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6, 2009

我所不能明白的事


熙熙攘攘后,塵埃看似落定,國陣在看起來是副首相在首都坐籌帷幄之下,奪取了百里之外的霹靂州政權。

暫時姑且不論國陣重奪政權手段的正當性和合法性,我一直在想的一個問題其實是國陣為何如此苦苦堅持不屈不撓的硬是要將霹靂州在這個時候奪回來。

國陣要拿回霹靂,不得不靠那兩只就要開庭受審的過街老鼠來濫竽。這兩只一黑一肥的老鼠,左看右看無論如何漂白粉飾都只是累贅,將它們收留在家里還真的是帶來霉氣。霹靂的吊詭就在這里,短期內誰要執政,就必須養老鼠。當然權位官位誰不要,民聯其實如果可以也要硬著頭皮和這兩只老鼠繼續共枕假假相親相愛。但是老鼠看來對國陣的肥油比較垂涎,才上演了一出比王晶電影還要不合邏輯的退黨鬧劇,還天真的用老鼠腦袋相信選民會相信他們是為了正義不是為個人利益跳槽。

然后又推出一個小丑來跳梁,不知道是讀書讀得太多還是看戲看得太多,把自己幻想成特洛伊的木馬。結果以為幫自家人搶了絕世美女海倫回家,才發現這個女人像蘇格拉底的老婆一樣潑辣得很,更本無法制伏。

后來副首相也許看到龍現身了,想要點上兩個眼睛,看似好不容易終于說服了黨齡二十多年的貞烈女打破貞操坊離開那個據說極度薄情的男人去尋找一個更好的歸宿。豈知這條龍和海倫不是美女一樣,原來是一條蛇,本來要畫龍點睛結果變成了畫蛇添足。

結果道德上破產、民心上破產、倫理上破產、或許荷包的洞也破了不小。

國陣拿回了霹靂,但是他們得到的是什么?這塊燙山芋,拿到了手仔細一看,竟然只是一塊熱烘烘的米田共。

國陣軟硬兼施要回霹靂,難道只是因為吞不下上屆大選和補選失敗的怨氣?巫統能夠經營幾十年,不是省油的燈,難道不懂得小不忍則亂大謀?

國陣軟硬兼施要回霹靂,難道是因為沒有執政霹靂,他們的中央政權會在近期倒臺?沒有跡象顯示這一點。

國陣軟硬兼施要回霹靂,難道是沒有了霹靂,中央政府會窮到破產?霹靂也許還沒有這個榮幸。

國陣軟硬兼施要回霹靂,難道是霹靂倒臺,反對黨就會風消云散瓦解?所謂窮寇莫追,將反對黨強硬逼入死角,只會讓他們明白更加必須異中求同,反撲反而會更大。

國陣軟硬兼施要回霹靂,我真的是不明白。

突發奇想,會不會因為認為自己是動物園,老鼠青蛙走狗是他們專有的寵物,所以容不得別人擁有它們,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拿回來關在自家的籠子里?

如果你明白和了解原因,請告訴我。

如果你和我一樣不明白,來我們一起喝咖啡,然后合唱拿一只鉛筆畫一個真理,猜猜那是一個怎樣的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