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4, 2007

百年好合

下雨的周末,窝在家里。忽然浮起一个无聊但有趣的问题,那就是什么流行歌曲是每个人都听过又会哼上几句的呢 ?

想到这首歌。

我们这个年纪上下的人, 应该是没有人没有听过及没有唱过这首歌的吧。这是当年毕业典礼的金牌歌曲。

关于这首歌,也有点高深莫测,据说创作人是个马来西亚人,署名噜啦啦大概是佚名的意思吧。而原唱人应该是江明学,多数人听的应该是李翊君的男女对唱版本。

这儿贴上的下载来源说是百合的版本,但我个人听了觉得是李翊君唱的。百合二重唱曾经翻唱过这首歌,收录在微风往事这张专辑里。

萍聚
作词:噜啦啦 作曲:噜啦啦 

别管以后将如何结束 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不必费心地彼此约束 更不需要言语的承诺
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 对你我来讲已经足够
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 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

说到翻唱,不得不提百合二重唱。百合二重唱主要是以翻唱别人的歌曲为主,说得难听就是口水歌后, 但是她们俩唱歌一点也不难听。

百合二重唱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大小百合了,其实她们俩年纪也不小了,一个叫李静,另一个叫周月绮。她们如今已淡出歌坛,当然现今的年轻听众也不会花钱买两个老姨的唱片,不管歌声是多么动听。

还记得当年我还小的时候非常喜欢这两位阿姨的声音,那时听的是她们的第一张唱片当流星划过,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吧。

偶尔她们也有唱自己的新曲,但多数的唱片都是以翻唱为主,包括校园民歌,流行歌曲及台语民谣。

听百合二重唱,可以认识七十年末及八十年代流行一时的校园及流行歌曲,也可算是一个微型的历史缩影吧。

这首动不动就说爱我,夫妻档林秋离熊美玲的作品,原唱是另一个二人女生组合芝麻龙眼。

动不动就说爱我
作词:林秋离 作曲:熊美玲 编曲:陈志远 演唱:百合二重唱

离别后也没有什么 会让我更难过的理由
只不过很想让泪水 痛快一次的泛流
每个人都错 错在自己太成熟 轻易让爱上心头

动不动就说爱我
谁又量过爱多久 才能当作一生的承诺
留不留你又如何
一旦尘埃落地后 就让泪水洗清我伤口

是不是人都难免有 感动得忘了我的时候
一颗心变得好脆弱 需要多情的温柔
每个人都错 错在自己无保留 轻易让爱上心头

动不动就说爱我
也不问我要什么 给一个捉不到的承诺
留不留你又如何
反正你还是要走 只盼望别踩痛我伤口

12 comments:

蓝玫瑰Emily said...

萍聚
the first song i present on the stage..

haha
that time I was in kindergarden.

leow said...

动不动就说爱我...虽然我不属于那个年初
不过那天听南方二重唱演唱这首歌
嗯...太好听了: )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萍聚的前身应该是随缘聚首吧?
江明学唱这首歌前,我已经在学校的活动中唱随缘聚首了
歌词是一模一样的
是先有随缘聚首然后才有萍聚?还是vice versa? ~.~

Jen said...

萍聚,也不记得是怎样学会唱这首歌。只是记得以前有个补习老师,每次都要我们哼唱这首歌给他听,呵呵。当时年纪小,对歌词毫不留意。现在看回来,歌词意义深长。

佩仪pueyyee said...

百合二重唱和芝麻龙眼都叫人怀念不已。希望能在歌吧多听到呢。

Mee Ling said...

浮萍,好有?切感。。。

BloodDoc said...

兰玫瑰,jen, mee ling
欢迎光临,多谢留言

BloodDoc said...

兰玫瑰,jen, mee ling
欢迎光临,多谢留言

setansk said...

动不动就说爱我

曾经以为这首歌之后是一段恋情,每天陪你上KARAOK练习,陪你试音,一直到你参加比赛那天。因为我是比赛当晚的DJ,整晚你都不和我谈天,之后,比赛完了,你走了,我们也没再联络。
可能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是朝九晚五,而我是晚九朝五。

今天看到这首歌,想到了你

BloodDoc said...

setansk
你没有留下来自何方的线索
欢迎你来此间坐

顺便澄清一下,那段留言纯粹是客人的心情
最后那句
今天看到这首歌,想到了你
那个"你",绝对不是歌吧掌柜
猪朋狗"格"友请别发挥想象力,嘿嘿 :-)

阿彤 said...

动不动就说爱我, 曾经很喜欢的一首歌.
在岁月的流逝中,曾被遗忘了.

当年听来,只觉好听,对歌词,倒没有太多的感触和了解.

如今,生活历练,让我再次细细品味歌词里的意境,终于明白...

你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就说爱我?

不要问我是谁 said...

这首萍聚据说是出自尊孔独中一批毕业生之手,大概在是1978至1983年之间的某一年。

据说当时的校长反对他们在毕业典礼上唱歌,认为那些歌(流行歌曲)是靡靡之音。结果他们一人一句,就创出了这首歌。

据说他们在毕业曲礼就公然唱这首歌。

不知当时的校长及现场观礼的来宾有何反应。

这段历史是听一位尊孔的老校友聊起。

在我自已的印象中,当时第一个唱这首歌的是巫启贤,有作曲人,有作词人,我忘了是谁。后来,报纸上有人轰他们抄袭,才没有了作曲人及作词人,我看过一些KTV版本是用“佚名”这个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