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小伙子陈阿升

1989 年,滚石唱片在我们那把年纪上下的人已经神化成为一个膜拜的图腾。滚石出版,必属佳品。

新乐园那一年推出时,迫不及待掏出平时省吃省用的零用钱毫无考虑的买下来。

当年要说失望,有点不恭敬,也有点和自己的口袋过意不去。这么多年后,认为是雷声大雨点小。当年那种对于所谓偶像的盲目崇拜的热诚已磨平了,觉得罗大佑马兆骏罗紘武周华健李宗盛赵传交出的也不外如是。

倒是开场的张培仁是个绝大的惊艳,他的老情人(不是流行一时的老情人),很有故乡土地的味道。而张洪量的孔子不要打我,埋下了他后来这个种有种的伏笔,也算出色。

也许里头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陈升的细汉仔。细汉仔,应该就是小伙子的意思。

中文里杂着台语,客家话,当然还有他喜爱的英语。以其说是歌,不如就当是陈升得以完全释放尽情的述说他想说的故事吧。

细汉仔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陈升 演唱:陈升

我的兄弟细汉仔十八岁的那年
带着满腔的热血和阿妈的祝福来到台北
住在城市边缘靠近发臭的新店溪
他的第一份工作开着乌黑的 Jaguar
上面坐着有钱的大爷 大爷开了酒店
当选了立法委员每天吃吃喝喝的 好不风光
世界每天都在改变 有些人不懂发言
肯定你听过这样的故事

为何那些读书的人每天谈的大致相同
说什么偏左偏右心中充满理想国
得了利益却不放松 真他妈的狗屁不通
细汉仔说他不懂人人叫他不要思考
思考对你不好
有人想得太多就这样进了黑牢
单纯的心重重疑惑真是难过
有些事不需要理解 对你好你千万不要拒绝
伟大国民你心里要准备

有牌没牌的流氓架着吓人的铁丝网
追逐在午夜的大马路上
专家说这是权力的病态你管他的做什么
全世界最有钱的乞丐穿金戴银晃着空的脑袋
真理靠在强者那方
每个人都红着眼说
If you wanna rich, you got to be a bitch
兄弟你千万不要气馁 不满意你回家种田
虽然稻子一斤卖不了多少钱

Confussion 漠然陪我成长
不能选择爱与被爱的方式
Confussion 仿佛让我明白
社会本是黑白不分的常态

阿妈说孩子你赶快回来
你的媳妇挺着肚子暗泣着等待
社会黑暗你敢也袂了解
不入宝山绝不回来 男儿立志卯上我的祖宗八代
结交四方朋友黑道白道都有
喷子握在手上忘了自己的存在

阿妈的话抛在脑后 戴起墨镜驾着 Alfa Romeo
大哥的话唯命是从
他是凶狠的那个马路的小英雄
想起老家心里有时会难过
踏入社会没有反悔的余地
至少还保留住男子汉的尊严

终于有了一天条子来到老家的门前
说你的孩子出了事情
为他的老板争夺地盘出了人命
赶快叫他出来否则活不过冬天
阿妈带着媳妇哭哭啼啼找到了城里
酒店的老板四处回避 他正忙着竞选立法委员
带话的人说哭夭我找呒你人
在一个寒冷无风的夜里
有人静静地漂浮在新店溪
细汉仔这一次终于真正的不言也不语
(找呒你 找呒你....)
细汉仔

时间再回退几个月,我也毫无考虑的买下了陈升的第二张唱片放肆的情人。陈阿升的拥挤的乐园当年我没买,是跟学姐艳芬借来听的。听后下了决心他的下一张专辑一定要拥有。

当然首轮听后印象深刻的是最后一次温柔及和赵传合唱的我的明天。

而呜哩哇啦 ROCK'N ROLL则是放大声浪,温书之余的最佳娱乐。这种歌词,罗大佑李寿全等人的社会鞭鞑批评是不会这么写的,也只有陈升的词会写有钱人的小孩放学不敢回家,路上有一堆野狼在等待。

后来反复又反复的听着,最最喜欢的是爱欲之潮来袭时.......这首歌还有一首就是子夜二时,你做什么?

子夜二时,陈升在想他的情人,那时的我在埋头苦读。

那一年,我中六。

呜哩哇啦 ROCK'N ROLL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黄韵玲 演唱:陈升

嘿呀嘿呀呜哩 Rock'n Roll 我活在没有英雄的年代
亚美利肯最爱提301 台湾人用钱证明自己的存在
电视节目 歌星排一整排 老掉牙20年从不更改
台北城里知识份子每天高谈阔论 淡水河里干净的水还不来
有钱人的爸爸下班不想回家 酒廊里一堆野花在等待
没钱人的爸爸下班不肯回家 他说太太不在家 她迷上大家乐
呜哩 Rock'n Roll 哇啦 Rock'n Roll
是否所有的人都不在乎忧郁的存在 我也只好学会变得 有点痴呆

不要管我如何唱一首歌 我活在一个奇特的年代
义大利人最爱吃小白菜 台湾人要把黄瓜往国会里栽
电视节目 每天哭哭啼啼 老掉牙20年从不更改
台北城里读书人的茶水从不间断 彰化老爹种田的水还不来
有钱人的小孩放学不敢回家 路上有一堆野狼在等待
没钱人的小孩放学不想回家 他说妈妈的游戏搞得大家都不乐
呜哩 Rock'n Roll 哇啦 Rock'n Roll
是否所有的人都不在乎忧虑的存在 我也只好学会变得 有点痴呆

有时候我会问我最好的朋友 你有没有发现世界变得有点奇怪
通常我会换来一阵的嘲讽 他们说真理这东西它早就不存在
呜哩 Rock'n Roll 哇啦 Rock'n Roll
是否所有的人都不在乎忧虑的存在 我也只好学会变得 有点痴呆

贪婪之歌,在考完高级教育文凭那天,我居住的小镇的那家稍有规模的唱片行入货。

我们管叫唱片行老板刘文正,虽然他一点也不奶油。他就只入了两张陈升的新货,我们两人就扫光了。这种歌,谁买 ? 老板说。

那也说的是,陈升到了那时候还是赔钱货。我们骑机车去街边喝豆浆时,当业余歌星的豆腐水还板起面孔教训我们,说我们不懂事,听这种不知所谓的人唱歌,还顺便介绍罗时丰给我们。忘了说,豆腐水是当口老板的花名,他在我居住的小镇可是风云人物呢。

这是我最喜欢的陈升专辑,那时一直在听,一直在听。里头收录了后来陈升精选里的半生情然而。还有和罗紘武合唱的一首歌,歌名有点奇怪,叫作愤怒与童女之舞。还有小王子,贪婪之歌, 还有....

这首夜奔,很陈升式。少了细汉仔的激情,多了一点李寿全式的无奈,像个老了一点的陈阿升。

歌词第三段里 -- 像一头漫步王府里的猪猡,就忘了自己混身的脏臭,沉溺在荒谬的想像之中。 -- 倒也适合那些目光如豆井里观天夜郎自大在冷气礼堂里闭门造车高举短剑使出浑身解术大放厥词的所谓国家未来的主人翁。

而我们,就只能是第四段里的歌词 -- 课本里那些伟大不容怀疑的事迹,像十二岁怀春渴望做爱的心情,都渐渐远离。

陈升十二岁怀春看来比我们多数人都要早熟些。

夜奔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江建民 演唱:陈升

乘着八级强风和满身酒气 浑噩之中我听到一些声音
滑向一点点的悲伤十分孤寂
眼看窗外的灯火像流星般不住的飘移
怀抱着肯定是南中国最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
和一颗很少人懂 却不肯完全锈蚀的心

点一根长寿来停止忧郁 努力的想要清醒我自己 清醒我自己
乡愁已不再是问题 如今的我要告别惨绿 慌张的从天真中远离
我想是中国的问题太大 人生的问题比较起来太小
没有人学会如何从权威的阴影下离去
我想是权威的声音太大 个人的声音比较起来太小
于是依旧愚昧的玩着歌颂明天的游戏

免不了又要怀疑真理 为什么你说他是英雄的人 绝对是英雄
像一头漫步王府里的猪猡
就忘了自己混身的脏臭 沉溺在荒谬的想像之中
收敛我坏的脾气 坚持着一颗浪漫的心 走入烟尘里
江湖路虽难行 知道会有一些我不太懂的道理 暂且别说

如今的我不能再犹豫
因为现在心里背负的不只是领袖主义 还有我自己
课本里那些伟大不容怀疑的事迹
像十二岁怀春渴望做爱的心情 都渐渐远离

乘着八级的强风和满身酒气 浑噩之中我听到一些声音
滑向一点点的悲伤十分孤寂
眼看窗外的灯火像流星般不住的飘移
怀抱着肯定是南中国最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
和一颗很少人懂 却不肯完全锈蚀的心

点一根退伍烟来鼓舞自己
社会已展开跋扈的手臂 粗鲁的拥抱我
乡愁已不再是问题
如今的我要告别惨绿 慌张的从天真中远离

3 comments:

Daruma said...

血医生,
哈!哈!哈!看完你“豆腐水”的故事差点笑到掉下椅子来。。。:-)

在北马小镇长大的我对你的故事不但不陌生,而且还“似曾相识”。

话说我家乡也有家稍有规模的唱片行,只是故事里的“豆腐水”要换成唱片行老板和要买的专辑换成李寿全的“未来的未来”。。。故事的结果也是被唱片行老板板起面孔教训一顿,说我们“运桔”(广东话),虽然他最后没顺便介绍罗时丰给我们,但介绍了李茂山。当然店老板也不是业余歌星。。。:-)

BloodDoc said...

回想当时要找这些非主流卡带的确是件"艰苦"的工程。
那段骑机车的年少岁月..
那年我们十九岁

mpywisme said...

我也有这张专辑。。那时也是在中六。
看来我们是同岁了。。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