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往事并不如烟

玩那类怀旧游戏真是可怕,除了可媲美潘安的玉树临风照片曝光,还出现了曾经来舍下吃午餐的小学妹,还有还有不禁就想起那一段日子

想想原来没有留下小时候老家的照片,真可惜。马马虎虎放了唐人街的牌楼,虽然不曾住在那儿。

又想起更小时,刚上小学的时期吧,从邻居玩伴那里学了这首歌。那时我们还常常来个排排坐摇头晃脑的大合唱。

那时邻居可不少啦,除了我们家里几只小鬼头,还有阿花阿碧阿娇阿珍阿兰阿明咪咪.......

还有门前那一片让我们野的草场。我家在那里。

我家在那里
作词:刘家昌 作曲:刘家昌 演唱:刘家昌

南风又轻轻吹起
吹动着青草地
草浪缓缓推来推去
景色真美丽
夕阳也照着大地
绿草披上金衣
草浪夕阳连成一片
真叫人着迷

每当我经过这里
忘掉一切忧虑
还有一条青青小溪
伴着青草地
顺着小溪看下去
木屋站在那里
那是我温暖的家
我住在那里

喜欢猜谜的老太太说掌柜的不小心在某处留下了张火车窗玻璃里自己的倒影。急急忙忙要去毁尸灭迹,但只找到这张,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倒影。

反而是不自禁哼起了这首歌。

那也是青裤白衣的年代,大约是中二中三的时候吧。收录在梁文福的一步一步来专辑里。

还记得当时学校流行中秋晚会之类的活动,其中一个活动因为不停的播放细水长流,结果在同学间捧红了这张专辑。

那也是四分之一个世纪的事了。 原来往事真的并不如烟。

我望着镜中的你
作词: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演唱:梁文福

我望着镜中的你
时间是一场游戏
许多的故事它不说谜底
原来都写在你眼里

从前曾经看着你
一副少年神气
多少的梦要告诉你
后来再次看到你
你的沈默不容易
看你将无奈抹去

今天仔细看着你
你我都要珍惜
我们依旧是自己

我望着镜中的你
望穿了我的过去
激动和温柔都经过我心底
却在你脸上留痕迹

从前曾经看着你
年轻就是道理
眉间有多少决定
后来再次看到你
喜和忧混在一起
说不出名字的表情

今天让我看着你
我们都已不介意
你相信我我相信你

30 comments:

夏至 said...

血大夫,
《我家在那里》翁倩玉唱的版本比较好听,(是她罢?)似乎是一部电影的配乐,一个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的女子,瞒着人决定去偏远的孤儿院贡献自己的余生。(不知道得的是不是血癌?)
你的这首歌让这段记忆回来,真神奇。

BloodDoc said...

听过甄妮唱的,好像是原唱者。她是不是唱电影主题曲的那位?
电影我倒没看过。
姜育恒也唱过,不过我不喜欢他的唱法。
还是觉得刘家昌比较有味道。

记忆其实是很清晰的,往事怎么可能如烟呢?

夏至 said...

血大夫,
上面描述的电影应该是《爱的天地》的剧情。跟这首《我家在那里》没有关系哩!那么你有没有《海鸥》?

awan said...

“我望着镜中的你”,一首我很喜欢的歌。
不晓得为何,听这首歌,我总是感动不已。
镜中的“你”,和现实中的“我”,都在淡淡的描写中长大。
那张专辑不叫“一步一步来”,是“好与不好之外”。

yy said...

> 往事怎么可能如烟呢?
那是因为你的记性太好了吧。

我是佩佩 said...

嗯梁文福也曾经陪我长大

老张的三个女儿新加坡派历史考试前夕太多太多一步一步来紫竹吹新调麻雀衔竹枝好与不好之外好了歌一个东方男子的悲剧某某人住在很那个的小镇有些人和很多人记住你电话号码的方式细水长流说时依旧爱的名字让夜轻轻落下蓝与红岁月列车只是经过...

我就是那样长大了
人老了但歌没老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家在那里》都出来了,血医生,你怎么总是不知不觉透露自己的年龄?:-)

既然提到翁倩玉,那她的那首“喂,喂,不要怕… …”(我一时忘了歌名)你什么时候要献给小家伙?

tumi said...

还真意外呢。刘家昌是大婶年轻时的偶像,自己打工赚钱买的第一张唱片也是《我家在哪里》(没记错的话,是在1973年)。《我》原唱者应该是甄妮。当然最喜欢的是刘的版本。电影女主角是唐宝云,那个咸丰年代影片《养鸭人家》的女主角。故事讲些什么都忘了,反正刘派电影是同一个调调儿,许多的音乐,一大片的草地,还有海滩,乱文艺的。印象深刻的是黄昏时刻,男主角背着一支吉他走在铁路上,背景音乐是很好听的口哨声,还有那一片草浪缓缓的青草地。。。

awan said...

“喂,喂,不要怕… …”
747 說的是“自己跌倒自己爬”嗎?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是是是,老了,连歌名都记不起:-)

Way said...

感覺好可怕,好像來到 “樂齡之家” 或 “松鶴之夜” ……

怎麼年代越走越久遠?!

Way said...

“喂,喂,不要怕… …”,我聽過,在一齣叫 “梅珍” 或什麼的電影裡面。

BloodDoc said...

阿晚
谢谢提醒,那张专辑正是好与不好之外。人老了,原来往事又如烟了,呵呵。

yy
看,记忆不是地久天长的。是掌柜的强说愁罢了也 :-)

小学妹佩佩
梁文福在马来西亚是三代同堂的偶像吧,可惜现在的中学生也许不认识他了。

机长
那两位记得电影剧情的才是真的....嗯,不年轻了呢。我们的"老",在他们的眼里还未入流哪。
自己跌倒自己爬是翁倩玉唱的吗?倒真要去找来,因为是翁小姐唱的嘛 :-) (哈哈,若你猜到,别告诉他们为何对翁小姐情有独钟)

way 少
时间继续往前走,我们且越往后退。你这个少年不久也会近墨者黑变成老古董了。

BloodDoc said...

tumi 大婶
终于看到你留下值千金的字 :-)
此间辈分最高村民奖应该是非你莫属。
唐宝云这个名字还真有点熟悉。

老太太临别秋波 said...

血大夫,
你不要害我。我听翁倩玉的时候是《当年我们才九岁》或者《当年还不到九岁》的时候。
各位朋友,我在此宣布,老太太成立新的部落格,你们不用上梁山了,我的快乐天地就叫《当年我们才九岁》。欢迎光临!

tumi said...

电影是《晚秋》。《我家在那里》是主题曲。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自己跌倒自己爬》我听的是翁倩玉版本(应该是吧?!)但不晓得原唱者是不是她。

我那么冰雪聪明(和本机长不相熟的看官千万别呕吐^_^)怎么会不知道你说什么呢?

老太太,看你写临别秋波,还以为你要告老还乡去了:-)

碧绿荷塘 said...

我們要到哪裏去找老太太的快樂天地?

Daruma said...

这里"强说老"的格友太多了,我想迟早歌吧掌柜会把这儿改名为"老人惧乐部"也不一定...哈哈哈!

年轻的老太太 said...

Daruma,
不用啦,不用从此成立乐龄俱乐部。你都写了,那是老人"惧"乐部嘛。我们都是惧老的。
今天我带头变回年轻。

各位学妹,血帅哥在帮我弄新的部落格,只是还不知道要叫个什么名堂、大家一起给点子好吗?快快啊~越快弄好就越快可以玩!

Daruma said...

Pai-se! Pai-se! 老是错字连篇,中文程度不行还学人家出来行走江湖...唉....世风日下,道德倫茫,有辱家门啊!! :-)

老太太纠正得是! 小生"永远二十五岁"的Daruma在此有礼了...

哈哈哈!!

Daruma 小学老师 said...

哎呀你真的是丢人现眼啦—— 道德“沦亡” 不是“伦茫”。快点跟薄荷糖报名学中文去!

Khai Suan said...

梁文福的专辑里有一首很好听,但不是他唱的,叫“我读过了她的酒窝".
我非唱喜欢。

碧绿荷塘 said...

薄荷糖的中文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哪裏敢在諸位才氣逼人的學姐學妹門前弄斧啊!

我是佩佩 said...

"我读过了他的酒窝"好像是梁文福作的曲,周策纵写的词

~~我读过了他的酒窝,那儿写着天真,笑和无心的错。只不懂只不懂,那最后的两行,它像是皱纹,又像是春水的微波,我将它一字一字念过,美不可言,爱不可说~~

啊含蓄非常

Daruma said...

哎呀呀呀... 又丑态百出了! 真的是越摸越黑,丢人现眼,无地自容啦! :-)

报告老师,
我到薄荷糖阿姨那儿去报名了,但薄阿姨说我太笨,面目可憎,而且上课时喜欢捣蛋跟捉弄女生(包括女老师),所以:不收.退货. 唉...朽木不可彫,儒子不可教,真是对不起烈祖烈宗洛!

你死不要脸的不肖弟子上

哈哈哈!!

(P.S. 薄老师,素不相识的也拿你来开玩笑,希望你不要介意跟多多包涵...嘻嘻!)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Daruma, 你很得空呢,又出来为非作歹,欠我的东西不要忘记还哩:-)

Daruma said...

啊!上的山多终遇虎哦...

整个星期忙忙碌碌,刚被"放出来"就来此间逍遥逍遥,那知贴留言一贴就好像会上隐一样...终于还是"妞婆守晤到寡",忍不住出来惹事生非...唉...天网恢恢,结果被管家捉到了:-)

机长,Daruma老叔的"牙齿当金驶",今晚一定"两肋插刀"给您老人家搞定! 哈哈哈! :-)

BloodDoc said...

daruma
几天不见,原来是闭门练功去了.. :-)

老太太
我们都在引颈长盼你的新家呢

Anonymous said...

Do you have 梁文福 - 望穿今昔 lyrics?
I missed it. please contact
"c19060352000@yahoo.co.uk" TQ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