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06

瞬间已脸红

说过了不再写潘越云,但很快就食言,真是瞬间已脸红。

瞬间已脸红是这首枫叶红里的一句歌词,承蒙有人居然 email 这首歌给我,真是知音人,无尽感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大家分享,让好声音重见天日。

枫叶红不是潘越云广泛流行的一首歌,收录于相思已是不曾闲专辑里。如果你第一次听这张专辑,这首是最容易上口的歌曲。严格上来说,此曲并不特出,不过可以听到潘越云广阔的音域。

看来,不能再轻易说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最后的时刻收录在流云轻烟爱专辑里)。


枫叶红(台视"枫叶盟"主题曲)
作词:林煌坤 作曲:李君华 编曲:陈志远

疑是夕阳给染红 却是秋风来拨弄
满山枫叶是那么放纵 瞬间已脸红

说要遗忘的那个人 说要放逐的那段情
随着枫叶穿过瞳孔 爬到心中

道是无意 许是有心
就在层层枫林漫步中 心的脚步已相同
啊 枫叶红

应该再继续这段情 还是遗忘了这场梦
犹如枫叶 谢了又红 年年心事重


10 comments:

呼吸的747 said...

枫叶红竟然让我想到几度夕阳红:P

碧绿荷塘 said...

当年,几度夕阳红可是红透半边天哪!
连续剧和歌一样红。

呼吸的747 said...

我真该打
我的潘越云精选集里有这首歌
看你的贴子时没留意到你在找这首歌
刚刚听着歌曲的时候发觉旋律很熟悉
拿出光碟一看
果然收录在我的精选集
歹势,歹势

几度夕阳红
那一年我念初一
1987年
在邻居家看电视的日子

BloodDoc said...

台湾电视剧,一样的目屎,一样的鼻涕,不过倒是有很多不俗的电视剧主题曲。 :-)

套陈升的歌词,
电视节目每天哭哭啼啼,老掉牙二十年从不更改..

但还是那么多人追看。
我所不能了解的事..呵呵,这是罗大佑

碧绿荷塘 said...

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子长大的。
那是一个过程。
^_^

BloodDoc said...

记得小时还看过苦心莲。

现在只记得地瓜饭,还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现在人都不知道有地瓜饭了,其实我们也没有苦到吃地瓜饭。

呼吸的747 said...

苦心莲是我看的第一部连续剧
除了地瓜饭,印象很深的还有:
人之初 性本善 玉不琢 不成器...

“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是一部台湾电影
当年在马大搞活动
向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借拷贝
回到马大试播时才发觉拷贝坏了
一直没有机会看这部电影

碧绿荷塘 said...

竟然有《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的电影?
希望有机会可以看一看。

另外,你们怎么都记得《苦心莲》勤学的画面?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她被人欺负的画面。
有个人还说她煮的水臭酸了。
记得当时就问妈妈:“水会臭酸的咩?”
我妈的回答是,这是做戏的人傻,看戏的人癫。
还真绝……

BloodDoc said...

我只记得她吃地瓜饭,读大学。
还有主题曲也不错,是演她妈妈的那人唱的吧,不过不知她的名字。

想想让小孩子们看看也好,我们也可道貌岸然的教训他们 :-)
好似我们吃过地瓜饭..

呼吸的747 said...

碧绿荷塘
你当时应该只有一二年级
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你妈的回答更好笑

哈哈哈
地瓜饭,我到想想试试
由谁会做地瓜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