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4, 2007

梦想万种风情

很难想象照片里的这个男人有这么一把浑厚的歌声。

黄宏墨在那个年代锋芒并不毕露,其他新谣歌手如梁文福等的知名度比他高多了。

当年第一次在电台听到野人的梦,真的是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庆幸那时在马来西亚还可以买到那张唱片。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忘记这个不高调的音乐人。

黄宏墨的歌声是在这首歌曲的第二段出现。

野人的梦
作词:黄宏墨 作曲:黄宏墨 演唱:黄宏墨/跳动律小组

曾经做过这样的梦 梦中静卧花草叶丛
穿过林野爬过山坡 草原辽阔任我奔冲

曾经做过这样的梦 雾中观赏晨露滴落
迎者山风攀上云层 轻扶彩虹拥抱苍穹

潮来潮去捡沙堆泥 日出日落玩赏大地
管它风刮细雨世俗人情
没有春夏秋冬 没有年月世纪

我们已经是柴盐油米的年龄,日子不再是以往嘻嘻哈哈的万种风情。

可能有些人的是夜夜笙歌的万种风情吧。

也许你没有听过黄宏墨的原唱版本,又觉得这首歌很熟悉,那是因为歌坛老将徐小凤曾经翻唱过这首歌。徐小凤的演绎比黄宏墨的差多了,带不出万种风情的味道。

万种风情的日子,就只得一个梦想吗?

万种风情
作词:黄宏墨 作曲:黄宏墨 演唱:黄宏墨

蓝蓝的天空是未知的神秘
清清凉凉的晨风有小小的梦境
日子过来都是满脸的调皮
嘻哈的童年有的只是失败的游戏

青青的草地是青春的园地
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年青的声音
日子过来都是玩乐的主意
笑闹的年代有的只是气人的恋情

直到了柴盐油米的年龄
风花雪月就此怅怅地过去
经历了酸甜苦辣的风雨
过去的种种已不须重提

淡淡的情怀是情感的过滤
忙忙碌碌的生活忘了那自己
日子过来依然万种风情
只是欢唱的同时 不再有往日的激情

7 comments:

BloodDoc said...

忘了说,黄先生的咬字不是很标准的那一种,很像我们说话的感觉,所以特别亲切 ^_^

Khai Suan said...

想不到连"野人的梦"你也找到...佩服佩服...

kns said...

小家伙的照片很传神,门牙咬着下唇地跟着摇摇摆摆,既有勇气,亦有那一点点的害羞。
久远了,嘻嘻哈哈的日子。我也只听过徐小凤的万种风情。黄宏墨唱来有点沧桑感。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嘿,kns,小家伙的那股神气,就象她老爹啦

小家伙的老爹,你好厉害,及时捕捉了小家伙万种风情的样子!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听过黄宏墨的名字,却没听过他的歌

好喜欢他那象极大陆歌手的粗犷唱腔

awan said...

呵,黄宏墨终于登场了!这两首歌都有我的回忆。
他还有一首感伤的“不能回头”,我喜欢非常。

BloodDoc said...

黄宏墨的"不能回头"有印象,不过记不清了。
"万种风情"一直都是我最爱的歌曲之一。
这个年代他的遗珠不好找,沧海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