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7, 2013

李先生昨天來複診,告訴我說那天他聽到母親去世的消息,拍拍我的肩膀給我打氣。他說他出院將近三個月了,母親就是大概在那個時候走的,光陰似箭,轉眼間下個星期就是百日忌日了。


李先生問我母親年紀很大了嗎,我說不,她才六十六歲,和你的年紀一樣。但是生死由命不得強求,她能夠很好很不幸苦的走,是上天給予的極大恩惠。醫學的要旨不在讓人永遠不死,而是讓人在最少的痛苦下走完一生,至少在這方面我沒有讓母親遺恨太多。


母親的百日忌日,和她生下我的日子同一天。我們和其他的母子一樣,有很大的代溝,對多數的事情看法迥異,很多事情她不直接說出來。但是我知道她想我有個兒子,我沒做到。她想我自己出來開業賺多一點錢,我做不到。她常問我認不認識那些上報或寫文章風風光光的醫師,也許希望她的兒子像他們一樣,我不認識也沒什麼能力出名。


很多東西,我想她對我是有些期望但從來沒有圓滿過。只是我想,她的兒子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安分守己把對家人對社會的責任做好,但願這麼一點能讓她在九泉之下安心安息。


不禁想听黃耀明 - 大概堅貞的感情永遠就似拔河,然而如不開心不想你知得太多,假使出生不能開心何必有我。

母親
作詞:林夕 作曲:羅大佑 演唱:黃耀明

似費了一世紀的心血的中午
在你喘息中等我啼哭聲是多辛苦
茫茫情海終於湧出我身體髮膚
無從挑選中不講條件的照顧


上課作文裡母親的愛早寫過
但你倉促的皺紋我卻未摸清楚
從前懷中軀體今天隔開得更疏
仍然年青的親心竟時刻感染我


但看吧母親
我是平凡的眾生
沒理由母親
愛情都不可這樣真


你愛我竟似我苦戀那些經過
大概堅貞的感情永遠就似拔河
然而如不開心不想你知得太多
假使出生不能開心何必有我


上課作文裡母親的愛可寫過
但你滄桑的皺紋永遠沒法還原
從前懷中軀體今天隔開得更疏
滄桑的雙手仍可包容這一個我
彷彿總可返回當初懷中溫暖我

Sunday, December 15, 2013

煎熬

生活是一種煎熬。

不用回到醫院的週末或假日,總是看見這一家四口 - 兩個年老的父母和已經成年的一男一女兩個孩子,步行在這個中產階級城市,有時撿一些厚紙皮,有時提著一些舊鐵罐。四個人的面貌很相似,都明顯的有些異常,行走的步伐也不正常。每一個的體格都證明了他們長期食物匱乏,穿著也表現他們經濟上的貧困。

另一些回到醫院的日子,在彎彎曲曲的 Jalan Semerah Padi 也常常看見幾個人很吃力的扛著樹枝沿著小小的馬路步行。也許那些樹枝可以變賣一些錢,也許那是他們用來生火煮飯用的。

很多人生在城市,死在城市。也有很多人流浪到城市,最後也死在城市。有些人死前享盡榮華富貴,也有很生人前和死時都很貧苦。

流浪到淡水,是我個人極為喜愛的一首歌,無論是金門王李炳輝的版本,還是這個陳明章的版本。燒酒喝一杯乎乾啦,有豪氣,更多的是無奈。

生活,從來就是一種煎熬。


流浪到淡水
作詞:陳明章   作曲:陳明章   演唱:陳明章

有緣 無緣 大家來作伙
燒酒喝一杯 乎乾啦 乎乾啦

扞著風琴 提著吉他 雙人牽作伙 為著生活流浪到淡水
想起故鄉心愛的人 感情用這厚 才知影癡情是第一憨的人

燒酒落喉 心情輕鬆 鬱卒放棄捨 往事將伊當作一場夢
想起故鄉 心愛的人 將伊放抹記 流浪到他鄉 重新過日子

阮不是喜愛虛華 阮只是環境來拖磨
人客若叫阮 風雨嘛著行 為伊唱出留戀的情歌

人生浮沈 起起落落 毋免來煩惱 有時月圓 有時也抹平
趁著今晚歡歡喜喜 鬥陣來作伙 你來跳舞 我來唸歌詩

有緣 無緣 大家來作伙
燒酒喝一杯 乎乾啦 乎乾啦

Tuesday, December 10, 2013

情感堆積

這是我知道的堆積情感

不是鄺美雲的,也不是黎明的。

那是中學時候,住在靠海的那個小鎮。聽歌要到劉文正的唱片店去買,買不到的就要在收音機聽電台的龍虎榜。那時候只有國營第五台,還有千辛萬苦收到噪音多過歌聲的新加坡電台。

姜鄠就是那時候冒出頭的,戀之憩雄踞新加坡龍虎榜久居不下。

在網上捉到的這一個 MP3 音質很差,感覺上 彷彿就像當年用一條電線綁在收音機天線的末端,那種用土方想要收到最清晰音響的辦法聽到的聲音。

三十年啊,在海邊的小鎮,年尾雨下個不停,路上滿是積水的歲月,也是一種堆積情感。

這是我唯一懷念的堆積情感。


堆積情感
作詞: 黃大軍/陳美威   作曲: 黃大軍   演唱:姜鄠
我用所有時間來堆積 對你的思念
只因為你曾對我說 哦
別讓時間沖淡我們 真實的情感
這是最 最真實的考驗

儘管多少風雨我還 依然在這裡
期待你給我的消息 哦
雖然你已遠在他鄉 來去匆忙
卻有最 最遠高的理想

就好好堆起來 我們的情感
從遠遠的兩地之間

就好好對起來 放眼未來
心靈將會甜蜜滿懷

Sunday, December 08, 2013

還是思考醫學(二)

還是循環貼,幾年前的文字。  

馬來西亞的公家醫療系統,是一個大蜂窩,基本上沒有人敢去捅這個燙手山芋。


財政部衛生部經濟策劃單位難道就看不出問題在哪里?他們難道看不出這是一個用多少錢都填補不完的無底黑洞?


但是誰敢開口說檢討現在將近于免付費的醫療體制?膽敢不要選票了?


到最後,當錢不夠用的時候,我們會淪落到和多數免費醫療系統國家一樣的地步 - 公家醫院只是免費供給最基本的醫療,如止瀉鹽、初級抗生素、便宜的抗癌藥物、還有最基本的心臟病糖尿病治療等等,錢主要還是要花在公共衛生措施如凈水疫苗等。若要用到比較昂貴的設施如新一代的抗生素抗霉菌藥物,或是靶向治療單株抗體醫治腫瘤,還是新一代的降膽固醇降血壓藥物,都要自掏腰包。


在印度,據說如果你得到血癌,那么醫師最主要的問題是你付得起多少錢 - 沒錢拿一些藥物當作安慰劑回去安排後事,有一些錢的快刀斬亂麻做基本化療然后盡快移植,真正有錢的才按部就班一步一步進行完整的化學療程,然后再做骨髓移植,以取得最好的療效。


這是現實里血淋淋的事實,理論上我們可以鞭笞這種現象,但是它正在發生,將來也會發生。生命不分貴賤只是神話和傳說,在現實里是見不到的。


醫療保險的目的是每個人貢獻一小筆錢,讓需要用到一大筆錢的人可以得到他所需要的,不需要用的人就當作是一筆小投資,也是一筆小慈善。但是我們看到的是多數購買醫療保險及醫藥卡的人們到了年尾如果還沒有生病,就迫不及待去找醫師做例行檢查,唯恐投下的那一小筆錢一江春水。一些醫師也樂得和病人一起攜手共用這一筆費用各取所需;更有一些醫療人員知道一些人士有保險而慫恿他們做不需要的檢查和治療。這一切的資源浪費,都在增加醫療成本,結果保險費越來越高,甚至有些公司開始放棄醫療保險這一行。結果的結果,吃虧的即使不是我們自己年老的時候,也會是我們的子孫。


今天公家醫院的花費的每一分錢,只要你我有交稅,我們都是股東這和買醫療保險其實有異曲同工的涵義。


許多人就這樣想,反正我是納稅人,為什么不去公家醫院享有免費藥物和檢驗?結果需要的也來用,不需要的也來用,偏偏我們又不是沈萬山,沒有聚寶盆,豈有不坐吃山空之理?


也有人說富人不應和窮人爭奪公家醫院的資源,但是醫療設施和藥物都是用這些人的納稅錢,有什麼理由大股東不能享有他們應有的福利?

醫療支出,已經讓西方所謂福利國家無計可施,美國也開始捉襟見肘,他們還是有一套所謂健全的國民和私人保險計劃的呢。我們懵懵懂懂,什么計劃也沒有,真不知道下來幾年會是如何?

Saturday, December 07, 2013

回頭才驚醒


那是八十年代,我們認為所謂的品味是齊豫,不是李采霞。
三十年後偶爾回頭,才發覺剛驚醒。

驚情
作詞:陳平業 作曲:家飛    演唱:李采霞
偶爾我又回回頭   才發覺剛驚醒 
忽略了情   忽略了你 
不知何時再相遇 

轉眼之間    你在圈外   我在夢裡 
甜甜的夢    永擊我心底 
後悔讓你離去呀離去 

偶爾我又回回頭    才發覺剛驚醒 
忽略了情    忽略了你 
不知何時共相聚。



作詞:家飛 作曲:家飛    演唱:李采霞
揮一揮手 我目送你走 才覺得心裡好難過 
你傷著心走 我忍著淚兒流 
難道就這樣分手 

揮一揮手 我不願你走 可是不見你回頭 
你消失在眼中 我無從忍受 
此情不知等何時休 

我望著天邊的月 也望著天邊的星星 
期望著再相見 彼此的情意牽 
莫忘了故鄉的月 莫忘了故鄉的人 
莫忘了對你的情意牽

Thursday, December 05, 2013

還是思考醫學

循環貼,幾年前在老戰友愚公部落的留言。幾年後,情況依舊,看來更是危如累卵。

馬來西亞的公家醫療系統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便宜的,如果要說到“物有所值”,那么我們的醫療系統大可以拍胸膛說全球找不到第二個。


在沒有私人醫藥保險,又沒有國民健保的情況之下,能夠得到相當于免付費,又相對先進的心臟病治療或是惡性腫瘤治療的國家,除開馬來西亞,恐怕還找不到另一個。


乍看之下,這是很誘人的。


但是這其實也是公家醫療系統的最大問題。


資源總是有限,雖然很多人覺得政府對醫療的撥款太少,只占了GDP 大約 3%,但是即使撥款再增加,很快的還是會捉襟見肘。


這二十年來醫藥和手術程序的進步,加上高齡人口的大幅度增加,讓醫藥市場成為有利可圖的一筆大生意。製藥業這十多廿年來已經成為了資本主義市場最賺錢的金母雞,新藥的價錢日漸離譜,新”發現“的疾病也隨著藥物的增加不斷的在發掘中,媒體上也充斥著一大堆所謂的保健資訊,其實是在鼓吹現代人覺得自己不健康,讓醫療市場無限膨脹。


今天行醫,會發現很多時候是大眾覺得自己有病要求檢驗掃描和藥物,找不到病灶時就要求吃保健品,因為被灌輸預防勝于治療這一個似是而非的觀念。


這一切的趨勢,可以預告著無論政府投入多少資源,終究還是不夠應付需求。


現在我們公家醫療系統的模式是沒有制衡的模式,只要醫師許可,你可以做幾百個血液檢驗,也可以做各式各樣的掃描,還可以要求不三不四的傷風感冒肌肉痛的藥丸藥膏。反正又不是從自己口袋里掏錢,也沒有人要冒著被病人拉攏政治人物上報投訴的風險,多數醫師總是大筆一揮,盡量滿足病人的要求。就這樣,納稅人的錢就入了藥廠高科技公司的口袋。


真正有嚴重病痛的病患,譬如惡性腫瘤,有些政府醫院也提供免費治療。就拿某些惡性淋巴癌,一個療程現在私人市場的價格大約是一萬,總共八個療程。政府醫院提供免費藥物,只是象徵是征收登記費和一些驗血掃描費用,平均一個療程是馬幣幾百塊錢,還可以要求折扣。造血幹細胞移植私人市場費用大約是十萬,政府醫院是馬幣五百,也可以要求折扣。心臟繞道手術、肝臟移植、腎臟移植等等大抵也如此。


譬如說,一個在私人界自己開業的醫師患上淋巴癌,來政府醫院治療因為費用便宜。他開業了幾十年,八萬馬幣應該負擔得起,但是既然公家醫院給予免費治療,他身為高收入群體也交了那么多稅,當然有一萬個理由享受免費醫療。


問題是資源總是有限,個別醫院買藥的撥款通常第三季就開始不夠,這時候如果來一個務農的窮農民,可能醫院沒有藥物,那么他要不自己買,要不就等死。


我們現在的模式看起來好,但是這么一個坐吃山空的模式,就像毫無限制砍伐一樣,總會有山窮水盡的一天,到時就什么都幹不了。

如何控制醫藥成本,有何將有限的資源分配以達致最大的效益,如何改革馬來西亞的醫療體系,是一片大文章啊。

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行到水窮處

有些東西,譬如對死亡的恐懼,需要時間來醞釀。所以很多醫師隨著年紀漸長會對病患較有同理心,年輕如吾等就有時對老大哥老大姐太過疼愛和遷就病患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有些厭煩,那是因為我們還未達到那個境界,也不知將來能不能修成那個境界。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停下來看一看以前,想一想以後,領略和感慨皆有。


心情
作詞:林邊   做曲:甘儂     演唱:潘越雲

心情親像一隻船,行到海中央,
海湧浮浮又沉沉,就是阮的心情。

每日想伊想不停,親像風­吹一陣又一陣,
每夜做夢夢見伊,親像伊在阮身邊。

為著要見伊,祗有夢中去,
為著夢中見­,日時變半暝。

心情親像一片雲,飛到天西邊,
日頭落山的黃昏,就是阮的心情。

Sunday, November 24, 2013

又過了一年

時間過得好快,才發現這裡已經荒蕪了大概一年。
也沒有成就了什麼事,只是上網少了一點,讀了多一點書,也算不錯。
然後母親病了,後來又離開了,人生就是那麼一回事。
小女兒就要上一年級,也算是將她養大的成績單。
這些,以後都是光陰的故事。
而我那咸豐年間的十九歲,其實也好像沒有什麼好懷念的。

四季歌
作詞:田漢  作詞:賀綠汀

春季到來綠滿窗 
大姑娘窗下繡鴛鴦 
忽然一陣無情棒 
打的鴛鴦各一方. 

夏季到來柳絲長 
大姑娘漂泊到長江 
江南江北風光好 
怎及青紗起高梁 

秋季到來荷花香 
大姑娘夜夜夢家鄉 
醒來不見爹娘面 
只見床前明月光 

冬季到來雪茫茫 
寒衣做好送情郎 
血肉築出長城長 
願做當年小孟姜

Tuesday, January 01, 2013

讓她的聲音來靠近我



新的一年,可以的話,給我們一些像樣的播音人可好?


用我的聲音靠近你 
作詞: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演唱:張美香
有時候我會偷偷地討厭我自己 
在短短的節目裡 
廣告那麼擁擠 
在今天早上我剛才和他 發了小小的一場脾氣
而我現在必須給我的聽眾耐心 

有時候我會偷偷地喜歡我自己 
在長長的歲月裡 
選擇我的劇情 
在兩小時前有一個男孩 說他有點喜歡我的眼睛 
而我現在必須回戀愛信箱的信 

用我的聲音來靠近你 
用我的聰明來說服自己 
我這種年齡往前往後看 
和憂鬱都有一段距離 

用我的聲音來靠近你 
用我的糊塗來抵抗孤寂 
我這種任性在播音室裡 
還擁有草原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