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8, 2006

客家阿叔

其实我是不懂客家话的。

只是每次想起这几首歌,仿佛回到那一段日子。那是在马大念书,在八打灵再也与老友租房的日子。那是1992年,巴生谷和今天一样闷热无比。我的室友阿牛,不是那个陈庆祥阿牛,是客家人。 有段时期闽南大哥陈升客家阿叔黄连煜的新宝岛康乐队的这张开幕作品是我们最爱听的,尤其是这两首客家歌,给人一种康乐队的感觉。

非常贴近社会乡土的声音。


阿妹
作词:黄连煜 作曲:黄连煜


你样会没影没迹的乱讲人
害我分你的感情煞来变成迷
看看看看到别人爱来又爱去
我实在唔知你到底爱样般形


妄天自间被一只细妹仔骗到滴滴转

早八早后生的感情就就就来贫


阿妹呀阿妹阿妹你知唔知
阿妹呀阿妹你知唔知
唱出一条山歌来分你听啊 哦......


从头到尾我对你个小心归勺
结果你的表现又像潭来又像浪

到底我讲的着呀唔着

阿哥我今晡日没恁憨累.....


阿妹呀阿妹阿妹你知唔知 阿妹呀阿妹阿妹你知呀唔知


另一首歌女声是还未成名的刘若英

在这恬静的暗晡头
作词:黄连煜 作曲:黄连煜 编曲:黄连煜 女声:刘若英

(男)哦....结局唔使问 做么介爱想
在这恬静的暗晡头

饭也食唔落
目也睡唔落 
想起来实在真冤枉


(女)喂....么介就唔使唱 做么介
想俺
在这恬静的暗晡头

你饭也食唔落
目也睡唔落 
想起来实在真堪该


作你去落背做大爷
作你去落背做乞食

我正唔会愁
我正唔会愁

(男)我也知你唔会愁 我也知你唔会缴
快快开门分我落

唔好害我企到天大光
唔好害我企到天大光

4 comments:

呼吸的747 said...

1992年,我还在槟城念中五,还在混日子
1995年,我才踏入马大
你们医学系念5年,是吧?
当年没能及早认识,如今却在网路世界相逢

世界还真小

我有位同学的Flatmate的男朋友叫陈庆祥
是医学系而且差不多你那个年纪
可不晓得是不是你口中的阿牛呢?

BloodDoc said...

我的阿牛他不卖酒 :-),也不是医生..

世界本来很大,但越来越小了。
网络科技可真神奇,还能让老声音重现呢..

Liyun said...

“我的阿牛他不卖酒”...
哈哈,“卖酒”的那个不是叫“大牛”吗?怎么变“阿牛”了?

BloodDoc said...

倒是, 江山美人里的是大牛,不是阿牛
太多牛了... :-)

想起酒家人凤姐也怪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