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6, 2007

天堂和地狱

赵咏华唱歌,也有二十年了吧。

第一次是和钮大可合唱无奈,那是八十年代中吧。后来如果没有记错,她还主唱过马来西亚的一首广告歌曲,忘了是旅游年或是马航的广告歌。

在后来,还是八十年代末,记得电台常播放她唱的愈飞愈高 -- 跳舞的感觉真好,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自由的感觉真好,啦啦啦啦,愈飞愈高.......

最近赵咏华比较红,因为红花雨阴阳差错变成台湾倒扁运动的主题曲。

话说回来,赵咏华不知为何红不起来,永远都只是二线,甚至是三线歌手。

最浪漫的事,1994 年推出,收录在我的爱我的梦我的家专辑里。

我喜欢听这首歌,算是赵咏华最为流行的歌曲之一吧。每次听都如沐春风,天堂的感觉。

最浪漫的事
作词:姚若龙 作曲:李正帆 演唱:赵咏华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人们把这个男人的情歌歌词叫做陈升的魔鬼式情诗

陈升屹立廿年不倒,自然有他的道理。陈式情歌的拥簇在我们这把年纪上下的大概不少,组成一个俱乐部也许会有人山人海的声势呢。

最后一盏灯的 MTV 是采用其中一个陈升演唱会他唱这首歌的片断。看到他一个人站在舞台上唱这首歌,感觉他的深情,沧桑,无奈及孤单。

听这首歌,又要哭泣直到天明的感觉。

不愧是来自地狱魔鬼的情诗。

最后一盏灯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编曲:李正帆 演唱:陈升

总在秋风吹来冷冷的夜里 漫步在分手的地方
想要分辨来的人是不是你 问问你是否还哭泣

对着电话我想解释我自己 告诉你我多么想你
将你轻轻拥抱温柔靠着我 让明天锁在门后

在没有人迹冷冷夜空里 寻觅着最后一盏灯影
当门扉悄悄打开的时候 拥抱你直到天明

电话里有轻轻哭泣的声音 你说你不能等待我
站在街灯潺潺淹没的街头 我仿佛已不是我

所有等待都是为了你 我无法改变我自己
怕你不能一个人独自生活 爱一个人 没有错

总在秋风吹来冷冷的夜里 漫步在分手的地方
是否你的门早已经换了锁 仿佛我已不是我

在没有人迹冷冷夜空里 寻觅着最后一盏灯影
当门已悄悄掩上的时候 要哭泣直到天明

电话里有轻轻哭泣的声音 你说你不能等待我
想要问你是否能再见一面 你是我最后的一盏灯

12 comments:

Jen said...

赵咏华最熟悉的歌曲,就是这首《最浪漫的事》和《求婚》,听多少次都不会腻;那种透过歌曲透露出来的甜,很温馨,让人向往。

kite said...

说到赵咏华,我最喜欢她那首“听我唱这首歌”。

很多年前第一次在广播上听到就喜欢了,感觉暖暖的,像是她在唱歌给我一个人听的。

阿丽安 said...

中学的时候还是卡带的年代,我存了几乎一辈子的钱,终于买下了生平第一张CD,是「魔鬼的情诗」。
我记得自己把歌词册子小心包起来,也记得那个年代的陈升…

添健 said...

赵咏华和李正帆之间那“最浪漫的事”后来变成情感和钱财纠纷,除了“只能说遗憾”,更叫人感叹两人一起慢慢变老的不容易。

BloodDoc said...

周先生倒还蛮注意娱乐新闻的 :-)
我常常想,两人要一起慢慢变老,是不是到了一个阶段一定要彼此装聋作哑 ?
故此我们听这种歌很爽,因为这是世间稀有的东西

碧绿荷塘 said...

周先生也是has nothing to do after eating嘛!
赵咏华的歌曲之中,《最浪漫的事》是我最熟悉的,它也是我喜欢的歌。
谢谢你咯,我现在可以得空得空就来听。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要维系这样的感情真的是不容易。
希望我们都能做得到啦!
曾经遇见一个老太太,她流着泪对我说:“以前我的丈夫一定会陪我来看医生的,虽然他也不会说英语。现在他走了,我就自己一个人来……”

仁煌 said...

喜欢上赵咏华是从她的“从来不肯对你说”开始。后来林志炫翻唱过。她的“多说一些话”卡带我还很珍惜。
我的爱我的梦我的家专辑里的“我爱大海”也很不错,不妨听听。

添健 said...

到了一个阶段,聋和哑都不必“装”了:)

当年看到那则娱乐新闻,想起他们合作过的“浪漫”歌曲,“爱情和面包”的疑问竟然化为现实,有点不胜嘘吁……

说起李正帆,也想起了他演唱过的那首《离开你七天》。

BloodDoc said...

薄荷糖
你在那边为什么那么忙 ? 等你们回来了,有了小羽毛球选手,还那来时间到歌吧逛 ?

周先生
我想起多年前,有个护士,她的老伴骑电单车来载她。在她还没上后作之前,那家伙便开车了,回到家才发现另一半不是遗失到哪儿了。当然他们也许已经结婚三十年了。呵呵,浪漫一直到老,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早已变成绝世传奇事。(最后那段是抄林夕的歌词)
话说回头,李正帆倒是很棒的音乐人。他是从陈淑桦的跟我说听我说/梦醒时分专辑中崛起的吧?

夏老太太 said...

唉。。。。。。
我的影子刚刚答应说,只要太阳合作的话,只要电流不中断,他一定会陪我一起变老。

BloodDoc said...

夏老太太会有多老呢 :-)

添健 said...

夏老太太要对影子唱《至少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