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秋去冬来复思念

上篇写洪小乔时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首歌和唱这首歌的人,其实也无法想起她们两人有什么可以联系起来的地方,也许所谓灵感突然天马行空是无法解释的。

郑吟秋是八十年代初东尼机构的其中一位歌手,曾经和刘文正合唱过。成名曲应该是为什么还不来,有点沈雁江玲那种风格。

这首歌一直有印象,也许使用了天涯我独行这么有气势的歌名吧。原曲是日本歌曲,作词人则无法考察了。

天涯我独行
作词:不详 作曲:浜圭介 演唱:郑吟秋

一个风和日丽的季节里 我与你同行
在那金色飘动的晚霞中爱情在滋长
所有年轻恋人曾做的梦 我们都做过
而今耳畔却不曾再响起你那笑语

就让我抬起头走向那孤独的旅程
收拾起创痛的心灵
就让我抬起头奔向那漫长的旅程
不回头走遍那天涯 何处无芳草

走在五彩缤纷的街道上 我往那里去
在这茫茫人海里 我曾经迷失过自己
就在所有的期盼都己经落空的时侯
心灵深处却涌起一波波失落的快乐

就让我抬起头走向那孤独的旅程
收拾起创痛的心灵
就让我抬起头奔向那漫长的旅程
不回头走遍那天涯 何处无芳草

(口白)
一个风和日丽的季节里 我和你同行
在那金色飘动的晚霞中爱情在滋长
所有年轻恋人曾做的梦 我们都做过
而今耳畔却不曾再响起你那笑语

吟过了秋,冬天不会远了。

大约齐秦当年也没有想到这首冬季会如此的大红特红吧。大约在冬季在专辑推出时好像并不是重头主打,后来却越演越烈成为历久不衰的卡拉长青金牌歌曲,说起齐秦仿佛没有人不知道这首大约在冬季。

那些不管是自愿也好,被逼迫也好而离乡背井的人们,何时归故里?

也许大约是在冬季,当这篇土地真的有冬季的那一天。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大约在冬季
作词:齐秦 作曲:齐秦 演唱:齐秦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 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漫漫长夜里 未来日子里 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 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虽然迎着风 虽然下着雨 我在风雨之中念着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 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 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时 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秋去冬来后应该就此打住,但是无端端的就想起这首旋律。

许是近来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局势,越来越让人感到萧瑟?

撇开大事不谈,罗大佑的这首思念一直是我心头爱之一。罗大佑这么多作品中,这首应该是不太引人注目,算是小小的一颗沧海遗珠。

萧瑟的风雨中,我昨日的忧愁能够越飘越远吗?

唉,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思念
作词:罗大佑 作曲:罗大佑 演唱:罗大佑

萧瑟的风雨中你走在我身旁
陪我穿过那深深黑夜微微的光
陌生的路途中点燃我的心房
你脸上羞涩泛起红红的光

萧瑟的风雨中等待我的心情
像有无限的缠绵飘过窗前的云
挥洒你的笑容 挥手一摆
溶解我昨夜已悄悄凝固的冰冷的心

世人都知晓那人情犹如昙花隐现
潇洒的攀附在红尘的表面
翻云覆雨的闪烁的面孔飘忽之间
我看到依然是原来的你温柔的脸

萧瑟的风雨中凝视我的双眼
看我昨日的忧愁飘去越来越远
挥洒你的笑容 回身一转
别了我年少的烦恼寂寞与过眼云烟

10 comments:

LTT said...

大夫,
九月的寒冷这就引来你如斯的萧瑟之感?

kns said...

天涯我独行,轻快洒脱。
就让我抬起头走向”那“~~。。

大夫,”故国东来渭水流“,是感慨故国流水账一罗罗吗?:)

greenpasture said...

天涯我独行 this song indeed brings back a lot of memories, thanks.

掌柜的 said...

小青
好久不见,那的确是你的年代的歌呢,呵呵..

老太太
我也不能整天只是风花雪月,偶尔也要萧瑟一下啦。

kns
但愿我们没有机会用"故国"这两个字,唉。

老太太 said...

掌柜的, kns,

去 RPK 那里签名了吗?

佩诗 said...

掌柜的,几首歌串得多么漂亮,听完,我的心情也萧瑟起来了。(但愿萧瑟的只是我的心情,不是其他,唉。)

Ltt said...

掌柜的,
《大约在冬季》让我想起在蛇庙时一个英校生的笑话。
他这样唱——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吃”去...
哈哈哈哈哈。。。。

Omi said...

雪大夫,
冬天已经来了呢!你想不想念这里遍地的大雪?
看来会是个异常寒冷的冬季。
雪夫人、雪孩儿都好吧?好久没有联系了。

雪大夫 said...

老太太
是呀,好久没联系。
你还好吧,冬天记得要存粮呀。

雪大夫不耐寒,哈哈。
雪孩儿和雪夫人倒是磨刀霍霍,恨马来西亚不下雪呢 :-)

那个吃眼泪的该不会是那蛇庙败类吧 ?

Omi said...

雪大夫,
你很厉害呀!的确是咱们蛇庙里的害群之马。
你是不是已经打听出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