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06

美丽与哀愁

我的所谓听歌生涯到了大概九十年代初就走下坡,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差不多告老还乡了。
自认不是歌迷,因为一些歌手,我在八十年代买了他们的每张专辑,但到了我的退休期,对他们却不闻不问,这不是歌迷的行为。或许,只能算是个听歌的过客吧。

陈淑桦就是其中一位这样的歌手。

七十年代在百代唱片陈淑桦已推出多张专辑了。

第一次真正认识她是 1987 年的 "等待风起",陈淑桦加盟滚石唱片的首张专辑,在马来西亚还是百代发行。没有多少人记得这张唱片了,我对它的印象也极其模糊。

1988 年,李宗盛制作,名为女人心的专辑推出,这是陈淑桦晋升巨星的 第一炮。很李宗盛的味道,女人心不是歌名,最著名的大概是那首那一夜你喝了酒。

1989 年,陈淑桦创造台湾史上最畅销专辑的历史,这就是家喻户晓的梦醒时分了。这张专辑其实名为跟你说听你说。一首梦醒时分横扫流行歌坛,到今天,很多新生代都会哼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说,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我并不是标新立异,我总觉得,她这两张专辑名气太大,令多数人忽略了真正的陈淑桦。

1988 年末,在女人心与跟你说听你说这两张专辑之间, 有一张叫作明天还爱我吗的专辑。奇怪的是,不是李宗盛制作,而是陈升。如果我选八十年代台湾最佳唱片,这张肯定前十名。里面有首从来没流行过的歌 - "哗笑的街",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歌之一,但是由于不是主流,再也找不到了。听听美丽与哀愁,或是明天还爱我吗,你会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何前面所说的两张专辑会掩盖它,或许是李宗盛的原因吧。

美丽与哀愁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唐奕聪

如果你一不小心
发现我心中的秘密
不要因为我的哀愁
你可以悄悄的离去
因为我并非故意
发掘你心中的忧虑
所有你想像中的美丽
都会在叹息中渐渐老去
别常常谈论你我之间的差异
会在阳光四射的日子 飞离
我故意忽视你我之间的忧虑
会在每个心慌的夜里暗自哭泣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明了男人的心情和期待
曾经以为迷失的哀郁
填满我想像的空白

我想我却不明了期待的背后是什么
曾经以为不再的哀愁
又填满漫长的空白日子


1990 年,"一生守候"。
1991 年,"聪明糊涂心"。

这两张都值得收藏。

再接下来的专辑,我没有听过了,即使到了今天。
啊,在卡拉OK,倒听过有人唱 - 说吧,说你爱我吧。

题外话,陈淑桦倒是难得的人甜歌美,我是拿她和其他实力唱将例如潘越云齐豫比较。
据说,她因为私人事务在退隐歌坛,也算是美丽与哀愁吧...

3 comments:

greenpasture said...

哗笑的街: Hey, 一天将要过去....

BloodDoc said...

这里可以试听,但音质很差。
http://www.71yy.com/song/38019.htm

哗笑的街 (演唱: 陈淑桦 )
词:王新莲 曲:孙伟明

嘿!一天将要过去
而我仍等在这里 不属于来往人群
夕阳已渐渐地滑落
像你伤情的承诺 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是不是这次我注定要错过
最不寻常的温柔 淹没在漫漫人海中
在黄昏时候 我站在街头
让风儿吹得影子重迭交错
只为了寻找你熟悉的脸孔
冷冷的街 漠然的脸孔
像每个人有不同的悔恨
而我只在乎 你能够了解我

嘿!一天将要过去
而我仍等在这里 不属于来往人群
街灯也苍茫地闪烁
是苦涩里的甜蜜 溶解在幽暗的夜
是不是这次我注定要错过
最不寻常的温柔 淹没在漫漫人海中
在黄昏时候 我站在街头
让风儿吹得我泪眼婆娑 只为了寻找你熟悉的脸孔
哗笑的街 漠然的脸孔
像每个人有不同的悔恨
而我只在乎 你能够发现我

黄昏时候 我站在街头
让风儿吹得影子重迭交错
只为了寻找你熟悉的脸孔
冷冷的街 漠然的脸孔
像每个人有不同的悔恨
而我只在乎 你能够了解我

呼吸的747 said...

看你的新贴,觉得很熟悉,还误以为你播过了《哗笑的街》,原来是因为此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