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30, 2010

三度洗兒


又到了洗兒的日子,時間真匆匆,也忙忙。

騫,飛也。總有一天我們都要學會放手,因為你們都要自由高飛。

Saturday, April 24, 2010

蚱蜢占卜大師 - 烏魯雪蘭莪


最後十二個小時。

昨晚山南山北走一回,叻思新村晚宴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那是 308 海嘯前夕的感覺。巴東加里的火箭講座,空氣裡也飄著同樣的味道。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出席的都是中年和年長一輩的,多數看來都是當地居民,雞婆看熱鬧的不像太多。我猜測他們中有很多應該是上一次錯過海嘯時將馬華的底褲剝下來的選民,這次看起來有點雄心勃勃讓馬華光著下身離開的樣子。

然後摸黑亂轉,總算找到墾殖民地區的鱷魚河,這個真的是不知道哪一個沒腦的傢伙發展出來的新市鎮,要進入那個地方還真的需要很大的學問。住宅區的一片操場上黑壓壓的人頭,黑暗中看見的是一片哈芝帽海,至少五千個人頭吧。

和幾位馬來人談了一下,他們是回教黨派出來的幕後默默耕耘的工作。他們都覺得再益會勝出,馬來墾殖去腹地比較棘手,但籠統上估計 40% 馬來票傾向公正黨。

蚱蜢先生大膽預測,這次補選國陣獲得 50% 印度人支持、62% 馬來人和原住民支持及 20% 華人票支持 - 占卜結果是公正黨以 1000 張多數票守住城門。

每個人手中的那一票,如果有人嫌麻煩不回來投,那麼以後就沒有資格批評和投訴政府。

請大家踴躍回來投票。

Monday, April 19, 2010

交通部長

二零壹零年四月十九日太陽報如是報導

沒有脊椎骨的卸任總會長是時候回家種番薯了,反正交通部不再管陸路交通,也只剩下一個虛名,和種番薯沒什麼兩樣。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現任老大可以雄糾糾威武武的來上任,接管『交』『通』部長,更本就是駕輕就熟,經驗老道。

媳婦熬成婆,終於出人頭地了,可喜可賀,恭喜恭喜恭喜你。

Tuesday, April 06, 2010

生死之間

我在她的臉龐看到希波克拉提斯容顏,從她的身軀嗅到靈魂離去的味道。然後有人告訴我,她的丈夫已經好久沒出現了,久病不止無孝子,也無愛情。如果你問我看過多少死亡,答案是無數次,次數之多得像洋人所說的,腸道已經能夠感覺死亡的來臨。但是如果她微弱的問我生死為何,我真的茫然。

未知生,焉知死?非也非也,根本就是生不得知,死也不得知。人生,原來就是這麼一場糊里糊涂的事情。

Sunday, April 04, 2010

在水中央的美麗與哀愁

渡過美茵-多瑙運河的西岸,班貝克老城由此開始。一路往西,曲曲折折的石板路沿著斜坡、經過小橋,來到山城。迎面是傾斜而上的大教堂廣場,宏偉的班貝克大教堂這里佇立,俯視這座城市將近一千年。

班貝克在中世紀神聖羅馬帝國時期是主教管轄區 (Bishopric),教會區建在雷格尼茨河西岸的山城 (Bergstadt)。這里有七座小山,每座山上都有一間教堂,所以班貝克也被稱為“法蘭肯的羅馬”(Franconian Rome)(法蘭肯,Franconia 是巴伐利亞州的行政區之一),而當地人常常戲謔羅馬為“意大利的班貝克”。

雷格尼茨河水在班貝克老城里分了又合、合了又分,河水中的一小片土地形成了島城(Inselstadt)。小橋、流水、人家就是此處的寫照,其中高橋(Obere Brücke) 將島城和山城連接起來。就在這座橋梁上,班貝克的老市政廳(Altes Rathaus)在河中央傲然而立。當年教會拒絕給予市民們絲毫土地建立他們的活動地點,充滿創造力又經濟充裕的市民們便在河中央填土,立起一座屬于他們的建筑,就是班貝克的市政廳。

這個神職人員和布爾喬亞對峙的產物,經過八百年的洗禮,依然聳立在雷格尼茨河中央,成為班貝克的地標之一。那一段被壓迫的時代,市民們的哀愁創造了亙古不變的美麗。無論當初的建筑師是誰,他的意圖肯定不是為了美觀而選擇在河中立錐。吊詭的是,今日班貝克的人民擁有這座充滿魅力的地標,是否應該感激和當年他們勢不兩立了幾百年的教會呢?

***************************************

班貝克(Bamberg)地理位置處在德國巴伐利亞州(Bavaria)北部,離開法蘭克福 164 公里。班貝克位于雷格尼茨河(Regnitz)上,是美茵河(Main)的一條支流,美茵河最終又注入萊茵河(Rhein)。全長 171 公里人工開鑿的『萊茵-美茵-多瑙』運河(Rhine-Main-Danube Canal),『美茵-多瑙』這一段也經過班貝克。

班貝克從公元 902 年建城,是德國境內少數逃過二戰摧毀的城市。其老城區是歐洲保存的最良好的舊城之一,1993年整個老城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