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3, 2006

波斯猫的委屈

虽然我很喜欢潘越云,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她在1989年的个人专辑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是我最后一次购买潘越云的唱片。无独有偶,她的演唱事业,至少在销量市场上来说,应该也在过后开始走下坡了。

1987年,潘越云推出了纱的吻。这张唱片的封面设计形式,后来没有在潘越云的唱片再出现过。

这是一个大转型,形象,歌路,概念等。制作人换上了沈光远,也就是后来友善的狗工作室的灵魂人物,他无疑是个人物,但在流行市场来说,他的格调还是稍微难以消化。(沈光远之前是红蚂蚁的队长,友善的狗战绩包括制作赵传,发掘黄品源,还有那张红蚂蚁成员再次合作的收藏珍品 - 罗?*武的坚固柔情) *? - 拼音 hong,网页显示不出

编曲方面,大胆的起用当时非主流的涂惠源,罗希,司徒松及黄韵玲,他们四人也包办了超过半数的曲。第一首歌唐人的波斯猫是林隆璇的作品,他那时应该才冒出头不久, 张信哲早期唱了不少他的作品。

1.唐人的波斯猫
2.离别赋
3.蓝色的回忆
4.有情不如无情好
5.京华烟云
6.纱的吻
7.唇的拥抱
8.耳语
9.最后的开麦拉
10.夜奔

唐人的波斯猫
作词:林隆旋 作曲:林隆旋 编曲:涂惠源

你的心像一个左右摇摆的时钟
无论在唐朝还是现在 时时刻刻不停地转动
你的眼像一个闪烁亮丽的宝石
无论在黑夜还是清晨 总是美丽又带着深沉
你的脚步只有一点迟疑 没有太大的声音
你的脸上只有一点微笑 没有太多的表情


我不知道此专辑销量如何,但如果你问我,这是我最高度推荐的潘越云专辑。
在我的潘越云排行榜(从错误的别离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纱的吻第一,相思已是不曾闲第二。

所以我觉得这张专辑很受委屈,因为它应有更好的历史定位。

 

9 comments:

milo said...

我有这张《纱的吻》, 最喜欢那首《耳语》, 是李宗盛的词

但我最高度推荐的潘越云专辑, 是姚若龙与陈乐融包办所有填词的《对你的十个疑问》, 尽管原曲都是西洋的

BloodDoc said...

对你的十个疑问,潘越云的唱工毫无疑问是炉火纯青,那也是她的十周年。也是友善的狗制作的。
只是,我还是觉得她其实不用翻译及翻唱他人的歌。所以另一张男欢女爱,我也没提及。
话说回头,她的声音还是令人回味。

和你一样,耳语也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总觉得,李宗盛的强打项目是作词。

你会不会还收藏着相思已是不曾闲呢 ?

milo said...

我有一张潘越云滚石24k珍藏版金碟系列, 里面收录有《相思已是不曾闲》及《偶遇》

喜欢《对你的十个疑问》主要因为, 专辑里很有都市人的感觉, 现实里我有都市人的冷漠, 这张专辑里的歌曲仿佛在冰冷的钢筋丛林里得以抚慰、碰触到我的疲惫及心灵深处的寂寞, 即便例如《浮生千山路 》曲词俱佳又富有中华风味, 它却无法萦绕在我心底

《男欢女爱》里, 我喜欢潘越云与马兆骏合唱的《这样也好》

BloodDoc said...

嗯,你的心情是歌曲最好的调味料。

还以为你会有整张相思已是不曾闲,我想找枫叶红,上苍,忘了歌词的一首歌,只为那一点感动,我还能拥有什么及燃起你的爱。
其余四首- 相思已是不曾闲,偶遇,浮生千山路和茶山情歌, 我有。

milo said...

我会时不时代你留意哪里有《相思已是不曾闲》

我觉得《纱的吻》及《对你的十个疑问》这两张专辑有一种整体的感觉, 仿佛是为特定的心情而设定的

历史定位嘛, 历史是无情的, 我觉得对制作音乐的人来讲, 得你这般的知音, 会在多年之后, 仍旧会为专辑所承受的委屈而感到委屈, 也就一点都不委屈啦

我购买的潘越云最后一张专辑是《春潮》

难忘记从前无意间, 在大街上第一次听见播放潘越云《野百合也有春天》, 那种惊艳感觉, 还有那个心里还有温柔感觉的自己, 尽管当时仍只是个小孩

也很怀念罗hong武那张《坚固柔情》, 怀念那首《太阳总是照著月亮》, 短短的歌、短短的词, 歌者的倾诉却是倾泻而出

我是天上最热的太阳
你是天上最冷的月亮

我不断的射出我的光
却从未看清你全部的心房
而我会永远高挂在天上
期待你也永远的环绕在我身旁

太阳总是照著月亮
太阳总是照著月亮

BloodDoc said...

我第一次听到潘越云是错误的别离,那时我已听过刘文正的版本。那时的感觉是这个人唱歌怎么那么动听。
错误的别离和无言的歌是我老哥买的,后来我反听了好几年,其实直到现在, 当然卡带已经坏了好久。

春潮 - 里面的你是我一辈子的爱, 是我听过潘越云的最新歌曲,真是说来惭愧,那是六年了吧。

罗hong武,hong这个字真可恶,显示不出。
下一个帖就开他吧。
世界杯半决赛过后 :-)

加央小鎮 said...

掌柜的, 圣诞老人又来了。
相思已是不曾闲的专辑你找到了没?
我有本地版和台湾版, 但双双都是卡带,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可以割爱一块给你。 因为在阿潘的排行榜里头, 这张专辑是我的第一名。

掌柜的 said...

君正
多谢
但是我没有播放卡带的唱机:-)

有机会到台湾会买下滚石最近复刻的潘越云

Daruma said...

掌柜的,1987年是老叔我做学生最穷最潦倒的一年,所以这张《纱的吻》当年买不起没买。^_^

今天读到这里忍不住上网去找来听听。

看你在这儿和那位Milo朋友一聊起老潘的专辑就没完没了,证明你对这些歌曲还是怀念的。

赶快出山呗。老叔在等你出来玩很久了。^_^

-寂寞难耐的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