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8, 2009

蚱蜢占卜系列 - 把脈馬華(二)

二零零八年全國大選霹靂國會議席成績

以大眾心理學和數學來分析,霹靂馬華下一屆看來一個國會議席都很難保得住。

P74 0.27%, P70 3.01% 以及 P77 6.76%。只要這個比率的選民轉換碼頭,霹靂馬華來屆普選就要吃雞蛋了。

現在這個年頭,要找一個安全區還真的不容易。如今我們可以道貌岸然教訓孩子說﹕「不好好用功讀書,改天長大找不到工作,只能夠去當馬華候選人。」

Tuesday, May 26, 2009

天子無私事

新聞來源錄音內容

民心已經送上門來,不懂得珍惜的話很快就會離開了。人民已經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反對黨自己不自愛,打算自毀長城,神仙也救不了。

什么東西不好學,去向別人學賄賂。什么東西不好斗,去和別人斗腐爛。

自作孽不可活 - 安華子乎者也之余,也要學學這一句。

想起二月河的《雍正皇帝》第一卷《九王奪嫡》第五十一回康熙去世雍正正式做皇帝的那一夜,雍正回到雍和宮后,十七阿哥求見。鄔思道當時叫下人回話說﹕「有公事請他轉告張廷玉處置,要是關防的事,請十三爺處置。要是私事,你就說天子沒有私事。」

天子沒有私事,大眾人物也沒有私事。政黨內有頭有臉的人物,不像此間掌柜的一只孤魂野鬼,豈可拿國家大事來閑聊和開玩笑。

事情曝光,用一句"純粹是朋友閑聊和開玩笑"來打太極,格調也太差了點。安華要奪嫡,看來還需要找個好師爺。

Friday, May 22, 2009

滿江紅黑

藍色 - 國陣勝出的議席
青色 - 反對黨勝出的議席
黃色 - 國陣多數票 2008 年比 2004 年增加的議席
粉紅色 - 反對黨多數票 2008 年比 2004 年增加的議席(增加 1 至 9,999 張)
深紅色 - 反對黨多數票 2008 年比 2004 年增加的議席(增加 10,000至 19,999 張)
黑色 - 反對黨多數票 2008 年比 2004 年增加的議席(增加 超過 20,000 張)

2008 年大選國會議席分布按此



馬來選民超過 80% 的國會議席P36 Kuala Terengganu 以 308 的成績做統計)



馬來選民將近 80%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75%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70%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65%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60%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55%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50%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將近 45% 的國會議席



馬來選民少過 45% 的國會議席

溫度計


N41 Manek Urai。

一場無法避免的補選,巫統沒有不上陣的理由。再說,2004 年巫統曾經贏得這個席位,以及這個議席的國會議席 P31 Kuala Kerai。重奪失去的選區就是堂皇的出師表,首相和巫統這次沒有辦法不出征了。

N41 歷屆選舉成績,非馬來人選民的投票率及支持率皆為估計數目。

馬來西亞半島有 39 個馬來選民超過 80%的國會選區; 吉打、吉蘭丹和丁加奴三州就占了 28 個席位,國陣贏得 12 席,反對黨有 16 席。另外 11 個馬來腹地席位,都是由巫統贏得。

這些馬來票占多數的選區,在 2008 年多數都出現選票大幅度流向反對黨的現象。308 大選馬來票反風表面上沒有非馬來選民那么強勁,這股回流多數應該是游離選票 2004 年給新首相一個機會的選民的手中一票。

如今新的新首相上任了一個多月,這場補選正是探測游離馬來選民對納吉的支持率。若巫統無法扳回鄉間馬來腹地的支持率,那么 1999 年的格局可能重演 - 那一年丁加奴除了 P35 Kuala Nerus,反對黨囊括了其余的七個國會議席(和現在的格局完全相反)。除了橫掃丁加奴,反對黨也贏得了 P5 Jerlun、P30 Jeli、P69 Parit。1999 年納吉在他的老地盤 P85 Pekan 只以 241 多數票過關,差點讓這個彈丸小鎮易名為滑鐵盧。

馬來選民超過 80% 的國會議席P36 Kuala Terengganu 以 308 的成績做統計)

如今非馬來選票日益傾向于反對黨,國陣若再失去這些馬來腹地,前途堪憂。如果回到 1999 年的格局,反對黨在馬來選民超過 80% 的議席從國陣手里奪回九個,假設其余選區沒有變動,那么就是 76 對 89 席,國陣在半島就是少數政黨了。

春江水暖鴨先知,倘若巫統贏得這場補選,也許納吉應該趁熱打鐵,來一場閃電全國大選。

2008 大選國會議席分布

消息傳來,上訴庭判決國陣陣營為霹靂的合法州務大臣,讓這場遠在百里之外的補選肯定會更有看頭,得以讓我們一窺鄉區馬來人對于當今政局演變的感受。

Wednesday, May 20, 2009

蚱蜢占卜系列 - 把脈馬華(一)

馬華 308 大選中選的國會議員,一共是十五位。將近一半是在柔佛勝出,但是擔任部長職位的沒有一位是來自柔佛。前兩天被委任為國陣總協調的蔡細歷是柔佛州馬華強人,他的兒子是蔡智勇在去年大選代父守土成功,是 P142 Labis 拉美士的國會議員。

資料來源

蔡細歷接下這份差事,背后原因是什么不在此間掌柜的猜測范圍內,據說蔡先生表面上的主要任務是為國陣奪回四個失去政權的州屬。但是在計劃勝利之前,馬華在來屆普選是否能保住現有的國會議席似乎更為重要,因為當年國陣的必勝傳統已經開始受到強勁挑戰了。如果連現有的城池都保不了,又何必自視過高要將別人的地盤重奪回來。

預測選舉成績是一種科學嗎?誰也說不準。掌柜的認為選民的投票傾向可以從大眾心理猜測,而選情結果則可以用數學來統計。大眾心理當然是看天時地利人和,三年以后和今天也許不可同日而語。在這里占卜未來,純粹只是自娛而已。

這一系列的占卜將是以今天的情況來衡量,然后再試圖大膽假設未來的走向。


P09 Alor Setar 亞羅士打

非馬來人選民的投票率及支持率皆為估計數目

2004 年馬華在亞羅士打的多數票是 14,515 張,對手公正黨的候選人得票是 13,864 張,比多數票還要少。2008 年大選曹智雄險過剃頭只勝了184 張票,廢票卻高達 1,757 張。馬華的得票劇減,而公正黨的選票飆高,原因可能是公正黨這次派出華裔候選人,再加上非馬來人情緒上的不滿大量拉高了反對黨在華裔選民的得票率。大量廢票的主要來源應該是來自不滿馬華,卻對非民主行動黨的反對黨舉棋不定的華裔選民。

308 大選前后選民的心理有什么變化?

回教黨和公正黨第一次聯合執政吉打,如果這個政府可以維持沒有太大的過錯到下一屆大選,這個選區即使公正黨下屆委任非馬來人候選人,馬來票的支持率將會增加。亞羅士打毗鄰的 P8 Pokok Sena, P10 Kuala Kedah, P11 Pendang 及 P12 Jerai 回教黨的勢力相當穩固,未來幾年以州執政黨的姿態更能鞏固他們的支持率,而周圍的影響力肯定的會滲透入亞羅士打這個國會選區。回教黨支持者一旦擺脫是否要支持公正黨候選人的心理障礙,眼睛在馬來選民的得票率將會更鞏固。

華裔選民的心理一向來都想向國陣宣泄不滿,但是又對回教黨懷有很大的戒心,對公正黨的非華裔候選人也有一定的抗拒,結果選票大多數最終還是回到馬華的懷抱。308 之后,513 的陰影減少,換政府的混沌狀態也沒有出現,可以預見的華裔將會更加大膽的投票給反對黨,即使馬華的對手不是華人,甚至是回教黨的候選人。當今華裔的反風可以說是歷史上最強的,往后會不會升級,能不能夠維持當然還是未知數。但是從種種跡象看來,尤其重要的是選民年輕化,馬華的輝煌日子可以相當肯定的預測已經是明日黃花了。

如果非馬來人支持反對黨的比率是 75% , 反對黨只需要拿到 37.5% 的馬來票就可以勝出,如果得到 39% 的馬來票支持率,就能以超過一千張多數票領先。而隨著參與政治成為華裔年輕選民的一種風潮,可以預見來屆大選華裔選民,尤其是第三、第四和第五渠道的年輕選民將會更踴躍出來投票。數學上這個傾向意味著更低的馬來選票支持率反對黨也可以過關斬將,這無疑是馬華的一大夢魘。

下一屆大選,馬華失去亞羅士打應該已經是一個定局了。

模擬投票走向


*蚱蜢占卜大師 - Nujum Pak Belalang,馬來民間故事的靠僥幸過關的占卜師

Monday, May 18, 2009

本南地的隱憂

首相說國陣決定棄戰本南地,不管理由如何堂皇如何愛民如何愛經濟如何愛國家,最基本的訊息是國陣尤其是巫統沒有把握打這場戰。

對國陣來說,可怕的不是奪不回這個席位,可怕的是本南地背后的數據。

2008 年,反對黨在 P44 Permatang Pauh 獲得 30338 張選票,但是三個州議席里反對黨的總得票只是 27212,落差是 3126 張。而巫統的情況則是剛好相反,州議席的得票比國會議席的多了 3143 張。這個落差,原因當然是多年以來傳統的"國投反對,州投國陣"的投票模式。而這種投票模式,絕大多數比率是非馬來選民。

308 大選過后,因為檳城不再是國陣執政,再加上華裔選民,尤其是老一輩的選民心中惦記和害怕的"政權換,513"的魔咒并沒有出現,這個落差將會在這次的補選中縮小。

如今非馬來人選民的人心和民意一面倒,民聯在華裔選民里可謂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再加上政府將興權會放虎歸山,印度人選票在近期內可以預料的會重現 308 的橙色熱潮。如果非馬來人選票 75% 倒向民聯,反對黨只需要獲得 42% 的馬來選票就會勝出 (下表)。如果馬來選民投票率降低,反對黨即使得到更少的馬來票支持率也可穩操勝券。

公正黨這次補選的候選人曼蘇博士臥薪嘗膽了這么久,這次將成為檳城第二把交椅的掌門人。我們不知道他的政績會是如何,但是如果他交出政績,能夠推動打破種族政治,國陣重奪檳城的難度可以歸類為天方夜譚。

這還不是國陣最大的隱憂。

在許多選區,回教黨至少可以穩穩掌握大約 40% 的馬來選票。城市和年輕選民占多數的地區,這個比率會更高。如果非馬來人選民在未來的大選政治醒覺提高,投票率增加,或者是反對黨加把勁多取得 3% 的游離馬來選票,國陣就大勢已去。

因為類似本南地和 P44 巴東埔的選民結構,在全國選區應該很多。待有時間掌柜的去數一數,然后再占卜國陣會否在來屆大選失去政權。

Friday, May 15, 2009

準備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全國大選成績

Wednesday, May 13, 2009

尋找亞歷山大

格爾底安城(Gordium) 是弗里基亞(Phrygia)的首都,這個現今位于土耳其境內的城市是以一個由農夫變成國王的傳奇人物命名。希臘傳說中,弗里基亞這個地方沒有神授的君主。當地人都相信一個神諭,未來的君主會乘著牛車來到這個地方。結果當格爾底亞斯 (Gordius) 和他的牛車出現的時候,就被人民奉為國王。

這輛牛車后來奉獻給當地的宙斯神廟,格爾底亞斯用繩子將牛車在一棵樹上打結。后來希臘又流傳一個神諭,可以打開這個結的人就可以統治東方和世界。

一百年后,亞歷山大大帝來了。聽聞了這個傳說,他在一片人海注目之下嘗試打開這個結。結果解不開,理還亂。亞歷山大縱使君臨天下,也對這個越解越緊的結束手無策。

當然亞歷山大大帝最后還是征服了亞歐非,成了一代霸主。

神諭最后還是實現了,因為亞歷山大最終還是解開了這個后世稱之為格爾底安結(The Gordian Knot)的難題。

大帝是怎樣做得到的?他只是拔出腰帶里的長劍,一劍兩斷就將那個糾纏不清的結剖開了。他沒有問法官,沒有問警察,沒有問首相,也沒有召開立法會議來討論。

今天,the Gordian Knot 的意思就是極其復雜無法解開的難題。

砍斷格爾底安結,cut the Gordian Knot,就是用最快、最有效、最非常的手法解決懸疑難解的處境。



今天霹靂的結 (the Perak Knot) 需要的不是高等法院上訴庭聯邦法院,霹靂需要的是一個亞歷山大,還有他那把還未出鞘的倚天劍。

只是亞歷山大在哪里?倚天劍在哪里?

尋找白羅


當今大馬讀者來函

兩點鐘、三點鐘、四點鐘、五點鐘。

在場證據、不在場證據、時間證人。

羅生門。

我們需要赫丘勒.白羅。



他會敲敲他的蛋形頭,洋洋自得,很滿意的說:「真正的工作,總在這裏頭進行。小小的灰色腦細胞,切記切記,都是靠小小的灰色腦細胞啊,我的朋友。」 白羅堅決反對用歇洛克.福爾摩斯等其他名探的那種辦案方法,他們精力充沛,細心檢查指紋、鞋印、掉落的煙灰,或是折斷的樹枝。這些東西只在白羅模擬犯罪現 場的時候有用,但無助於揪出罪犯。反之,搜證之後,白羅就坐在舒服的椅子上運轉他的「小小灰色腦細胞」。他雖曾被誤認為懶散消極,事實上白羅的方法跟其他 爬在地板上搜證的方式一樣積極。他的精力在腦內,在心頭。

摘自遠流網站

Tuesday, May 12, 2009

冒牌

新聞來源

舊歌重貼

我要所有的所有,我還要從白走到黑。你別想知道我到底是誰,也別想看到我的虛偽。


假行僧
作词:崔健 作曲:崔健 演唱:崔健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Monday, May 11, 2009

恨不相逢未嫁時


看到這則新聞,我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蔡細歷。

今天之后,倘若 P142 辭職補選,父子兵過檔民聯,人們只會覺得是趨炎附熱之徒。

掌握不到天時,即使有地利及人和,在歷史里只能當敗寇。


恨不相逢未嫁時
作詞:姚敏  作曲:姚敏 演唱:李香蘭

冬夜裡吹來一陣春風 
心底死水起了波動

雖然那溫暖片刻無蹤 
誰能忘卻了失去的夢


你給我留下一片春的詩 
卻叫我年年寂寞過春時

直到我做新娘的日子 
才開始不提你的名字


可是命運偏好做弄 
又使我倆無意間相逢

我們只淡淡的招呼一聲 
多少的甜蜜辛酸 
失望苦痛盡在不言中

Sunday, May 10, 2009

不要隨便改變你現在的樣子

首先,要向黃韻玲致一億兩千萬個道歉,因為在這個帖用了她的歌。可是,馬華自家人擔心華人第一大黨死得不夠快,掌柜的沒有辦法不超級喜歡他們現在的樣子。

世界上許多人被賣了,還誠惶誠恐的向兇手叩頭致謝;世界上許多人被綁架恐嚇,還念念不忘要去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去朝圣恐怖分子。

做了跑腿當了小丑還沾沾自喜,大家等著瞧巫統過了橋抽起板的那個時候,還有主人等到兔子入籠,走狗被烹的時刻。


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作詞:黃韻玲 作曲:黃韻玲

我就是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脾氣
有時善解人意 有時粗心大意
我就是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我真是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我真的喜歡你這樣的任性
有時千言萬語 有時不說一句
我真的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不要輕異嚐試任何改變
改變你現在所有的一切
以為我會再多愛你一些

不要懷疑自己
屬於你的一切都是美麗
我相信只有真心能永遠 (不變)~

不要隨便改變你現在的樣子

Friday, May 08, 2009

我依然不能明白的事

經過三個月,我左看右看還是不能了解國陣強搶霹靂政權到底是為了什么?三個月前我不明白,現在更是不明白。

昨天本來可以沒有這么糟糕的,我是說對國陣來說。

昨天他們可以靜靜的進入議會廳,讓議長重復駁回他們的動議,讓議長動用武力將十個人抬出議會廳。如果他們假裝好人一點,至少媒體可以粉飾國陣是多么的溫文儒雅,民聯是多么的野蠻霸道。反正占霹靂 · 渴第二 (Zambry Abdul Kadir) 又不是議會選出來的,他有當代皇帝的委任狀,民聯在議會搞完之后他還是可以風風光光的以免死金牌鳩占鵲巢繼續占領霹靂。

但是權力使人自大,權力也使人瘋狂,權利更是使人愚笨。

結果我們看到了這么一幕。

照片摘自互聯網

更看到了這么一幕。
照片來源

多數選民不是政治評論員也不是部落客,多數選民對國家機制運作三權分立等等大塊頭課題并不了解。路人甲乙丙丁不理權利轉移是否合乎憲法,路人甲乙丙丁也不在乎州務大臣君權神授是不是堂堂正正。對多數人來說,政治不外乎感覺,而這種畫面正是讓選票越來越遠離國陣的感覺。

如果說 308 時反對黨放一個芭比娃娃當候選人都可能打敗國陣,那么接下來的補選和全國大選更是不用說了,櫥窗粉飾急急忙忙將興權會領袖釋放也抵擋不了西華古馬被拖出議會廳的負面震撼。

這一場悲劇過后,馬華、國大黨和民政還有什么立錐之地?馬漢順醫生再繼續淌這一潭渾水,恐怕到無官做時連病人也不愿來看這位心臟科大醫生,難保將來不會落得像許姑娘一樣老鼠過街,恐怕得移民到沙巴去。

還有還有,P142 拉美士,老爹要扭轉乾坤,就在今夜。還等什么?

就在今夜
作詞:邱晨 作曲:邱晨 演唱:金智娟(娃娃)

就在今夜我要悄悄離去
因為你曾經說 你對我不再感覺溫柔
就在今夜我要說一句話
也許你不相信 可是我願你記得這句話

這句話就是我想你 雖然你已經不再愛我
就在今夜我要離去 就在今夜一樣想你
雖然心中難過 但面對你的冷漠
只有輕輕留下一句 我想你

就在今夜我要離去 就在今夜一樣想你
雖然心中難過 但面對你的冷漠
只有輕輕留下一句 我想你

Wednesday, May 06, 2009

黑衣的聲音

黑衣的人,黑夜的聲音,五月七日,二零零九年。無言,大家來聽歌。

夜的聲音

作詞:楊立德 作曲:李壽全 演唱:蘇芮

夜的影子 依然漆黑 在那窗外 不肯離開
夜的聲音 依然沙啞 在我耳邊 說個不停
說那被遺忘的感覺 說那人生如潮汐
一波起 一波落 留下的還是寂寞

夜的聲音 夜的聲音


穿黑衣的少年
作詞:林夕 作曲:黃耀光 演唱:Raidas

側身處視四周
換上這黑邊粗框眼鏡
彷彿暗示滄桑感受
欣賞冷面殺手
亦愛穿黑色反領的風褸
彷彿染著憂鬱感受
不發言像暗裏說討厭
黑衣的少年熱愛
把那冰冷公演
習慣集體高呼空虛冷淡
不懂慨歎但表示痛苦
便要努力冰冷

喜歡冷傲女子
甚愛她身穿的黑襯衣
不管裏面裝的心事
喜歡貼面挽手
亦慣於匆匆相愛的分手
彷彿領悟此中荒謬

愛和被愛
要戀愛太輕易
一貶眼終止
也不要知
冷然熱吻
要解凍卻不易
穿灰暗風衣
顫抖制止
如問到為何不快樂
為冷漠裝出冷漠
如問到為何相愛慕
若怕悶戀愛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