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4, 2008

那一个相互取暖的夜晚(二)

那个令人感动的夜晚,一些曾经在此部落格中出现过的曲目,再来重温。更多照片请按此

天天天蓝 原帖按此)
作词:卓以玉 作曲:陈立鸥 演唱:潘越云

天天天蓝 
教我不想他也难
不知情的孩子 
他还要问
你的眼睛 
为甚么出汗
情是深 意是浓
离是苦 想是空

无言的歌 (原帖按此)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编曲:陈志远 演唱:潘越云

你静静悄悄走入我的世界
用着你地无言歌声挥走我眼中的忧伤
远处里传来几声夜莺的轻柔细语
告诉我明天是未来昨天早已变成过去

你静静悄悄走入了我的梦中
你的灵性回响起我没有人能了解的心情
月光下夜色已深微笑已送走了泪珠
风中有着你的歌声还有我一丝的茫然

是否愿意与我同行与我共度那未完成的梦
天际划过的流星已经消逝在夜空中
当我再度唱起那一首无言的歌

是否愿意与我同行安抚我胸中昨日的创痛
蓦然回首或许我俩已成了百年身
当我再度唱起那一首无言的歌


青梅竹马 (原帖按此)
作词:周治平 作曲:周治平 编曲:涂惠源 演唱:周治平

是谁和谁的心 刻在树上的痕迹
是谁和谁的名 留在墙上未曾洗去
虽然分手的季节在变 虽然离别的理由在变
但那些青梅竹马的爱情 不曾忘记

是谁给谁的信 藏在深锁的抽屉
是谁和谁的身影 留在泛黄的相片里
虽然情侣的誓言在变 虽然说谎的方式在变
但那些魂萦梦系的秘密 不曾忘记 嗯~

当我们唱着一些无聊的歌曲 谈着爱与不爱的问题
幻想是林黛玉爱着贾宝玉 或是牛郎织女约在七夕

而那些做过的梦 唱过的歌 爱过的人
那些我们天真的以为 永远不会结束的事
而做过的梦 唱过的歌 爱过的人 留在漫漫岁月不能再续

梦不到你 (原帖按此)
作词:周治平 作曲:周治平 编曲:陈志远 演唱:黄露仪 (黄莺莺)

也许现在的你 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也许现在的你 有着自己的天地
虽然曾经断断续续有你的消息
可是在梦里已经找不到你

也曾有人问起 我们过去的爱情
也曾偶然想起 那一段甜蜜的记忆
在我心里 年少轻狂已成过去
我的世界里 早已不再有你

梦不到你 梦不到你
从不曾怪你恨你埋怨过你 虽然我也曾经哭泣
梦不到你 梦不到你
不愿再想你恋你牵挂着你
就让我 轻轻地忘记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原帖按此)
作词:周治平 作曲:周治平 编曲:屠颖 演唱:何如惠

月光与星子 玫瑰花瓣和雨丝
温柔的誓言 美梦和缠绵的诗
那些前生来世 都是动人的故事
遥远的明天未知的世界 究竟会怎么样

寂寞的影子 风里呼喊的名字
忧伤的旋律 诉说陈年的往事
所谓山盟海誓 只是年少无知
告别的昨天 远去的欢颜 究竟是怎么样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有没有机会 重来一次
飘荡在春去秋来的日子里 是苦苦隐藏的心事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既然会结束又何必开始
那曾经疯狂痴情的我和你 坐爱情的两岸看青春的流逝

月光与星子 玫瑰花瓣和雨丝
温柔的誓言 美梦和缠绵的诗
所谓山盟海誓 只是年少无知
告别的昨天 远去的欢颜 究竟是怎么样


你是我所有的回忆 (原帖按此)
作词:李泰祥 作曲:李泰祥 编曲:李泰祥 演唱:齐豫

雨在风中 风在雨里
你的影子在我脑海摇曳

雨下不停风 风吹不断雨
风静雨停 仍挥不去想念的你

看小雨摇曳 看不到你的身影
听微风低吟 听不到你的声音

眼睛不看 耳朵不听
你是我所有的回忆. . . . . .

走在雨中 (原帖按此)
作词:李泰祥 作曲:李泰祥 演唱:齐豫

当我走在凄清的路上 天空正飘着蒙蒙细雨
在这寂寞黯淡的暮色里 想起我们相别在雨中
不禁悲从心中生

当我独自徘徊在雨中 大地孤寂沉没在黑夜里
雨丝就像她柔软的细发 深深系住我心的深处
分不清这是雨还是泪

记起我们相见在雨中 那微微细雨落在我们头发上
啊 往事说不尽 就像山一样高好像海一样深
甜蜜绮丽彩虹般美丽往事 说不尽就像山一样高
好像海一样深 甜蜜绮丽彩虹般美丽往事


梦田 (原帖按此)
作词:三毛 作曲:翁孝良 演唱:潘越云/齐豫

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
一颗呀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
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鹿港小镇 (原帖按此)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编曲:山崎稔 演唱:罗大佑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爹娘
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 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

假如你先生来自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看见我的爱人
想当年我离家时她一十八 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卷长发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 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镇 请问你是否告诉我的爹娘
台北不是我想像的黄金天堂 都市里没有当初我的梦想

在梦里我再度回到鹿港小镇 庙里膜拜的人们依然虔诚
岁月掩不住爹娘纯朴的笑容 梦中的姑娘依然长发迎空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 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 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再度我唱起这首歌 我的歌中和有风雨声
归不得的家园 鹿镇的小镇 当年离家的年轻人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繁荣的都市 过渡的小镇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听说他们挖走了家乡的红砖砌上了水泥墙
家乡的人们得到他们想要的 却又失去他们拥有的
门上的一块斑驳的木板刻着这么几句话
子子孙孙永保佑 世世代代传香火
鹿港的小镇

童年 (原帖按此)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编曲:山崎念
演唱:罗大佑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拚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 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 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 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零食 手里的漫画 
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 才知道功课只作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以后 才知道该?的书都没有?

一寸光阴一寸金 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迷迷糊糊的童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 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的日子里 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好奇 就这么幻想 
这么孤单的童年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 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水彩蜡笔和万花筒 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盼望着假期 盼望着明天 
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盼望长大的童年


是否 (原帖按此)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编曲:陈志远 演唱:苏芮

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你 是否这次我将不再哭
是否这次我将一去不回头 走向那条漫漫永无止境的路


是否这次我已真的离开你 是否泪水已干不再流
是否应验了我曾说的那句话 情到深处人孤独


多少次的寂寞挣扎在心头 只为挽回我将远去的脚步
多少次我忍住胸口的泪水 只是为了告诉我自己我不在乎


野百合也有春天 (原帖按此)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编曲:罗大佑 演唱:潘越云

仿佛如同一场梦 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
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
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 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

你可知道我爱你想你怨你念你深情永不变
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昨日的誓言
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 野百合也有春天


恰似你的温柔 (原帖按此)
作词:梁弘志 作曲:梁弘志 演唱:蔡琴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的来 让它好好的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4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掌柜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忘了说,有没有发觉歌手们都和当年一样,永远年轻,哎,为什么老的只是我们?

掌柜的 said...

不止不会老,还比当年的唱片封面好看得多了。

呼吸的747 said...

那我们岂不是要检讨了?

呼吸的747 said...

嘿嘿,最后一张照片,好像差一点就拍到我了

Anonymous said...

也差点拍到我!

不要合成照的北方鸟!

Anonymous said...

不,应该是有拍到我才对,因为我是坐在那个方向的第一排。;)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北方鸟,那边的风水位是不是让你把歌手的肥瘦高矮看得一清二楚?

即使没拍到你,我也知道你长什么样啦

Anonymous said...

对啦!甚至脸上的皱纹也看得很清楚。:)
这真是要谢谢送票给我的朋友君正呢!他说他在写authorize letter给Genting时,眼睛在流泪,内心在淌血的,可怜噢!:)

哟!那晚你见到我了吗?好可惜,当时眼中只有大夫,没留意到你呢!不好意思啦!

leow: ) said...

这次大家收获不少哦!!
阿潘出场第一首歌,完蛋了...她声音沙哑会不会影响当晚的演出,整体来说她非常专业: )最爱她的"锁上记忆","守着阳光守着你"...

掌柜的...下回要约你咯!不然每次所到之处,事后才知道你也在场!!: )

掌柜的 said...

阿 leow
你这回又坐第一排呀?
我最爱她的爱的箴言
还有没想到野百合也可以成为那么漂亮的卡拉大合唱曲。

机长
你当然要赶快检讨
不然出阁时弊潘越云还老姨
那怎么了得? :-)

君正的朋友 yy
我把CD交给你是,在我旁边八卦那个就是我们鼎鼎大名的机长啦 ....

Khai Suan said...

大夫,
下次組個團,約大家一起去!

掌柜的 said...


那我业余开个寻找回荡经典声音旅游团 :-)

老太太 said...

老太太憋了那么久,看你们这些幸福人士取暖取得如此高调。老太太心在淌血你们知道吗?战地如此孤寂,每天大清早听的是美国国歌,听到了不管在哪里都得在寒风中肃立半天。越加妒忌你们火辣辣的手舞足蹈。呜.....

Anonymous said...

回荡经典声音旅游团??
我要去。(这回还要跟机长合照!;))

我遗憾的是没听到阿潘唱“你是我一辈子的爱”。

北方yy
(因为这里好像也有个yy)

leow: ) said...

赞...回荡经典声音旅游团,这里见者都有份哦: )
回掌柜的...这次我坐最后一排哦!!看到前方闪光灯闪呀闪,工作人员忙上前劝...在我背后"走路都有风"惨!!最主要勿录影啦!拍照不用闪光灯以免干扰他人>_<"

Khai Suan said...

大夫,
給你建議了一個商機,有得賺要分一點給我啊!不過我會扣成團票,一起去聽好音樂的。

可是這門生意要依賴眾歌手,不過能等待這個美夢的人還真不少。

下次要email我啊!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竟然有两个yy,害我搞糊涂啦

掌柜的,我可保养得好,不会比阿潘老姨,最多不是和她一样老姨:-)

嘿嘿,你是不是被人赞得飘飘然而弄错了,我明明是向你求医,哪是八卦呀?:-)

话说我在向你求医的时候,小黄瓜就和商界显要、媒体人哈拉,待他哈拉完毕回来找我的时候,就只看到我站在紫色柱子旁,手里拿着没穿衣服的光碟和飘洋过海的鞋垫(是的,老太太,终于都传到我的手中了),他还问我你去了哪里,他说要请你喝茶呢

托你的福,竟然有人要和老姨合照哩

老太太,我们真对不住你,但偏偏我们就爱唱高调,不求成效,只好难为你了

北方鸟,“当时眼中只有大夫”,这种话不可乱说,传到血夫人耳里,头可就大啦,不过,没关系,他的她不谙中文,不怕不怕

Anonymous said...

机长,记起来了,您就是站在大夫旁的那位“老姨”?!亏您说的,哪老啊!那天我还和友人说不知是不是血夫人,挺漂亮的嘞!

一点都不怕,因为当时眼中只有的大夫,只是“歌神”(贴歌的神);)~!

呼吸的747 said...

要命,你再乱乱说话,大夫可要被血夫人软禁以后不能出来看演唱会了:-)

老姨这个尊称不就是你所崇拜的歌神赐予的,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说他不可爱了吧?呵呵
以我的健康指数来说,我的确是个老姨,全身病痛的老姨,哈哈

哎呀,像我这种货色就只能靠装扮来欺骗自己,欺骗别人,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称赞,今晚又不必睡觉了

嘿嘿,你可见过血夫人的照片?她可是漂亮贤惠的可人儿,要不然单凭掌柜的怎么可能生出那么可爱迷人的两千金?

对了,就是紫色的柱子,以后若在云顶看演唱会,大家不妨到紫色柱子旁碰碰运气,掌柜的喜欢在那里见客,嘻嘻

Anonymous said...

机长,不知者无罪!血夫人一定大人有大量的!(没见过血夫人照片也,但赞同机长说的!哈哈!)
原来如此,我就以为会会在大门口,所以一直死守在那,一方面也为了门口那张经典演唱会的大海报(想占为己有啊!)会见后就发现那张海报已让人捷足先登了!唉!

还有hor,我嘛是老姨!!

Anonymous said...

机长是老姨,yy也是老姨还是叫歪老姨。我是老叔,大夫更是老叔,大夫应该还比我老一岁。。。。
机长,和你一样,我的CD也是没穿衣服。。。莫不是大夫惯了在手术房没替病人穿衣服,职业病也???
到了现在我才了解为何大夫敢敢发布何如惠的“我不会告诉你的”。。。。原来如此。。。。
君正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
不如我们录影
重演当晚的演唱会盛况
机长扮潘越云
他的黄瓜客串周治平

然后线上播放
让你解瘾
如何? :-)

你什么时候要回来和我们吃顿烤鸭宴?

掌柜的 said...

下一次的演唱会提前一个月在这儿招兵买马,看能不能购得团体优惠票。

费玉清演唱会,有没有人有兴趣,还有还有,今天听到电台打广告庄学忠也在云顶。有兴趣请速报名,不过掌柜的不去买只是抽佣赚下一场潘越云演唱会的门票钱,哈哈。

掌柜的 said...

这里可真是老姨老叔的天下 :-)
下次大家心照不宣,就在紫色的柱子下会面好了。

Anonymous said...

大夫,6月18号好像有场辛晓琪演唱会!!!

Anonymous said...

错了!是7月26号才对。

老太太 said...

大夫,

如果机长去“整声”,你就可以叫她重演演唱会寄来让我解瘾,不然我还是情愿继续凄风苦雨听美国国歌。(嘿嘿大夫,帮你报仇了吧?!)

老太太已经卖身给山姆大叔,回去吃烤鸭宴短期内不可能了,吃烤骆驼宴机会还大些。

真羡慕你们啊!可以那样锦绣人间地听歌怀旧。(一个奇怪的晚上,基地里伊拉克人聚在一起唱歌,头上不断掠过Tornado战斗机,我虽听不懂歌词,可是可以感觉那种“亡国”的悲哀)

你们很幸福很幸福啊!

加央小鎮 said...

大夫,唐晓诗的歌曲你才介绍了一首而已,有点不够喉,不然介绍她的“初恋”,然后把你和血夫人的恋爱史写出来,反正大家都有提起血夫人。
大家都赞成吗?

Anonymous said...

赞成。

掌柜的 said...

上面那个匿名赞成的冬瓜是谁 :-) ?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

凄风苦雨
你要不要回来一起分享幸福?

但愿马来西亚经过海啸洗礼会真的有明天(虽然现在看起来前途还真的不是那么明亮,哭...)


据说机长是卡拉OK高手也 :-)

加央小鎮 said...

掌柜的,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歪冬瓜啦。。。。

Anonymous said...

唉!看来想做坏事都难了。

冬瓜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说到cd没穿衣服一事,我问了掌柜,他说他没有衣服让它穿:-)

老太太,你的建议还真不错咧,老大夫,我不能赞助你经费了,因为我必须先“整声”,还有,我和黄瓜都是高手,他是K歌高手,我是帮忙吃高手,反正他忙着唱歌,我忙着吃就对了:-)黄瓜客串周治平这建议不错,他挺喜欢他的,而且把他的歌唱得挺好

对了,关于大夫的初恋,其实不是血夫人哦,是阳光哪,怎么办?怎么办?

Anonymous said...

啊!闯祸了。
我家的阿正,太没规矩了!
大夫您,别见怪!:)

歪老姨

南方神探 said...

大夫的初恋,好像跟北方飞过的鸟儿有关系。嘻嘻!那可是一部血泪史哦!

加央小鎮 said...

大夫,我还想你对阿潘的莫名钟爱,该不是因为“守着‘阳光’守着你”。。。。
机长,我们在这里八卦掌柜的八卦,会否没有敬老尊贤呢?连我家的歪冬瓜也替我回应失礼了。。。。
说来说去都是唐晓诗的“初恋”啦。。。如果大夫乖乖的播放歌曲及从实招来。。。那么不就天下太平啦。。。。
老太太,我明白去了花旗篸国的人都不想回流我们这里了,我的干妹妹去了那边都不肯回来了,还落地生根忝。(嫁给了美国大兵)

呼吸的747 said...

你怎么说就不对了,讲得我们好像是一群为老不尊的老叔老姨了,哈哈哈

对了,想当初你来这里“玩”的时候不是挺斯文正经的吗?原来是斯文—— —— …………嘻嘻!

Anonymous said...

更正:怎么=这么

掌柜的 said...

沉默是金
无言以对 :-)

正人君子 said...

机长,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是和那句成语upside down, 就别把我看得太斯文了,如果你曾看过我和歪老姨在我们的部落里面‘针锋相对’, 就明了。。。
大夫,建议您老来退休时,可办个太极班。。。。大夫~掌柜~师傅。。。。。。

呼吸的747 said...

是啰,下午去逛了,才发觉是一群心术不正的歪老叔歪老姨,哈哈

相亲相爱的我们 said...

机长,那我们还不置于心术不正。。。。
我们只是嘴巴不饶人而已,我们真正还是相亲相爱的,不然我的RM450的演唱会门票也不会大拉拉的untung那粒冬瓜了。。。

Anonymous said...

瞧!还耿耿于怀那张门票嘞!
还谈什么相亲相爱??!!
未来的20年,他还会对那张RM450的门票碎碎念碎碎念.....(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