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3, 2007

夕阳无限好

原来不知不觉连续放了三篇齐豫的歌曲。

齐豫真正灌录的第一首歌曲应该是这首乡间的小路。

那是校园民歌男女大学生们抱着黯哑的老吉他唱出年轻的心声的青涩年代。

那时我们或许都还小,听到这些歌曲大都是刘文正的版本。

总觉得,后来其他歌手如潘安邦叶佳修刘文正等人的"翻唱"版本比齐豫的动听多了。

乡间的小路
作词:叶佳修 作曲:叶佳修 演唱:齐豫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荷把锄头在肩上
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喔.... 他们唱
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笑意写在脸上
哼一曲乡居小唱
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多少落寞惆怅 都随晚风飘散
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喔.... 他们唱
还有一支短笛隐约在吹响

当然那个年代不得不提这个人。

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潘安邦还是帅哥一名。

当年我们哼哼唱唱这首歌的时候,爸爸草鞋里装着的寓意还不会体会。

这么多年后回味爸爸的草鞋,似乎比当年小更好听了。

那个年代啊,怎能忘得了?

谁说思念不是在分手以后呢 ?

爸爸的草鞋
作词:叶佳修 作曲:叶佳修 演唱:潘安邦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载满舱
满怀少年十七的梦想 充满希望的启航 启航
船儿行到黄河岸 厚厚的黄土堆上船
夜来停泊青纱帐 天明遥遥山海关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载满舱
一股离乡的惆怅噎满腔 暮然回首又要启航 启航
一路跋涉到江南 洞庭湖景无暇看
峨嵋山下好荒凉 不堪回首泪暗弹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故国的叮咛不敢忘
强忍无奈小别的悲怆 信誓旦旦又将启航 启航
船儿行到澎湖弯 多了妈妈来操桨
深情款款撑起疲惫的帆 又冲破了许多风浪

草鞋是船 爸爸是帆 远远的故乡在召唤
满载半世纪漂泊的苍桑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 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 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 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 靠港

思念总在分手后。叶佳修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不朽的回忆。

第一次听这首歌依然是刘文正的声音。那时候刘大头真是掷地有声,在马来西亚独占鳌头。

和刘文正油滑的声音比较,还是叶佳修的有味道的多了。

这么多年了,从少年到中年,我们似乎也正在徐徐的踏着夕阳归去。

但愿还没有那么快便近黄昏。

踏着夕阳归去
作词:叶佳修 作曲:叶佳修 演唱:叶佳修

远远的见你在夕阳那端 打着一朵细花阳伞
晚风将你的长发飘散 半掩去红陀的面庞

我仿佛是一叶疲惫的归帆 摇摇晃晃滑向你高张的臂弯
苍穹有急切的呼唤在回响 亲亲别后是否仍无恙

来吧 让我们携手共行 追逐夕阳的步履
走在林间的小径 撩过清清小溪
那儿有一座小小蜗居 等待着我们踏着夕阳归去

4 comments:

添健 said...

了解了两岸的历史关系,听《爸爸的草鞋》更听出悲怆。有了人在异乡的体验,听《爸爸的草鞋》更听出黯然。只是不希望有一天会听出同感。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齐豫唱乡间小路,真令我大失所望,感觉像被一头老牛拖着...

碧绿荷塘 said...

五六年级时,听见《爸爸的草鞋》和《乡间的小路》。
当时就觉得《爸爸的草鞋》很可怜。
长大以后,就知道何止可怜。
对《乡间的小路》,就没有什么感觉。
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对“马路如虎口”比较有共鸣。

BloodDoc said...

我们的爸爸的草鞋也有不少辛酸载满舱...

机长
那是齐豫的起步期嘛,后来她不断成长成了一代典范哩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