黨奪得主要應該是 投票站 5,瓜拉十八丁的華裔選民的大力支持 (公正黨候選人是華裔)。這個投票站回教黨絕對不可以讓瓜拉十八丁的華裔選票流失。

N14 是三個州議席最多選票的議席,公正黨在這里漂亮勝出,扳回了 5862 張選票,以 1102 張多數票拿下這個選區 (2004 年國陣的多數票是 4760)。除了第 20 投票站這個馬來人占多數的投票站敗給巫統,公正黨在其他的投票站,不管是馬來區、華人區還是混合區都表現得不錯。值得一提的是,N14是三個選區里最城市化的,選民教育程度也最高,這是典型支持改革的中產階級選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 N14 是其中一個變節青蛙的選區,奧斯曼自從脫離公正黨引發霹靂民聯政府倒臺,迄今還沒有在競選時期出面站臺。媒體大事報道的馬來票因為民聯背叛蘇丹而大幅回流的新聞如果是真的,那么奧斯曼應該是馬來人的英雄,巫統應該拿他們三只青蛙敲鑼打鼓來招搖過市。青蛙到今天還猶抱琵琶,千呼萬喚不出來,至少證明了在這個票源最多的選區,變節和奪權對國陣來說還是一種偷雞摸狗不見得光的騙局。

N15 是三個選區里面馬來選民最多,也是最保守的。多數分析指出這里的馬來人大力支持巫統,但是其實看得出華人選票對回教黨的支持并不是很高。投票站 26 幾乎都是華人,回教黨輸了一點。投票站 32 非馬來人將近一半,回教黨的選票估計 40%。馬來區回教黨和巫統則是各有勝負。


綜合以上數據,回教黨應該有最少 42% 的馬來票基本盤。納吉新官上任會不會讓馬來人有美好感覺而投他一票?蚱蜢先生認為對納吉的感覺,應該不會比對阿都拉的感覺美好,這個因素不會讓回教黨的馬來票支持率比 2004 年少。馬哈迪的歸隊對回教黨支持者應該是輕舟已過,不會再掀起漣漪。回教黨要擔心的,也許只是皇室課題在鄉區馬來人,尤其是 N15 會有多大的沖擊。回教黨的上天堂教育一向做得很好,皇室再大也不比上蒼大,蚱蜢先生也認為這不會推倒 42% 這個基本支持率。

霹靂民聯政府從上臺到垮臺,對非馬來人來說他們是一個比以前國陣政府更吸引人的政府。在非馬來人之間,即使是今天,國陣也沒有什么可以攻擊回教黨的地方,除了那老掉牙的回教國,還有喝酒及吃豬肉那種讓人笑脫大牙的課題。莫哈默德尼查嘉馬魯丁上任最大的成就不是地契,而是讓坐井觀天的華人打開視野,看到別人的長處,考慮投回教黨一票。非馬來人沒有什么課題不投回教黨一票,可以預見的是回教黨在非馬來人,尤其是華人的支持率將比 308 有所增加,增加的幅度會有多少,那就要看有多少年輕的中產階級出來投票了。

這一回蚱蜢先生的占卜是,回教黨守土成功,只是擔心華人票投票率低。保守估計投票率 華人 66%、馬來人 75%及印度人 72%, 而支持率 印度人 65%、華人 68% 及馬來人 42%, 回教黨就應該可以過關。

要贏,應該沒問題。要贏得漂亮,就要有較多的馬來票支持,和較高的華人投票率。

蚱蜢先生大膽預測,這次補選投票率馬來人 73%、華人 68% 及印度人 72% ; 回教黨的支持率馬來人 44%、華人 72% 及印度人 65% - 回教黨以 2 500 張多數票勝出。

武吉甘當 - 修正


上次提到 2004 年 P59 武吉甘當國會選區不見了 10,935 張選票

最近看到新數據,這個比較有邏輯。上一回的數據是根據一些網站和報章 2004 年的大選成績,看來應該是編輯先生們弄錯了。

上面的表格是修正了的選舉成績。

Friday, April 03, 2009

水土不服


公正黨要在巴當艾勝出,看來不樂觀。夏蟲語冰,西馬的智囊團大約忘了那是一個 95% 伊班民族的地方。土地當然是他們的生命,也是他們的心頭痛。然而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呀,聯邦人到了婆羅洲看來還是水土不服。

Aku enda nemu nama jako nuan.

Thursday, April 02, 2009

咸豐年代的故事


那是十二年前,完成一年實習醫生的那一天,掌柜的離開檳城趕赴吉打首府亞羅士打報到。那時候的醫生窮得很,連所得稅都不必繳交。在檳城的 365 個日子,掌柜的靠一輛摩哆出入,沒有錢買四個輪子的汽車。有個好心朋友暫借他的一輛小小靈鹿讓掌柜的可以載一些細軟,慢慢駕車北上。

掌柜的七早八早摸黑上路,到了亞羅士打到州衛生局等候面聖,領取聖旨為人民服務。等到屁股差點生瘡,副局長才姍姍來遲叫掌柜的滾進他的辦公室。

然后他問知不知道錫這個地方在哪里?Sik。

于是那胖子指著他身后的一張吉打州地圖,為掌柜的指點迷津。

于是又駕著靈鹿南下,到了南北大道峨崙出口,進入聯邦道路,慢慢去尋找這個人間天堂。人間天堂,是那個胖子副局長的形容詞。

而那天是星期四。

從大道出口一路看到路牌,但是好像永遠都不會到達目的地。那條路九曲十八彎,加上牛群出沒,只能慢慢的走。結果掌柜的終于千辛萬苦來到錫縣醫院,但是辦公室已經關閉,因為那天是星期四,吉打辦公半天。那時候,公務員還是五天半制,所以那幾乎是咸豐年代的事情了。

然后掌柜的便含著眼淚,慢慢駕車回到亞羅士打,幸好找到以前大學念書的狐朋狗黨,才不致露宿街頭。

印象中的武吉士南卯就是那時開始的,因為從大年開車進入錫的路上會看到武吉士南卯的路牌,可惜掌柜的從來沒有去那兒看看。記憶中曾經到過一個叫做牛場(Padang Lembu) 的地方吃野味,據說有老虎肉吃,當然只是傳說,並沒有口福吃老虎。

在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呆了將近一年,真的是非常美麗的一年。那不是學習醫術的地方,但那是學習人生的地方。那是一個真實的人生教室,什么叫做窮、什么叫做苦,是需要親身去看去體驗的。錫縣的窮、相信和武吉士南卯的窮、和巴當艾的窮、還有這片土地上許許多多的窮鄉僻壤一樣,都需要更多的關懷和努力。

今天活在吉隆坡,看見雙子塔,總是想起那個窮鄉,還有其他的窮鄉。

如今武吉士南卯正在火紅,更是緬懷當年,那一個令人扼腕的地方和那一群被主流遺忘的人們。

補鑊佬


一個謊言要用一百個謊言來掩飾,補鑊真的不容易。

补镬佬
作詞:戴信华 作曲:戴信华 演唱:李鳳(新不了情電影插曲)

日日我夫君上街温野做 奴奴在家理细矛
但求两 夫妻有ャ野都做 通街将镬补姜补铜煲

日夜甘温得至多三两度 其余入息有哂路
实确担心有阵有得做 夫君使用粗都点样好

生活指数增高实烦恼 窍日子难共渡
我夫巨日 夜将镬黎补 难求饱暖是绝路

梦想夫君有朝将角露 摇头变左富豪
齐齐用心搏死去做 通街将或补姜补铜煲

日夜甘温得至多三两度 其余入息有哂路
齐齐用心搏死去做 甘就至襟捞

Wednesday, April 01, 2009

投票率決生死

武吉甘當,馬來票還很難看得出走向。馬來票掌握生死,非馬來票如果一面倒也可以決定乾坤。國陣在華人社會打牌糖果有多少成效,主要還要看老年人對國陣的懷舊和感恩有多少。年青非馬來選民應該是一面倒向著回教黨,投票率成為最后決定。

掌柜的算計回教黨的 2004 年的基本馬來票,應該大約是在 41 至 42% 左右。2004 年時國陣最輝煌的時期,如今納吉新上任,加上據說馬哈迪會前往拉票,巫統會不會重演輝煌還是未知數,但是歷史要重復看來不易。1999 年馬來票估計有55% 至 58% 轉向反對黨,2008 年估計支持反對黨的馬來票為 42% 至 46%。 估計這次回教黨應該保得住 42% 的馬來票。


2008 年選民結構。


2008 年 P59 武吉甘當大選成績。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65%,再假設 65% 華人票和 70% 印度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需要至少 42% 馬來票。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75%,再假設 65% 華人票和 70% 印度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需要至少 41% 馬來票。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65%,再假設 70% 華人票和 70% 印度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需要至少 40% 馬來票。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75%,再假設 70% 華人票和 70% 印度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需要至少 39% 馬來票。



63.5% 的馬來票掌握生死大權,再加上馬來票投票率一般上比較高,所以回教黨最主要的任務是爭取馬來票,哪怕是 2% 的馬來選票。如果反對黨能夠說服非馬來票大量出來投票,又能夠在最后一個星期提高非馬來票的支持率,那么只要能夠保住基本馬來支持票,回教黨還是能夠安然過關。馬來選民的冷漠,仿佛 308 歷史重演,可能會靜悄悄的給巫統一個重大打擊也說不定。

當然,倘若馬來人出現 1999 年的局面,那么巫統將會落荒而逃。馬來選民的芳心,最終將會有誰贏得?如果再加上 75% 非馬來票倒向回教黨,八千張凱旋而歸并非不可能的。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70%,再假設 75% 華人票、 75% 印度人票和 46%馬來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的多數票會是 4 970 張。


假設馬來票投票率 75%、 印度人投票率 70%及華人投票率 70%,再假設 75% 華人票、 75% 印度人票和 52%馬來人票支持回教黨,月亮的多數票將會是 8 139 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