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3, 2007

难产记

听 Jamal Mirdad 很努力的卷舌唱这首歌,突然想起曾经在薄荷糖那里留下的以下这篇留言。如果不知道 teran 和 telan 何解,请到碧绿荷塘那里看一看

话说有个医生叫产妇 teran, 发现产妇没有配合,医生又气又急,叫她快点加紧teran。

结果后来产妇说,医生,请你给我一杯水。

你要水干什么 ?

我已经 telan 吞口水得口很干了啊 ! 你拼命叫我 telan, 我以为那样可以止痛呢 !

Hati Seorang Kawan Baru
演唱: Jamal Mirdad

Bukan aku memuji mu
Engkaulah satu antara seribu
Bukan aku merayu mu
Engkaulah satu pilihan jiwa ku

Dara manis kawan baru
Aku ucapkan setulus hati ku
Percayalah kepada ku
Ku bawa mimpi karna rasa rindu

Ku menanti sampai kini
Dari hari ke hari jawapan pasti
Kau nyatakan kepada ku
Kau menganggapku hanya kawan baru

Engkau satu penghibur ku
Ku pancarkan harapan cinta pada mu
Terimalah hati ini
Yang kini sangat mengharap mu

Oh.. Dara manis ayu
Berikanlah cinta mu

Wajah lembut nan menawan
Menyiram dingin luka di hati ku
Dua tangan ku memohon
Sirami pula bunga dalam dada

Ku menanti sampai kini
Dari hari ke hari jawapan pasti
Ku percaya
Satu hari
Engkau menjadi milik ku abadi

Engkau satu penghibur ku
Ku pancarkan harapan cinta pada mu
Terimalah hati ini
Yang kini sangat mengharap mu

这几天忙,也不知忙些什么,就是东跑西跑,也不觉得成了什么事。

书里常写的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大概就是如此吧。

生命里还是需要很多的欢笑,才不会那么单调沉重。

来我们大家来摇一摇身体,拍拍你的手,眨眨你的眼,甩甩你的头吧。洋烟不比rokok 草,teh tarik 胜过清茶,只要网上我们常聚首。

朋友歌
作词:陶大伟 作曲:陶大伟 演唱:陶大伟/孙越

嘿嘿我的朋友 让我向你来问候
抛开烦恼和忧愁 享受人生乐悠悠
啦啦 人生好比在作秀
啦啦 海阔天空任我遨游

(大家一起来)
唱唱你的歌来 拍拍你的手
眨眨你的眼来 甩甩你的头
洋烟不比长寿 清茶胜过酒
只要我的朋友和我常聚首

嘿嘿 我的朋友 幸福靠你去追求
家里不会冒出石油 横财不如细水长流
啦啦 大脑不用会生锈
啦啦 只要努力就能出头

(大家一起来)
唱唱你的歌来 拍拍你的手
眨眨你的眼来 甩甩你的头
洋烟不比长寿 清茶胜过酒
只要逍遥快乐常在我心头

24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另類音樂人的友娣也有一首朋友歌.
我找了很久都沒找到.

可以幫我找找嗎?

哈哈! 我做了那麼勤勞的promoter, 你應該也發一點commission吧? 哈哈.

yy said...

我有另类音乐人的卡带,只不过不知道还能不能听..

MedicBoyz said...

奇怪,你怎么知道teran呢?
该不会是...

PB said...

大夫,
你把《朋友歌》從我的記憶中挖了出來之後,竟然讓我發現了陶喆的爸爸在裏面~

許久沒聽了,但是一開口,不看歌詞也能一頭唱到尾,可見當初是怎麼樣的熱愛過。

Anonymous said...

·3#??|、|~~

Anonymous said...

.3\|.1?]]]}}]

Anonymous said...

·3#??|、|~~

Anonymous said...

I gave up...

老太太 said...

大夫,
薄荷糖那边的留言很精彩!
有“护士是单数,不是双数。”的声明。
有为夫者训妻“不要讲得好像经验丰富的样子 ……”
有父亲怕五岁女儿打小报告。
有未嫁女开始担心生孩子。
还有护士和医生比赛谁的架子比较高。
羽毛球选手说宣言被错误解读。

这样的部落格,朋友心不会难产,朋友歌可以时时唱!但愿来者都心怀善意。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老太太
对,那时候的留言的确很精彩,你应该早些时候认识我们呢

Omi said...

Hi Doc,
ich kann nicht mehr auf chinesisch schreiben, alamak, was soll ich machen?

der Blut Artz said...

Omi
früh nach Hause kommen!

Omi said...

Nein, Doc, früh kann ich leider nicht!
Ich hoffe, Xiaojie wird sich über die LolliPop freuen. Tschüß!

der Blut Artz said...

Omi, Ich danke Dir ewiglich!
Sei vorsichtig! Ciao !

老太太 said...

机长,
没有及早一起玩乐,是血大夫的错!他自己也很后悔呢!尤其后悔错过吃老太太猪脚的机会。

老太太 said...

Oops 大夫,
学妹提醒。我不是说你错过吃“老太太这只猪”的脚,而是错过吃她煮的猪脚!
人老了,讲话总会颠三倒四,请多多原谅。

萍凡女子 said...

teran 与telan的故事很精彩!还是英语干脆点!

Omi said...

Doc,
ich gehe ...

cssytan said...

谢谢你,让那么多我曾经熟悉,却已变得陌生的歌重新在耳边响起,让我也再见我十几岁的回忆(我不确定是不是也属于十九岁的)。

掌柜的 said...

诸位
掌柜的这几天忙,火烧眉毛,如热锅上的蚂蚁,恕不一一回复了。
来客请自便,可以为所欲为。

碧绿荷塘 said...

这回换你替我打广告了。
嘻嘻……
确实是精彩的留言啊!
现在家里的奴隶工作完成了八八九九,晚上就会有时间留言了。
等我啊……

Daruma said...

那“朋友歌”是不是也有广东版,是温拿五虎唱的?记得好想小时后听过。

掌柜的 said...

薄荷糖
你还在忙啊?

老叔
温拿有没有唱过,记不起了。倒是四千金把这首歌收录在她们的儿歌光碟里。

师弟 said...

好怀念哦!好像温拿是有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