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2, 2007

分手快乐

年又不知不觉来到尾声了,当然我是说洋人的年。

每个人都高兴,商家高兴,打工的高兴,小孩高兴。高官大人们也高兴吧,又可以发表一些令人振奋的祝贺词,虽然都是年复一年的废话,但是还是很多人爱听的。

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有一点哀怨表情,然后感到厌倦?

下一个卡拉OK来首分手的那一夜吧,来点蜕变,学学张洪量

分手的那一夜
作词:张洪量 作曲:张洪量 演唱:张洪量

你是不是已经感到厌倦
为什么表情这么哀怨
就算我苦苦的恳求
头也不回

不要再说是谁错谁对
当回忆早已支离破碎
在那令我痛苦神伤的一夜

分手的那夜未曾阖眼
我睡了一会儿又醒了一会儿
脑海中重复着你冷漠的双眼

分手的那夜未曾瞌眼
我想了一会儿又痛了一会儿
耳中回荡着你无情的告别

听张洪量分手,想起唐晓诗分离的夜晚。

这是唐晓诗第一张个人专辑里的歌,后来李泰祥和他的女弟子专辑里也有收录。这么多年,算是古董了。

歌曲有点哀怨,但是歌词并不那么哀怨。分离,有时也不尽然是坏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所以不必再伸出挽留的手,更无须若有所失的惆怅,且珍惜下次飞来的小鸟,谱下痴迷的恋曲。

虽然不知道新的小鸟唱的歌是不是会更动听。

分离的夜晚
作词:吕启瑞 作曲:李泰祥 演唱:唐晓诗

分离的夜晚,你对我喃喃轻诉,
你说爱像一只精灵的小鸟,当你费尽心机的捕捉时,
它总是顽皮的躲迷藏,偶然间它悄悄飞落你的手中,
而你却踌躇的不知掌握,任它失望飞走,

分离的夜晚,你对我娓娓轻唱,
你说,你说,不必再伸出挽留的手,更无须若有所失的惆怅,
且珍惜下次飞来的小鸟,谱下痴迷的恋曲。

1 comment:

老学姐 said...

假学弟,

祝您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