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1, 2006

红丝带

十二月一日,红丝带。
世界爱滋病日。
为了你的家人孩子社会国家地球,请洁身自爱。

张艾嘉说故事。

我的朋友
撰词: 张艾嘉 口白: 张艾嘉

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我们就称他为“李”,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了,突然去年来了个电话,说是想看某歌星的演唱会,虽然这演唱会的票子很难找,可是我还是想尽 了办法找给他,我们约好了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本来就很瘦的他现在只剩下了一半,他头发又干又黄,脸色又发灰,他一直跟我解 释说,这一年多来他病了,可是现在好多了。他还带了一盒枇杷给我,说是特别带给我的,我把枇杷放在车厢后面,忘了拿出来,几天以后,我打开车厢,发觉枇杷 都烂了。

过了几个月,台北传来李的消息,他死了,死以前,他不太愿意见任何人,他们都说,他是爱滋病死的。

忘了说一件事情就是,那一次李还介绍了他的一个 朋友给我认识叫“卢”,人长的高高大大的,今年我居然接到了他的电话,又是要看演唱会,虽然和他不熟,可是看在李的份上,我还是答应了,可是他居然还要求 说“我要看哪一天哪一场的演唱会”,我心里想这个人怎么那么不客气,等他来了香港拿票的时候,我也不客气的告诉他说“你要晓得这是我找人排队去买的,而且 我买不到你要的那场,要不要随便你了。

当然他还是要了,而且还约我在同一家咖啡店见面,我不想和他喝咖啡,就说“那我们在门口见好了。”

那天,那天我还迟 到了,门口也不能停车,我气的不得了,突然他敲我的窗子,我摇下车窗,把票递了出去,卢急急忙忙塞了钱和又是一盒枇杷给我,我连忙说“不要了,不要了。” 可是他已经跑走了。

我一抬头一看,我居然看到卢魁伟的身子现在只剩下了一半,他急忙向前跑,身子在风里面飘呀飘的,我楞在那里,许久许久都没有动弹,我心 里觉得好抱歉呀,为什么我会对他不客气,如果一个演唱会能够带给他快乐,和一些美好的回忆,卢,请你不要忘记,明年再打电话给我。

我真的是觉得好抱歉。

7 comments:

Way said...

这是《爱的代价》里头,我很喜欢的其中一个 TRACK,每一次听都很感动。

怎么近期大家忽然感性起来,写的文字不经意地散发 “煽情” 的味道,还好我临走前赶得及搭上了这趟感性列车 ……

Way said...

它后面不是还有一段音乐吗,加上去感觉会更好…

kite said...

一直再想,为什么是琵琶?

BloodDoc said...

way少
那段音乐很短,大约只得半分钟
名字叫作默哀,很有默哀的味道

张艾嘉这张爱的代价,我总觉得词比曲优秀
这是我个人不很喜爱的张艾嘉专辑

BloodDoc said...

kite
枇杷,是一种水果,也许台湾人喜欢作为礼物吧
它形似琵琶,故称枇杷

Way said...

我恰好相反,《爱的代价》是我最喜欢的专辑之一 (不仅仅是张艾嘉的)

BloodDoc said...

我较喜欢前面的忙与盲以及你爱我吗
最大的原因可能我比你老几年
那两张专辑的发行时间是我的听歌黄金青春年代嘛 :-)
当我们在这儿话当年,就是老化的迹象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