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6, 2007

蜡炬成灰泪未干

冷井情深,林良乐,大概也有四分之一个世纪了。

那个时代这个形象的女歌手还有李丽芬,再后来点还有潘美辰,一时想不起还有哪些歌手走这个路线。李丽芬转型成为妩媚成熟女性,林良乐后来应该是淡出了。

漫长的寒冷后真的可以烧出最终的沸腾吗?只有歌曲和戏文这么唱罢了吧,现实中多是天天天灰,将我心覆盖得即将死亡。

冷井情深
作词:杨立德 作曲:钮大可 编曲:陈志远 演唱:林良乐

你从来不问我有多么深
你从来不问我有多么冷
那不是我愿意拥有一小片仅存的天空

你从来不知道有多么浓
你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那不是我能够居留 也不是你能够忍受

再久的时间我可以等 再长的寒冷我可以忍
冷井情深 冷井情深 等一次最后的沸腾

据说农历新年之前答应过别人或是欠别人的东西都要还清。

之前答应了在不知天涯还是海角也不知有没有断肠的老太太这首歌,趁着年这只怪兽还没抵达之前兑现给她。

这是印尼传奇歌姬 Hetty Koes Endang 的版本,很老了的一首歌,很可能是我第一支会哼的流行歌曲,那时当然不知道歌词再说些什么。

她说:我跋山涉水想将你忘掉,但凡夫俗子还是魂萦旧梦。

心已溶解成灰烬,泪会干吗?

Hati Lebur Jadi Debu
演唱:Hetty Koes Endang

Titik-titik noda, tertinggal di dalam dada
Guratan hatiku masih ada
Terguris di mata, pahit ku rasakan
Hari ini hati masih luka

Telah aku cuba, melupakan segalanya
Namun titik terang tiada datang
Langit makin cerah, luka makin dalam
Hati ini hancur jadi debu

Hanya satu, yang ku sayangi
Tiada pengganti, sampai saat ini
Hari-hari, langit kelabu
Menutup hatiku, serasa 'kan mati

Bukit 'kan ku daki, laut pun ku seberangi
Agar dapat lupakan diri mu
Namun apa daya, aku manusia
Gagal menghapus kenangan lama

11 comments:

yy said...

林良乐的歌我只记得《温柔的慈悲》。

Daruma said...

佩服!佩服!连林良乐你都记得(我在怀疑你在看病以外是不是还有干与音乐或唱片这一行有关的业余工昨。嘿!嘿!:-))。。。

如过没记错,林良乐有个绰号叫“北极熊”。

原来Cbox留言板上的“hetty 姐来了”是这么解的。。。我还以为是你跟老太太她们三缺一的暗语。。。哈!哈!哈!会错意。Pai-sei! Pai-sei!

Wois said...

很好听!!!

添健 said...

那个时代这个形象的女歌手,叶欢也算是其一吧?虽然叶欢多了几分柔,不过一样冷。

歌吧老板,给你拜年来了!所有的泪,就在新年的蜡炬成灰之前,让它们统统挥发到空中,化成喜悦的祝贺,和明天的希望。

milo said...

仍旧记得
你遗憾没有拥有潘越云相思已是不曾闲专辑
机会来了!
有你的心呢
农历新年快乐!!

老太太 said...

老太太......(伤心到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 said...

哈哈哈,假的啦!
化灰化烬的歌很好听,老太太猪大家新年发大财!拜拜!

夏至 said...

夏天已至的伪装/
辗转无力的遗忘/

碧绿荷塘 said...

猪年来咯!
恭祝血医生一家人欢乐连连。
^_^

BloodDoc said...

大家彼此彼此开心快乐发大财。

老太太
有没有心情弄个满汉全席?

周先生伉俪
明年你们应该会在马来西亚过年吧?

daruma
我曾经卖过唱片,卖的是马来唱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BloodDoc said...

milo
衷心感谢,我会留意的,希望会在马来西亚得里亚市场出现。
也祝你新年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