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8, 2009

我依然不能明白的事

經過三個月,我左看右看還是不能了解國陣強搶霹靂政權到底是為了什么?三個月前我不明白,現在更是不明白。

昨天本來可以沒有這么糟糕的,我是說對國陣來說。

昨天他們可以靜靜的進入議會廳,讓議長重復駁回他們的動議,讓議長動用武力將十個人抬出議會廳。如果他們假裝好人一點,至少媒體可以粉飾國陣是多么的溫文儒雅,民聯是多么的野蠻霸道。反正占霹靂 · 渴第二 (Zambry Abdul Kadir) 又不是議會選出來的,他有當代皇帝的委任狀,民聯在議會搞完之后他還是可以風風光光的以免死金牌鳩占鵲巢繼續占領霹靂。

但是權力使人自大,權力也使人瘋狂,權利更是使人愚笨。

結果我們看到了這么一幕。

照片摘自互聯網

更看到了這么一幕。
照片來源

多數選民不是政治評論員也不是部落客,多數選民對國家機制運作三權分立等等大塊頭課題并不了解。路人甲乙丙丁不理權利轉移是否合乎憲法,路人甲乙丙丁也不在乎州務大臣君權神授是不是堂堂正正。對多數人來說,政治不外乎感覺,而這種畫面正是讓選票越來越遠離國陣的感覺。

如果說 308 時反對黨放一個芭比娃娃當候選人都可能打敗國陣,那么接下來的補選和全國大選更是不用說了,櫥窗粉飾急急忙忙將興權會領袖釋放也抵擋不了西華古馬被拖出議會廳的負面震撼。

這一場悲劇過后,馬華、國大黨和民政還有什么立錐之地?馬漢順醫生再繼續淌這一潭渾水,恐怕到無官做時連病人也不愿來看這位心臟科大醫生,難保將來不會落得像許姑娘一樣老鼠過街,恐怕得移民到沙巴去。

還有還有,P142 拉美士,老爹要扭轉乾坤,就在今夜。還等什么?

就在今夜
作詞:邱晨 作曲:邱晨 演唱:金智娟(娃娃)

就在今夜我要悄悄離去
因為你曾經說 你對我不再感覺溫柔
就在今夜我要說一句話
也許你不相信 可是我願你記得這句話

這句話就是我想你 雖然你已經不再愛我
就在今夜我要離去 就在今夜一樣想你
雖然心中難過 但面對你的冷漠
只有輕輕留下一句 我想你

就在今夜我要離去 就在今夜一樣想你
雖然心中難過 但面對你的冷漠
只有輕輕留下一句 我想你

6 comments:

高猪 said...

看凤姐打那个"V"手式,几兴奋呀她!

maileng said...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谢振凌|사진릉 said...

真係冇眼睇...

听说马医生的心脏专科已经没什么生意了,据说是在他治疗病人当中,病人仙逝,被人传遍,所以才走政治路线。(以上都是道听途说的)。

Anonymous said...

"我两百万终于过账了!!!“

耳朵姑娘 said...

我想是那刚上任的老大要秀秀他的能力。

Anonymous said...

馬華民政諸公,至少要學會什麼時候需要保持沉默。不至於招惹人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