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夸父追日

这片国土的巨人,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度过了七十九个岁月后沉沉的睡去。
当他还是马大校长,我是学生时曾有一面之缘。
政治家,学者风范,此情可待成追忆。

想到这首歌,其实先前已贴过,还是再贴上一次。
安息吧,赛胡申阿拉达斯教授

夸父追日
作词:小野 作曲:陈扬 演唱:李建复

空虚而混沌 大地也洪荒
天光啊渐渐亮 世纪初开创
昏暗的北方 分不出方向
孕育着巨大的他啊啊啊

两条黄蛇绕臂膀 两条黄蛇垂耳旁
陪伴着寂寞的人啊
起伏的山是他的胸膛
摇动的树是他的手杖

走出冰冷的故土 用手杖拨开云雾
扫去心中的荒芜 远方的亮光吸引着他
使他啊啊啊啊  开始追逐太阳
一步跨一条河流 翻一个筋斗越过山头

一霎时天崩地裂 惊动了虫鱼鸟兽
他依然勇猛前进 不退缩不回头
筋疲力竭他口干舌燥 翻身饮尽黄河水
顺势吸干了渭河 再多的水也止不了渴

巨人夸父倒地不起 从此千年不醒
他的身躯化成灰 血也汇成了溪流
手杖发芽长成桃树 满山的桃林多红艳
多红艳啊 映着落日余晖

8 comments:

夏至 said...

他是一个亲切的校长,尝试淡化大学内的种族政策,包括讲师的升迁。工程学院的印裔讲师被他升为院长后,又迫于压力被取消。马来文系的一个讲师“心血来潮”时,把华裔学生赶出讲堂,被这位校长冻结职位。也许这样吧,他树敌越来越多,后来有人不怀好意去举报反贪污局指他贪污,用这样的方式来抹黑他。后来,竟连他曾经的学生安华依不拉欣也保不住他了。
那是我的年代,一个充满忧患意识的年代。血大夫,这也是你的年代?(你没有这样老罢?)

嘉琳 said...

我们的国家需要更多这样的人。。。。。。

kns said...

他是有远见有胆识的巨人。
讲师升迁事件是在1991年前后吧?闹得风风雨雨的。

p/s: 当时还小。几年后,我有幸听到的好像和"保不住"完全相反。再几年后,又有风水轮流转之说,够讽刺的。当然是听说,也不足于尽信。
好了,血大夫,我继续听这首歌。

BloodDoc said...

夏至
他被逼宫(近来流行宦官这类字眼)下台那一年,我才踏足马大。
马大医学院院长张教授(译音)也是他担任校长的时代出任院长的。
冯镇安也是那时上台的吧,后来压力下离职,塞翁失马吧,我想。
那年在马大亲眼见到赛胡申阿拉达斯教授,忘了他已经卸任了,或还是校长身份。大二时冯镇安倒是以副教育部长的身份来和医学系学生对话。看,人生的际遇多么难以预测。
记忆中,那个贪污指责非常粗糙,但是 atas 要你走,你不得不走吧。
夏至,你说 那是我的年代,一个充满忧患意识的年代 ,今时今日,何其也不是一个充满忧患意识的年代?
只是,当年那个年龄是愤怒青年,现在已不是愤怒中年了。
谁也敌不过时间,最终每个人拥有的就不只是那三尺黄土坑吗 ?
希望赛胡申阿拉达斯教授的晚年过得愉快,没有对马大时间耿耿于怀。

嘉琳
这种人,在马来西亚只能默默书写。悲哀啊!
有一点我很佩服他的是,历经这种事,他没有出过怨言,至少没有公开责骂。
也没有尝试用政治手法解决,没有宠哗取众。
学术上,他当然是宗师。政治上,许子根还要叫声祖师爷呢。
今日阅报,没见林敬益去凭吊,有点纳闷。

kns
"保不住" 的说法,有点扑朔迷离。不过那时安先生如日中天,掌握教育部,没有他的首肯,老人家开始也坐不上掌门人的宝座吧。
安先生或许还是想保他的吧。只是背后动机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唉,唠唠叨叨这么多,还是听歌好了。
但是我的 streamyx 还是慢条斯理, 无法播放歌曲。

BloodDoc said...

又有一个问题
夏至,你年老经验多(褒贬参半,呵呵),而且那是你的年代:
赛老先生当年除了升迁讲师,好象也作了一件空前的事情
就是把一位教授降职
如果没记错,是鼎鼎大名的经济学院教授佐摩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你知不知情 ?

夏至 said...

不知情呢!那时恐怕已经自我流放在外了,大马的事完全没有 update ,当年出国哪里有你现在这么好命?可以天天在网上神游太虚。
Prof. Alatas 曾经被邀请来德国讲学,可惜,我看到消息时他已经离开了。
当年最好笑的是,有个学生诊疗所的医生,老毛手毛脚地,所以我们几个女生决定上告,派一个代表写信投诉,结果校长大人亲理,接见了代表,然后就把那个医生严严警告,以后看病都有护士在场。那时觉得这个校长真像“爸爸”,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校长哩。
别怕别怕,那个医生不姓“血”,姓 D. 嘿嘿。学弟学妹知道我指谁啦!

关于“忧患意识”的年代,我如何嗅也嗅不到当今大学生的积极。可能我住得远,可能我不合时宜。(我准备被人丢石头。)

你感叹的“不怒中年”,我可不同意呢。我知道还有很多很多的“愤怒中年”在并肩作战,而且只能是默默奋斗的方式。血大夫,听歌之余,还是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愤怒”一番的!(听起来像政治宣传,所以必要说明这是“Representation of the Intellectual” - 请参考 Edward Said 著作。 顺带一提,Edward Said 的 《文化与殖民主义》引用了不少 Alatas 的论点。这渐渐牵涉到我的研究范围了,卖弄一下 :-) )

夏至 said...

更正:《文化与帝国主义》

BloodDoc said...

哎,往事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