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6, 2006

你会爱我很久吗

兜兜转转,再说说潘越云。 这是最后一次了。

纱的吻下一年,连续推出了台语专辑情字这条路及男欢女爱。

隔年,1989,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1990 年,对你的十个疑问。
1991 年,春潮。这张专辑我没有听过,只知道里面的一首歌,叫做你是我一辈子的爱。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这张专辑,当年曾经掀起一阵潘越云风潮。印象中这应该是她演唱生涯最多掌声的时期,多数人都知道这首歌,流行程度在潘越云的歌曲中是少见的。

此专辑标榜用女人的心情唱给男人听,成功打造一个形象概念,也为制作人小虫在流行乐坛留下光辉的一页。

收录的歌曲相当耐听,潘越云的唱腔当然已是无可挑剔了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床上的法国烟及陪我跳完这舞都是我偏爱的。

最喜欢的是第一首歌,你会爱我很久吗,很潘越云式的歌曲,她最吸引人的唱腔完完全全在这首歌里散发出来。从第一次播放此曲,直到现在,每当听到你会爱我很久吗,都会放下手上的工作,把它听完,回味无穷。

你会爱我很久吗
作词:小虫 作曲:陈耀川 编曲:涂惠源


我害怕你的柔 害怕如此对我
到底还有什么给我

我未曾心动 只是有些不懂
这样的相爱还有多久

教我如何不去想 你承诺过的话

声声的爱我 分不清是真假

啊你呀你 教人如何不牵挂
倘若是真的 你会爱我很久吗


你总是这样的说 教我别想太多

你永远一直在我左右

我故意不懂 只是有些疑惑
这样的相爱还有多久
教我如何不去想 你承诺过的话

声声的爱我 分不清是真假

啊你呀你 教人如何不牵挂

倘若是真的 你会爱我很久吗


奇怪的是,着迷于这首歌,我的答案却是爱她并不很久,也不是一辈子的爱。过后,就没有再买过潘越云的唱片,也没有听过她的新歌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没有答案。

也许,就像她在痴痴的等里唱着我曾经幻想我俩的相遇是段不朽的传奇,没想到这竟是我俩生命中的短暂的插曲....

8 comments:

呼吸的747 said...

最近你一直写阿潘
受你的影响
把阿潘的精选集拿出来播放
一面做强身操
哈哈
阿潘的声音太慵懒了
我下次该播放梁文福才对
^_^
原来你提到的很多歌曲都收录在我拥有的精选集里
《纱的吻》和《偶遇》等都有

BloodDoc said...

嘿,强身操
播放伍佰吧..

要不然就是陈升的呜哩哇啦 ROCK'N ROLL

milo said...

我自己倒有思考过为什么, 得出的结论是经由小虫定造/改变的潘越云, 经已失却我喜欢的女人类型所拥有的一些特质

这种事情啊, 即便是生命中短暂的插曲, 也是美好的, 就像厉曼婷填的歌词

爱能留是福, 爱难守该悟
这一路我走过, 甜蜜比苦涩多
有情时知足, 无情时莫哭
伤心若太多, 记住相爱时候

走过..

BloodDoc said...

这是哪首歌?

其实我们都还蛮矛盾的,希望歌手不要一成不变,但往往改型过后,我们又不喜欢新形象。
在这方面,也许小虫是成功的,他把潘越云重新包装,让更多人认识,购买。
看他重新'发现'李丽芬,把她转型也是商业上一大成就。

我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事实是没有这一转型包装,可能这两位元老已在乐坛不见天日了。

还是认为早期的潘越云较回味,许是年龄的关系吧。

题外话,有人email我潘越云的枫叶红,迟些会放上。
真是意外收获,感激不尽。

BloodDoc said...

这是哪首歌?

其实我们都还蛮矛盾的,希望歌手不要一成不变,但往往改型过后,我们又不喜欢新形象。
在这方面,也许小虫是成功的,他把潘越云重新包装,让更多人认识,购买。
看他重新'发现'李丽芬,把她转型也是商业上一大成就。

我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事实是没有这一转型包装,可能这两位元老已在乐坛不见天日了。

还是认为早期的潘越云较回味,许是年龄的关系吧。

题外话,有人email我潘越云的枫叶红,迟些会放上。
真是意外收获,感激不尽。

milo said...

是辛晓琪的《走过》

我不强求什么的, 尘缘即是如此, 比如, 与其空泛的向往虚幻的叫作幸福的东西, 我宁愿记取怀里实在的温暖的拥抱, 这样, 即便哪天不再拥抱啦, 也会遗留下温柔温暖的回忆, 至于虚幻空泛的幸福, 仍旧也只会是徒有形式的空洞名词, 就像宗教里所谓的天堂的概念一样

BloodDoc said...

各花入个眼,太过强求执着是引起纷乱的主因。
其实,喜欢就好。至少我们曾经有过那一段年少日子,这么多年后还能够重温,而且还有知音,也算是一种收获。

话说回头,重新包装改型也不是坏事,譬如娃娃金智娟,我倒还喜欢改变形象歌路的她呢。

Daruma said...

老潘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也是我听她最后的一张专辑。血大夫不提我都忘了里面收录了《你会爱我很久吗》这首歌。回想起来,我比较喜欢《你会爱我很久吗》多过主打歌《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我其实也一直追问同样的问题,还是上面的那位MILO朋友心思细密,一言敲醒梦中人 - 不错,我对潘越云的歌慢慢失去兴趣是在小虫定造/改变过后。不过也也许是巧合吧。

看来上面的那位MILO朋友也是为爱听歌和对我们那个年代的歌曲认识很深的性情中人,文笔也很不赖,可惜以前没几乎认识。

-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