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8, 2007

三月的另一个错误

这个三月,酷热。

天气越是变化无常了。早上还闻雷声,但只是空雷不雨。过了清晨,却是酷热难当。傍晚步行回家,汗流浃背。

很多年前的恐龙不知是不是地球暖化后活活被热死的,不知我们是不是也会步他们的后尘?

期待三月的风,要像齐豫的声音那样清凉的。

三月的风,会不会来 ?

三月的风
作词:王玉萍 作曲:李泰祥 编曲:李泰祥 演唱:齐豫

是谁 吹皱了一池春水
是谁 又谱出了一首新曲
是它 就是那三月的风
唤醒了好远 好远的梦
却在好近好近的爱里失落
都是它 都是它的错
它的错 而我 还是奔向三月的风

想到齐豫,益发怀念李泰祥

这首错误,还是郑愁予的诗。罗大佑的是一个版本李建复也有一个版本,李泰祥又是另一个版本。

同样的诗,不同的人唱出的味道迥然不同。

李泰祥的声音有种苍凉的味道,这首歌如果你第一次听,铁定不会认为它好听,在反反复复听很多遍,还是无法跟着李泰祥唱。

但李泰祥的苍凉有他独特的韵味。写到这儿,很想听他和郑愁予的情妇,按这儿吧

错误
作词:郑愁予 作曲:李泰祥 编曲:李泰祥 演唱:李泰祥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是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似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 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5 comments:

碧绿荷塘 said...

很多年前的恐龙不知是不是地球暖化后活活被热死的
你不要吓我。

Lee said...

wow

如果现在一直听,会不会有更热的感觉。
听今世和情妇可能会感觉更热。

我要去开英文歌,rythm of the rain。
哈哈。

嘉琳 said...

听听边界酒店,平衡一下吧!
恐龙是我门的借镜,环保万岁!

嘉琳 said...

听听边界酒店,平衡一下吧!
恐龙是我门的借镜,环保万岁!

BloodDoc said...

呵呵,刘文正的三月里的小雨会更降火呢 :-)

还好当年恐龙不懂得制造冷气机,不然我们的祖先更早就被暖化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