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5, 2007

贝都音的流浪

又要搬家。

平均两年迁一次窝,人说狡兔三窟,掌柜的有七八个窟,早已成精了。

每一次都以为东西不多,临头才知原来感觉是靠不住的。

从前人们用骆驼搬运,想想我那辆可怜的四轮铁马,唉,该丢的都丢吧,眼不见为净。

搬呀搬,变成了城市的贝都音人。呼啸长空的风,卷去了不回的路。

沙漠
作词:三毛 作曲:李泰祥 演唱:齐豫

前世的乡愁 铺展在眼前
啊- 一疋黄沙万丈的布
当我当我 被这天地玄黄牢牢捆住
漂流的心 在这里慢慢 慢慢一同落尘

呼啸长空的风 卷去了不回的路
大地就这么交出了它的秘密
那时 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
沙漠化为一口井水
井里面 一双水的眼睛
荡出一抹微笑

嗳- 呣-

不由得想起金门王和李炳辉。

那种贴近土地,源自生活真正的音符,没有闭门造车的强说愁。

据说金门王几年前去世时口袋里只剩下几块钱,就是这种真正的生活熬出来的声音才会有酸甜苦辣的滋味全部在一首歌曲里面爆发出来。

至少掌柜的从南流浪到北不会参宿街头,口袋里也有多过几块钱。对生命,还是要懂得感恩的。

来吧,烧酒喝一杯,乎干啦。

流浪到淡水
作词:陈明章 作曲:陈明章 演唱:金门王/李炳辉

有缘 无缘 大家来作伙
烧酒喝一杯 乎干啦 乎干啦

扞着风琴 提着吉他 双人牵作伙 为着生活流浪到淡水
想起故乡心爱的人 感情用这厚 才知影痴情是第一憨的人

烧酒落喉 心情轻松 郁卒放弃舍 往事将伊当作一场梦
想起故乡 心爱的人 将伊放抹记 流浪到他乡 重新过日子

阮不是喜爱虚华 阮只是环境来拖磨
人客若叫阮 风雨嘛着行 为伊唱出留恋的情歌

人生浮沉 起起落落 毋免来烦恼 有时月圆 有时也抹平
趁着今晚欢欢喜喜 斗阵来作伙 你来跳舞 我来念歌诗

有缘 无缘 大家来作伙
烧酒喝一杯 乎干啦 乎干啦

7 comments:

kns said...

嘿!竟然来一首闽南歌。
这里也是啤酒一杯,乎干啦!

祝大夫一家人新年快乐!

老太太 said...

哈哈,老太太九年前曾经流浪到淡水住了两个月呢!真的是个相对美丽的地方。可惜没有仔细去保护市容,而是乱乱地在狭小的地方又挤出摩登建筑来。

海南姑娘 said...

老弟,

你有本事弄到一首海南歌来吗?

海南咖啡头手 said...

海南菜,这里

烤鴨宴同盟會秘書長 said...

掌櫃的,

你收到“定心丸”,所以得空上來玩了?這次流放南方之旅終于結束?

烤鸭宴同盟会保安理事长 said...

听说你今天干了坏事,曝光了某某人送你欣赏的玉照,你还不快逃?!迟了就来不及了。

Khai Suan said...

幾時搬來跟我做鄰居, 讓我把你的寶藏全都抄進我的硬盤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