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5, 2006

海湾水手老船长

图片的这个中年人就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校园歌曲的支柱之一,外婆的澎湖湾原唱人潘安邦。

这首歌应该是首跨年代之作,今天很多小朋友们都会哼上几句。

我们年少时这儿最广为流行的应该是刘文正的版本。

记得前几年潘安邦来马来西亚出席一个歌友会,发生了一点意外,后来被诊断是主动脉剥离。

希望他现在身体安康,也希望所有人都永保安康

外婆的澎湖湾
作词:叶佳修 作曲:叶佳修 演唱:潘安邦

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缀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坐在门前的矮墙上 一遍遍怀想
也是黄昏的沙滩上 有着脚印两对半

那是外婆柱着杖将我手轻轻挽
踩着豳 走向余晖 暖暖的澎湖湾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消磨许多时光
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

澎湖湾 澎湖湾 外婆的澎湖湾
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阳光 沙滩 海浪 仙人掌
还有一位老船长

这首歌收录在潘越云 1981 年的首张个人专辑再见离别

潘越云哀怨的声音唱这首歌有点怪,但这是她稀有的歌种之一,值得一听。

后来潘越云应该是再也没有唱过这一类型的歌曲了。

歌词倒是很有寓意值得玩味,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还在热烈争论着是否被边缘化的人。

尤其是最后那一句 -- 原来那美丽的天堂,就是我居住的地方。

是耶 ? 非耶 ? 自己下定论吧。

老船长的话
作词:李达涛 作曲:李达涛 编曲:陈志远 演唱:潘越云

有一位年老的船长 他行过五洲四洋
他说在遥远的地方 有个美丽的天堂

四季如春鸟语花香 人们都友爱和详
稻谷芬芳鱼虾满网 人世间喜气洋洋

为了寻找那个地方 我离开我的家乡
为了寻找那个地方 我寻遍五洲四洋

走遍了遥远的地方 不见美丽的天堂
四季如春鸟语花香 人们都友爱和详

稻谷芬芳鱼虾满网 人世间喜气洋洋
原来那美丽的天堂 就是我居住的地方

外婆的澎湖湾很阳光怡人。

老船长的话有点喜气洋洋。

而相对的,郑智化的这首水手便很阴天了。

郑智化,是相当有才气的,外貌也不会太差,只是形象上总觉得他有点叛逆,不是很主流的那一类。

记忆中他虽然受过瞩目,但无法达到那种家喻户晓大红大紫的程度,有点怀才不遇。

水手收录在郑智化第五张个人专辑私房歌,1992 年推出市场。

水手
作词:郑智化 作曲:郑智化 演唱:郑智化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
光着脚丫 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 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地忽略了父亲 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奇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问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地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 风雨中 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 不要问为什么

4 comments:

awan said...

忍不住想留言……
年少时候影响我蛮深的歌手有两个,第一个是梁文福,第二个就是郑智化了,除了他的第一张专辑“老幺的故事”我没有,其他的只要星马这里有发行的,几乎都曾有过。他的确是蛮有才气的。

cgy said...

“别哭,我最爱的人”,“单身逃亡”,“把情感收藏起来“都很棒!

yy said...

第一次听到潘安邦的歌是《爸爸的草鞋》。再听别人唱,好像没了那种味道。

Khai Suan said...

郑智化有一张"郑智化Music Party in北京".
Live的,个人认为很不错的精选.比较真实.

其他的CD和卡带也收藏不少.很有才华的歌手.

喜欢郑智化的人,同常也会喜欢黄舒骏,梁文福,甚至许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