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5, 2007

一个叫老的怪兽

猪年叩门,真的变成老人家了。

老友们电邮集体拜年,竟然引来了两张廿年前的旧照片。看到一张张熟悉又和今天迥异的脸孔感慨,就知道那个叫老的怪兽已经悄悄的张牙舞爪了。

白衣青裤蓝裙,但愿当年我们的青春都曾经飞扬过。

飞扬的青春
作词:高慧娟 作曲:高慧娟 演唱:大学城全体歌手

有一首歌轻轻唱过 在我们的年轻岁月中
有一个梦静静流过 在我们的心中
或许时间带走一切 拥有过的季节
但我们会永远记得 那段曾在阳光下的日子

飞扬的青春 有泪水也有笑声
你我都相信 我们曾走过年轻

飞扬的青春 点缀亮丽的缤纷
让成长的足迹 走过自己

飞扬的青春 有泪水也有笑声
我们都相信 我们曾走过年轻

飞扬的青春 点缀亮丽的缤纷
让成长的足迹 走过自己

看到这张照片,不禁想起那年我们差一点点十九岁的年少岁月。想起那年我们骑着机车,偷偷摸摸学抽烟学赌博,当然想起马兆骏,他的歌声依旧笑春风,然而人面已经不在了。

老朋友们,你们都好吧 ? 还记得那年我们躲在戏院里看龙兄虎弟,听到阿伦唱这首歌时不知不觉的感动吗 ?

朋友
作词:向雪怀 作曲:芹泽广明 演唱:谭咏麟

繁星流动和你同路
从不相识开始心接近
默默以真挚待人 

人生如梦朋友如雾
难得知心几经风暴
为着我不退半步 正是你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
你我那怕荆棘铺满路
替我解开心中的孤单
是谁明白我

情同两手一起开心一起悲伤
彼此分担总不分我或你
你为了我 我为了你
共赴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
朋友

51 comments:

Daruma said...

血大夫,
你这首"飞扬的青春"终于出现来啦!前阵子看你在此间贴了那么多首这专辑的歌曲,就是没它的主打歌,还本想迟些问你要。难得又再次的如愿以偿。谢谢老板!

好可爱的“老”同学相片!。。。:-) 可不可以来个“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有奖游戏?猜哪一个是掌柜本人。猜中的送上烤鸭一只,管家的飞吻一个(老爷的可免也!! :-))。。。呵!呵!呵!呵! ;P

Daruma said...

"妖秀"咯。。。(中文不知怎么写,槟城话是这么说的)! Daruma这位老叔又在为老不尊,吃饱没事做,又在这惹咱们家机长这位“犀利”的Penang Mari。。。看来老叔“买棺材嘸知定”咯。。。哈!哈!哈! :-)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福建话是"妖秀",中文是夭折,不过,讲"妖秀"比讲夭折好,感觉上没那么缺德,哈哈

飞吻不就个“飞”吻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猜的游戏可以进行,不过,估计那位玉树临风的掌柜不会开估,你们还是静悄悄地email问我好了

我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来认掌柜,大合照比较棘手,小合照简单多了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阿伦的《朋友》是我们最早接触的《朋友》歌吧?齐秦的《朋友》我也蛮喜欢,至于周华健的《朋友》则属于八字辈的了

我是佩佩 said...

嗨血医您好
我是从大学学姐的部落格上link到您的地盘
后来又从瓜丁朋友处得知
很多人都喜欢到您的部落格逛逛
因为这里有好听的老歌
以及大家共有的记忆
可是一直不知道您是谁
直到今天看到维新的老照片
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面孔
真是惊喜连连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您是谁
不过
谢谢您给了我美好的文字和回忆

老太太猜谜玩 said...

小合照里左边那个穿白衣及浅蓝色短裤的,我猜就是掌柜的,凭747 机长这句话——

人人都赞小家伙清秀和漂亮,有掌柜的影子

——反过来对比就可以了。我猜对吗?猜对的话就省下两只猪脚。猜不对就孝敬掌柜的两只猪脚另外奉送一条香肠。ok?!

老太太 said...

机长,

福建话是写成“夭寿”罢?!

老太太猜谜玩 said...

左三那个也“清秀和漂亮”...

BloodDoc said...

“夭寿”是折寿吧 ?

daruma
决定让旧照片曝光时突然才发觉飞扬的青春还榜上无名。

机长
阿伦的朋友正是我们风华正茂的年代吧,缅怀那一段无忧也无知的岁月。

佩佩
马马虎虎你是学妹吧 ? 有点好奇你从哪儿来到这里。相信你比我们年轻许多。

呵呵,想起老太太常说 "亲爱的学妹们",今天我也可以道貌岸然说同样的话了 :-)

BloodDoc said...

老太太
这个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只有一次下注机会,两只猪脚和一条香肠记下了,嘿嘿。那小子是年轻时的李宗盛哪,用放大镜在仔细看看吧,哈哈 :-)

第二次下注不算数,因为违规了^_^

还有
除了清秀和漂亮
好要玉树又临风
(当然是反过来对比)

Way said...

兩張照片都看了好幾次,還是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看來,我的近視加深了!

大家的留言也看了一遍,還是沒有任何頭緒,看來,我的腦袋也生銹了!

這是未老先衰的徵兆?還是因為參多了你們這些老人家,所以,近墨則黑??!哈哈!

kns said...

左看右看,第一张照最左边一位就是第二张照左边第三位。。。(再看看血千金,还有747机长的“一点点”论。。可是,年轻时的李宗盛,这就有点难了,十多前的李宗盛没有戴眼镜吗?威少又说此地无银三百两,耐人寻味叻!嘿嘿。。)

之前有吉普赛的季节,现有飞扬的青春,真让人怀念白衣青宽裤的时代。

我是佩佩 said...

嗯说来话长

我是佩仪表哥善勇兄的“小”朋友
结果从小题大做走到蚂蚁窝然后看见那里有一架747最后发现那年我们十九岁

这一路走来
才惊觉很多人都是我的大学学姐
更惊讶的是在MSN聊天时
瓜丁朋友也极力向我推荐血医的老歌
直到最近看到维新的老照片

老实说
照片里的人我一个也叫不出名字
(包括那位老师)
可是觉得很面善
(因为瓜丁很小所以其中一定有我朋友的哥哥姐姐我是这么想)

后来细细研究
发现自己“应该”很小
因为照片里的Hari Penyampaian Sijil的布景很土
(至少我那年代不是这样子的因为Pn Wee当年已经把Dewan发展得美轮美奂了)

无论如何
谢谢您给了我们好听的老歌
以及重温旧梦的机会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哈,我昨天下班之前本来要给提示的,可是留言打到一半,小黄瓜就来了,所以作罢

其实,要认出掌柜并不难,只要从他的夜夜笙歌之友部落格的篇章获取clue,冰雪聪明的你们准会猜到,怎样,各位,有兴趣寻宝吗?那寻宝游戏就开始咯

掌柜,有无后悔刊登这些照片?明知这儿卧虎藏龙,你还不怕死?!

way少,怎么猪年一到,你也变成老人家了?

老太太,是hor,“夭寿”比较对,哎呀,当年是那条瓜告诉我是夭折的?!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杨善勇原来是佩仪的表哥哦?佩佩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个“大”朋友呢?

碧绿荷塘 said...

我猜是小合照的左三。
就赌一只烤鸭。
想不到我没有回家过年,也可以赌博。
哈……

老太太 said...

“第二次下注不算数,因为违规了^_^” ???????

这是什么话?你又没有明文立下规矩。
我现在更加觉得小合照左三的确可疑。待会我就去联络我在 Wolfsburg 的朋友。嘿嘿!(另外,没有见过血大夫的学妹们,他的《德国南部》里有张火车窗玻璃里自己的倒影,快快去比较。)

猪脚香肠省下来了,不过可以以一杯啤酒安慰输家......

BloodDoc said...

火车窗里的倒影
老太太
佩服佩服你竟然挖出这张玉照来,我瞪着这张照片许久,在想这个火车窗里的倒影是不是我,那家伙倒是不难看,好像应该是区区在下吧:-)

我们这些老家伙还真玩物丧志哪,连小学妹也来了。
佩佩小学妹,世界真神奇,通过我也从不认识也没见过庐山真面目的蚂蚁佩仪竟然把你引了过来。
我们没这么老哩,这张照片是黄校长的时代的呀。
顺便问一下,你是当记者的吗?还是你有姐姐当记者的?

Way said...

聽大家這麼分析﹐果然撥開雲霧﹐看見明月了

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BloodDoc said...

kns
是我词不达意,年轻的李宗盛不是我,我是说老太太讲的 小合照里左边那个穿白衣及浅蓝色短裤的 是我们同学中的李宗盛啦,不是说我 像李宗盛,掌柜比他好看多了,嘿嘿 :-)

way 少如果不是未老先衰就是放烟幕高手..

薄荷糖
几日不见,一跳出来便来猜谜,等你回来烤鸭宴会打印这张图印证吧,看看谁请谁吃烤鸭。

老太太呀老太太
啤酒太便宜啦,安慰输家来瓶白酒如何??

BloodDoc said...

机长
原来这些老人家这么聪明,又会推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让神秘一米八美男子曝光,呜呜...

way
你竟然和我在同一时间留言

老太太猜谜玩 said...

血大夫,
照片不是这张。我记忆中另外还有一张背着背包的。你何必故意混淆视听?!
我请你喝我们波鸿产的地道啤酒,这还不够吗?
这游戏好玩,好玩。对脑损坏工程极有帮助。

awan said...

兩張照片引來最多留言的記錄,值得吧,老爺?

greenpasture said...

All the boys got hair, hence I have lost my clue to guess which one is BD.... :D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哎哎哎,都怪我不好,应该早日上网回复你的邮件阻止你让照片曝光,这下可没了

薄荷糖,你明明都见过他的照片还来乱猜搞坏市场

我发觉你们这些参与者还真不够专业,明明有一个线索是“玉树临风”,怎么猜来猜去都没找个玉树临风的来猜,哎哎哎~~~

还是GP的答案比较有建设性,哈哈

再多给一个提示,掌柜的确比李宗盛靓仔:-)

碧绿荷塘 said...

我可是很認真猜的哦!
血醫生都說他變老人家了。
也不容易找出來哦。

血醫生,我前兩天陪玩,所以不得空逛部落格嘛!

France said...

那段岁月是回忆的家。

那一段骑机车的往事。。
也没想到马兆骏已悄悄的离开。

想念我亲爱的老朋友。

我是佩佩 said...

嗯我曾经站在新闻线上
所以因工作之便惹上了善勇兄(哈哈)

哈我姐姐也曾是记者
不过是摄影记者
难道血医您已经知道我是谁家孩子了??
(看瓜丁多小不过要保密哦我怕被人绑架哈哈)

我跑去问瓜丁的朋友
但一些人不知道您是谁
而一些知道的人又要我自己猜
所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血医的庐山真面目

Pn Wee倾权的时代很长啵
从我表姐在维新当英文老师到我小叔大姐二姐表姐毕业
(好像是我中四中五的时候黄校长才离世哩)

唉世界真是小
小小世界真神奇

我是佩佩 said...

哈亲爱的学兄
我想我知道您是谁了
您妹妹是我的好友
您的姐姐是我小叔的朋友

啊世界真的很小

我是佩佩 said...

嗯忘了说
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去您家搭午饭吃
谢谢您妈妈的温馨菜肴
我现在才可以长得这么壮!!!

kns said...

原来“李宗盛”是另一位。。。
圆圆的黑头发,会不会更混淆一些?;)
猜错的话,改天那里碰面就请你喝香槟!

M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C said...

嗨佩佩
厉害厉害
你怎么突然猜到地呢?

世界真的很小啊

我是佩佩 said...

因为我是你的好友嘛
因为我做过记者嘛
因为瓜丁很小嘛
重要的是因为你哥很出名嘛

还有
因为我们都是Pn Wee教出来的!!

laotaitai said...

大夫,
您解决掉的那则留言是不是曝出了您的庐山真面目?太迟啦!我知道啦!各位朋友,你们想知道的话...

BloodDoc said...

阿晚小婢女
老爷牺牲色相果然引来许多蜜蜂蝴蝶.. :-)

小青
十个光头九个富,可以想象我们那时是多么穷呀。

kns,薄荷糖,机长
猜来猜去,现在不知道是谁给谁买烤鸭了

BloodDoc said...

老太太
冤枉呀,而且是两次冤枉
我没有解决掉那则留,那时有人不小心送了两则同样的流言,然后删掉的,嘿嘿。
还有我没有找到有张背着背包的,倒是后悔当初应该混淆视听多一点,也应该买通猪朋狗格有放烟幕, 现在,有点..... 迟了,唉唉唉

你有没有向你亲爱的学妹们逼供呀 :-)...
下一次轮到我们搜寻你的庐山真面目,呵呵

BloodDoc said...

france
你留下太少线索
行文走笔间,猜想是圣诞节喜获小公主的老朋友吧?
我很怀念你的机车也....

佩佩小学妹
怎么我不知道有个小女孩曾经在我家搭午饭吃??
改天问问我的老妈子记不记得。
你姐姐是继承了及发扬光大你爹的专长吧。看,我知道你是谁家的小孩了,当然是因为有线人啦,世界小得真可怕,不是吗?
还有顺便问一下,你那在维新当英文教师的表姐是谁呢?

老太太 said...

血大夫,
真的吗?留言我只是当侦探据理推测而已,吓吓你的。
你上面那张火车倒影的照片我只看过一次就记住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令我的人生受尽折磨)也许相机被后脑消化成了背包。印象中你好象整理过一次照片,是不是那时取消了?
你找不到我的照片的,我有先见之明。不信你问问看学妹们,毕业刊都没有本人照片。连某文学奖用的都不是我的照片。我不按牌理出牌的,管你主办当局如何正式我一律提供乱七八糟的假照,越丑越好。嘿嘿!

BloodDoc said...

老太太,我是整理过一次照片,但不记得有背包和火车。嘿嘿,还瞒不过你的耳目呢..
你的庐山真面目,待我们下一次烤鸭宴几个臭皮匠能不能变个孔明先生出来。等着瞧吧 :-)

France said...

Kao,
you are rite.
I like the songs that u ve compiled, again, thks for sharing.
Memories are sweet. seng/

我是佩佩 said...

嗯我那表姐啊
不懂您认不认识
因为她很老了现在已年近半百了吧更移居吉隆坡多年了
而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曾在维新执鞭

听说当年是Pn Wee特到教育局申请将我表姐调进维新的
也听说我表姐是当年最凶的英文老师
更听说我表姐是当年会脱下高跟鞋追学生的老师(汗颜!!!)
嘻我表姐就是Lim BL

现在想起
原来我有很多亲戚都在维新呆过
有教科学的远亲表姐(Pn Kee咯)
有也是当英文老师的堂姐
所以当年的我很乖(因为“眼线”太多了)


最后的最后
希望您妈妈记得我吃过她的饭啦
(其实那年很少看见您,您最多也只是在楼梯口露半张面,暗乎乎的看不清,我反倒跟您姐姐说较多话)

啊青春就那么溜掉了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小学妹上来了,血医生要小心她继续爆更多的料,瞧,连在楼梯口半遮脸的事都说出来了:-)

另外,我现在才知道这边还有他的姐妹们来逛,我以后不敢乱伦说话,免得她们向血夫人打小报告,我就糟咯!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老太太啊老太太,我那被雷劈的朋友是和你有一面之缘的,看来我们要弄个拼图并不难哦

BloodDoc said...

FRANCE aka SENG aka KU
真的好久不见
但愿有天能来个午餐聚会
你过来的话,阿牛也在此。

小学妹
Lim BL,想不起这号最凶的英文老师
Pn Kee 是我升上中学的第一位班主任,心地慈祥的白发魔女(嘘,别让她知道我们如此称呼她 :-) )

机长
在楼梯口露半张面,暗乎乎的看不清
是小学妹贵人事忙记错了吧,哪可能有这种画面?? :-)

网络处处线眼,要步步为营呀,焉知老黄瓜有没有私家侦探流连此间。(你在拖,真的变成老黄瓜了,嘿嘿)

等我们这些臭皮匠弄了老太太的拼图,再来让她大吃一惊 :-)

yy said...

老太太 said...
...
你找不到我的照片的,我有先见之明。不信你问问看学妹们,毕业刊都没有本人照片。连某文学奖用的都不是我的照片。我不按牌理出牌的,管你主办当局如何正式我一律提供乱七八糟的假照,越丑越好。嘿嘿!

28/2/07 20:34

嘿嘿...越来越有兴趣了. :p

kns said...

猜完血大夫,再来猜SummerMari。
用Google cache,弄个拼图,再来让她大吃一惊!呵呵。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咳,咳……她的拼图我和血大夫已经拼好了,各位如果有兴趣,记上烤鸭一只,白酒一瓶:-)

我是佩佩 said...

猜谜是很吐血的一回事
不如学许三观那样
以“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记账吧

BloodDoc said...

老太太呀老太太
此间掌柜和你亲爱的学妹可不是赖的....

老太太 said...

老太太回到人间后才发现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玩拼图游戏。血大夫,真是玩物丧志。老太太上次堂堂正正亮相你又不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