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5, 2006

口琴的故事

口琴的故事是陈淑桦从前还未成为巨星前唱的一首歌曲。

陈升则喜欢在他的歌里用口琴伴奏,譬如这首然而(你不会知道),这首歌收录在他的第三张个人专辑贪婪之歌里。此专辑也收录了我个人最喜爱的陈升的情歌 -- 半生情

然而(你不会知道) 里陈升是一个多情的男人,默默地祝福已经离开他去寻找幸福的爱人, 悠悠的口琴增加了这段感情的凄凉 -- 在你心中,我还没有名字。

然而(你不会知道)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陈升 演唱:陈升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

有个早晨 
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 
再也不能陪伴你


当头发已斑白的时候 
你是否还依然能牢记我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知道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

因为有你 
等待也变得温暖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在你心中 
我还没有名字


李寿全的个人专辑8又二分之一,我在这里荐了又荐,似乎有点老太婆的缠脚布的味道。但是还是要在这里喋喋不休,故你可知道我多么的欣赏这位创作人。

他在未来的未来里用了萨克斯风,令这首歌增色不少,让你深深感到李寿全的沧桑和无奈。

专辑里把一个活生生的故事唱出来,这首残缺的角落分为两段。描述的是一位残缺人士坐在轮椅上卖口香糖,以口琴吹奏他的人生。想要自力更生的他结果是凄凉的,卖口香糖的他躲不过无情的罚单。李寿全和张大春在歌词里如此写 -- 他不断的尝试寻找一份工作,却只能够换得现实的冷漠,夏日午后,他远离了街头,燃烧掉自己一把绝望的火.....

歌里的那段口琴是残缺者的心声,如果陈升的口琴是奏的是凄凉的感情,那么李寿全的口琴则奏着凄凉的社会,凄凉的人生。

这不只是一首歌,看看我们的四周,有多少人活在社会边缘,天天与生活拔河,只为了继续生存,有一份尊严的生存下去。他们图的不是大汽车大洋房,他们只是为了孩子有饭吃,为了孩子有衣穿,为了孩子能接受教育,为了孩子不需重蹈他们这一条艰辛的路。

而这最基本的人类尊严及权利却是一种奢求。

什么时候口琴声吹奏的旋律才不会这么凄凉 ?

残缺的角落(2)
作词:张大春/李寿全 作曲:李寿全 编曲:陈志远
演唱:李寿全

多年以后有人告诉我
他的遭遇报上曾登过

残缺的他,破旧的轮椅
躲不过罚单无情的逼迫


他不断的尝试寻找一份工作

却只能够换得现实的冷漠
夏日午后,他远离了街头

燃烧掉自己一把绝望的火

一样的灯火,一样的周末
再度我来到,熟悉的角落

人群走过,没有谁会记得

我却听到,他正在诉说

让我为你吹奏一种生活
幸运的你不曾经历过

不需要同情也不要施舍

残缺的我也有生命的歌

3 comments: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喜欢口琴以及小提琴伴奏的歌曲
虽然感觉有点忧伤

然而也是我很喜欢的陈升情歌

Way said...

张艾嘉的 [戏雪] 也有几段口琴伴奏,很有可能是 Bobby 陈的杰作,因为老陈是这首歌的作词、制作兼和声。

[戏雪] 是我蛮蛮蛮喜欢的一首歌,很有画面。

BloodDoc said...

戏雪和陈淑桦美丽与哀愁里的阿瑟潘有一个朋友,娃娃我对爱情不灰心里的因为你不是我一样,陈升味道极浓,和其他歌曲有点出入。

不过这些 歌都很出色,足以弥补不足。

陈升的确喜欢用口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