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5, 2006

月光下的夸父

台湾一百张最佳唱片,状元是罗大佑的之乎者也,榜眼则是苏芮的首张唱片电影搭错车原声带。

这两张唱片对于两位歌者来说皆非最佳的作品,他们后期的专辑无论概念演绎都精彩出色多了。

但这两张划时代的唱片代表的是一个旧年代的告别,一个新年代的产生。

1982 年罗大佑鹿港小镇里的呐喊控诉,宣判了校园民歌白云蓝天澎湖湾的死刑。

1983 年,苏芮一样的月光里的呐喊执行了这个死刑,从此自七十年代中期主宰台湾歌坛的校园民歌便开始没落。

一样的月光
作词:吴念真/罗大佑 作曲:李寿全 编曲:陈志远 演唱:苏芮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 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 在静静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什么时候哇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的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把夜空染得如此的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的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的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的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李建复,很典型的民歌代表人物。

1984 年,由滚石唱片推出的这一张专辑夸父追日,回想起来自有它的一番意义。

那是后罗大佑苏芮掀起黑色旋风的时代,有人视它为李建复为民歌力挽狂澜之作。

巨人夸父凭着毅力,为了全族人追逐太阳,纵然喝干了黄河渭河之水,最后还是渴死了。

盛极而衰,这是天理规律,再大的毅力也更改不了。

民歌的起落,不是偶然,纵然有愚公移山的精神,还是改变不了必然的结局。

夸父追日
作词:小野 作曲:陈扬 演唱:李建复

空虚而混沌 大地也洪荒
天光啊渐渐亮 世纪初开创
昏暗的北方 分不出方向
孕育着巨大的他啊啊啊

两条黄蛇绕臂膀 两条黄蛇垂耳旁
陪伴着寂寞的人啊
起伏的山是他的胸膛
摇动的树是他的手杖

走出冰冷的故土 用手杖拨开云雾
扫去心中的荒芜 远方的亮光吸引着他
使他啊啊啊啊  开始追逐太阳
一步跨一条河流 翻一个筋斗越过山头

一霎时天崩地裂 惊动了虫鱼鸟兽
他依然勇猛前进 不退缩不回头
筋疲力竭他口干舌燥 翻身饮尽黄河水
顺势吸干了渭河 再多的水也止不了渴

巨人夸父倒地不起 从此千年不醒
他的身躯化成灰 血也汇成了溪流
手杖发芽长成桃树 满山的桃林多红艳
多红艳啊 映着落日余晖

2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苏芮这首个,在20年后的今天听起来,一点也不过是,神奇.
有多少歌曲能够这样呢.

Daruma said...

然而若干年后,我们又怎么会想到,部落格也开始走向民歌一样的命运和结局……

-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