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07

十五年的眼泪

这首歌总是让我有点屏吸的感觉。

从中学年代开始听齐秦,这一路走来,齐秦的歌声是益发动人。

不是真正的齐秦迷,当年听他的歌也不是很认真的那一种。从纪念日开始,倒是比以前更欣赏他多些。

慢慢习惯寂寞相随,我的真情不再随便给 -- 不是"熟"男人可还唱不出这首歌的味道呢。

现实里生活压力应该已经让我们都没有余力悲伤了吧,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只能从戏文及歌曲里追寻了。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作词:白进法 作曲:吕祯晃/张真 演唱:齐秦

你的柔情似水 几度让我爱的沉醉
毫无保留 不知道后悔
你能不能体会真情可贵

没有余力伤悲 爱情像难收的覆水
长长来路 走得太憔悴
你只留下我收拾这一切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不让你的吻留着余味
忘了曾经爱过谁
慢慢习惯了寂寞相随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不让你的脸梦里相对
爱的潮水已经退
我的真情不再随便给

想起曾经答应过薄荷糖要把这首糖罐子送给她。

这是张琼瑶的第一张唱片,应该是八十年代末推出的。张琼瑶是齐秦的虹音乐工作室一手发掘的女歌手,没有大红大紫过,留下来最流行的歌曲应该是有一天我会。

糖罐子和有一天我会后来好像有女歌手翻唱过。

写这首歌的人署名为虹,应该就是出自齐秦的手笔。

糖罐子是一位朋友当年送给我的唱片,那张卡带过了那么久的岁月已经不知所踪了。

但张琼瑶的那把声音唱着糖罐子却从来没有忘记过。

糖罐子
作词:王懿行 作曲:虹 演唱:张琼瑶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集情人的甜言蜜语
一直不敢打开 吃了也不敢吃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集情人的甜言蜜语
打开怕它化了 吃了我就一无所有
我假装不知道 来稀释越来越浓的爱
我假装不在乎 来试探掌握不住的你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集情人的甜言蜜语
打开怕它化了 吃了我就一无所有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藏自己的浓情密意
总是盖上盖子 再加封条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藏自己的浓情密意
怕你一不小心 吃光了我一生积蓄
我假装不知道 来稀释越来越浓的爱
我假装不在乎 来试探掌握不住的你
我有很多糖罐子 专门收集情人的甜言蜜语
打开怕它化了 吃了我就一无所有

现在想想,还好这首歌已经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了。现在的齐秦,应该没有那种心境写出这首歌了吧。

十五年说短不短,从玻璃心到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见证了齐秦年轻到成熟的转变。

坦白说,这首是我唯一认识的杨林的歌。

当然,那个刚升上中学的年代,杨林可是纯情漂亮玉女的代表之一,杨林的照片一点也不陌生。

记得好像是窃窃私语的蚂蚁女士曾经在这儿提起过杨林,掌柜的在此班门弄斧把杨林的歌声 献上。

玻璃心
作词:齐秦 作曲:齐秦 演唱:杨林

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
让我再一次亲吻你的脸
顺着我脸庞滑下的是我的泪
在我胸口跳动的是我的心

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
让我再一次亲吻你的脸
顺着我脸庞滑下的是我的泪
在我胸口刺痛的是我的心

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
既已破碎了就难以再愈合
就像那支破碎的吉他
再也听不到那原来的音色
Do,Re,Me,Do,Re,Me,Do,Re……
Do,Re,Me,Do,Re,Me,Do,Re……

12 comments:

佩仪pueyyee said...

血医真好记性,白忙之中还记得留言板上陈年的留言。真是多谢啦!

碧绿荷塘 said...

多謝血醫生。
你的記性真的很好啊!

jerry said...

我經常看你的blog,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jerry,來自WORLDBANK.欢迎瀏覽我的blog.
http://jerry.worldbank.ch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现在才知道玻璃心是齐秦词曲,哗,他很早出道呢

齐秦最后一次在云顶的演唱会,我有去呢
当时他唱了unplugged的《外面的世界》(如没记错的话^_^)

佩仪、薄荷糖,记性不好怎能当大夫呢?:-)

Way said...

齐秦是我喜欢的男歌手之一;七四七有去的那一次,我也有去,还偷偷录了一些精彩片段,包括《外面的世界》,哈哈!

张琼瑶,喜欢她的《有一天我会》…

BloodDoc said...

jerry
欢迎光临,多谢留言

各位女侠
歌吧掌柜的还没老得健忘...

way 少
这个周末可以再度偷偷录影 :-)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是咯,偷偷录影给我看

Khai Suan said...

原来玻璃心是齐秦的作品.

我最喜欢的齐秦歌曲是爱情宣言...

BloodDoc said...

因为不知玻璃心是齐秦早期的作品,可以推测出你们都还相当青春啦。

Khai Suan said...

你在应用蔡澜的方法, 用流行音乐往更久远来推测一个不想让人知道年龄的女生的大概年龄层.

yin said...

很喜欢这首歌,想起14岁时参加全霹雳歌唱比赛选唱了这首歌,后来还幸运地进入决赛。如今只觉得时光飞逝得不留痕迹,我们都渐渐变老了,当年的稚子情怀不晓得飞到哪了。

BloodDoc said...

失敬失敬
原来李老师参加歌唱比赛一路杀入决赛圈 :-)

Khai Suan
蔡澜用来猜测年龄的那些歌,应该更老吧
再过十年,上网的小伙子便知道我们这些老怪物的年龄层次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