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听书

未央歌
作词:黄舒骏 作曲:黄舒骏 演唱:黄舒骏

当大余吻上宝笙的唇边 我总算了了一桩心愿
只是不知道小童的那个秘密 是否就是蔺燕梅
在未央歌的催眠声中 多少人为它魂萦梦牵
在寂寞苦闷的十七岁 经营一点小小的甜美
我的朋友我的同学 在不同时候流下同样的眼泪
心中想着朋友和书中人物间 究竟是谁比较像谁
那朵校园中的玫瑰 是否可能种在我眼前
在平凡无奇的人世间 给我一点温柔和喜悦
你知道你在寻找你的蔺燕梅 你知道你在寻找你的童孝贤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 你知道你在寻找一种永远
经过这几年的岁月 我几乎忘了曾有这样的甜美
突然听说小童在台湾的消息 我想起从前的一切
为何现在同样的诗篇 已无法触动我的心弦
也许那位永恒的女子 永远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我的弟弟我的妹妹 你们又再度流下同样的眼泪
喔!多么美好的感觉 告诉我你心爱的人是谁
多么盼望你们有一天 真的见到你的蔺燕梅 伍宝笙和童孝贤
为我唱完这未央的心愿


红楼梦
作词:王泰成 作曲:王泰成 编曲:涂惠源 演唱:陈淑桦

昨夜红楼入梦中 多少回忆往事上心头
今晨醒来梦已空 留下满怀红楼梦
昨夜红楼入梦中 多少惆怅往事上心头
今晨醒来梦已空 徒留红楼在梦中

红楼啊红楼 为何浓浓的红妆却掩不住你的轻愁
红楼啊红楼 你轻愁是否只因为人们将你遗漏


火柴天堂
作词:熊天平/赵俊杰 作曲:熊天平 演唱:熊天平

走在寒冷下雪的夜空 卖着火柴温饱我的梦
一步步冰冻 一步步寂寞 人情寒冷冰冻我的手
一包火柴燃烧我的心 寒冷夜里挡不住前行
风刺我的脸 雪割我的口 拖着脚步还能走多久

有谁来买我的火柴 有谁将一根根希望全部点燃
有谁来买我的孤单 有谁来实现我想家的呼唤

每次点燃火柴 微微光芒 看到希望
看到梦想 看见天上的妈妈说话
她说你要勇敢 你要坚强 不要害怕
不要慌张 让你从此不必再流浪
妈妈牵着你的手回家 睡在温暖花开的天堂

38 comments:

yy said...

听未央歌时很想看这本小说,可是一直都不知道可在哪里买到/借到。还想看看周边有哪个人要去台湾,想托人去买。后来,时间长了,就忘了。结果有天无意中在沙巴的公共图书馆看到。当时的心情还真的是惊喜万分,乐不可支。

Khai Suan said...

黄舒駿的歌, 我最喜歡未央歌, 也因為歌曲去讀小說, 但只讀了半本.

這首紅樓夢也是我很喜歡的.

老太太 said...

把这一辑取名为《听书》,掌柜的真是才华横溢!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掌柜的明天开始要去上整十天的课,还要考试,要开始啃书了。多希望是听书啊。为了目标而读书,真是苦差,唉。

yy
我在大众书局看见过未央歌。不过从来没读过,呵呵。

幸灾乐祸的老太太 said...

掌柜书生,
考试顺利!吃了那么多烤鸭,你说会不会捧鸭蛋?

Daruma said...

血大夫万岁!! 终于把这首叫人期待了很久的老歌给贴上来啦!

跟很多喜欢黄舒駿的朋友们一样,"未央歌"是他的所有的歌里我最喜欢之一。

后来服完兵役的到黄舒駿到P.J.的星洲日报为他的“未来的街头”开宣传会,从那里我才知道"未央歌"原来是一本书(我想当年一定很多马大的学生写信问过他,因为当天他连书都带来了,就可惜没在散场后给他的粉丝每人送一本 :-))

之后来了美国,同屋的台湾好友给我从台湾带回来一本,据好友说,台湾几乎每个人在中学时代时都会读过这本书。但没啥文学细胞的我看了很久却只把书看到了一半,后来东搬西迁的在一次搬家中不知给我塞到哪儿去了,真有负好友的一番苦心跟好意。罪过、罪过。。。

掌柜超龄考生 - 那考试多加油、多“听书”咯! 但千万别“执输”哦!

PB said...

奇怪,怎麼齊秦唱的《火柴天堂》好像比原創唱得更好?

掌柜的,讀書順利,考試成功!

王莎小姐 said...

去到下面就要赶紧上来。广告时间。

老太太 said...

Daruma, Khai Suan,yy,
弄得我也想去找《未央歌》来看了呢!如果看了一半就放弃,那么改天我们来办个“听书会”,讨论为什么我们书看不下去可是歌却听得进去。真要谢谢血大夫的创意。

血大夫,
十年前刚刚跟中国人做朋友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安徒生的这篇《卖火柴的女孩》,是共产党最为经典的教材,用来展示西方资本主义对贫苦百姓的剥削。他们说那时他们真的信以为真,等来了欧洲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熊天平唱得真好听,唱出了寂寥孤苦的感觉,叫老太太想起了那个眼泪结冰的晚上。

清子 said...

掌柜的。。

你好!
此刻工作上需要寻找70年代的歌曲。。。可否告知那里可以找到呢?

先谢!

我是佩佩 said...

学哥~~
借版位问一下

1.哪个网页或者书本有清楚列明出国该打什么疫苗?我希望可以找到去全世界应该打的疫苗的资料。

2.马来西亚打疫苗针是否昂贵?柔佛有得打么?因为听说新加坡只有陈笃生医院有得打,不过是护士打的,而且很昂贵。

3.请问,如果资料写“推荐打疫苗针”,那我是应该打还是不打?

谢谢~~
唔忘了说,我也很喜欢黄舒俊。

kns said...

未央歌好听,有故事,很玩味,黄舒骏那句“究竟是谁比较像谁”,就让人想看《未央歌》这本书。
多年前有看完《未央歌》,觉得好看是因为我对鹿桥的人生很好奇。先看鹿桥的生平,或许有些帮助。
(鹿桥于2002年,因直肠癌逝世於波士顿,享年84岁。)

老太太 said...

哇!来了个才子啊!
谢谢 kns 的建议,先看鹿桥生平。
瞧!那个血大夫考试去了,居然有本事让粉丝们也去用功读书。

掌柜的 said...

原来大家都要去读书,哈哈。掌柜的在闭门造文章,而且是造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可怜呀可怜,为了不到五斗米,可悲呀可悲。
老太太,我也想起你那篇眼泪结冰的夜晚,什么时候出书呀?

佩佩
这个可能有帮助
疫苗针马来西亚的私人诊所应该有得打

清子
可不可以留下电邮
会电邮你

清子 said...

掌柜的。。。

谢谢你!:)

ttgc118@yahoo.com.sg

萍凡女子 said...

当年听了黄舒骏的《未央歌》,去看鹿桥写的书,都为找大余、宝笙、蔺燕梅和童孝贤到底谁是谁,结果接触这本小说才发觉自己墨水不够,无疾而终。。。

熊天平干净的声音唱出的火柴天堂很有意境。

来这里重温旧曲的感觉很棒!

Daruma said...

“。。。结果接触这本小说才发觉自己墨水不够,无疾而终。。。”, 哎唷!萍凡小姐竟然说出了我“未央歌”为何看了那么久才只看到一半的写照。。。(或许不到一半,只是不记得了而已);-)

唉。。。!人家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却是“书在眼前想睡觉”。。。哀哉!

-平时不用功的老叔-

老太太 said...

老叔,
等大夫考完有“车”有“斗”的试以后,我们来搞个跨洋越海的读书会,就读《未央歌》,如何?读不懂的地方就来这里彼此讨论交流,那些潜水的聪明人偶尔出来给我们指点一下,怎样?要参加的快报名!

大夫,你打量我们不知道?你闭门造的是“五车学”,折腰的是“八斗才”。

wk said...

曾经在纪伊国看到这本书,可是却没拿来看,怕自己没耐性看完。

老太太 said...

那么 wk 你算是第一个报名《未央歌》读书会的粉丝喽?

不读爱情小说的掌柜 said...

我只听不读...

yy said...

印象中好像看完《未央歌》。(近几年的记忆衰退得很厉害,很多事情都忘了。)
结局好像也没想象中的完美,所以也再去重看了。
前些日子有在大众看到这本书,还是特价出售,可是没买。
当时应该是时间过剩兼在听歌的当儿对于歌曲所描述的情节过分幻想,才会看得下去。

老太太,《卖火柴的女孩》要讲的是什么?
最近重看希腊神话(儿童简化版)和天方夜谭,发现这些童话的内容好像不是很适合儿童。也不晓得是不是年纪大了,思想没那么单纯,感觉上这些书都没教什么好的。或许是我对误解了童话的定位吧。

老太太,我要报名《未央歌》的读书会。(不过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报名。)

老太太 said...

yy,

大夫也报名了,是强制报名。现在我们已经有三个人。
《卖火柴的女孩》要讲什么?你还真是难倒了我。上面说了,共产主义可以将它解说成资本主义的剥削。无家可归的人体会到了它刻画的人性冷漠。孤儿读到了女孩对温暖怀抱的渴望。作为一无所求的读者,也还可以看见一幅强烈的对比图。 yy,好的文学作品,就在于读者可以从任何角度获取触动人心的一些什么。
Oscar Wilde 的《快乐王子》,我久久看一次,也还是会流下眼泪。

wk said...

老太太,
真抱歉这么久才回复。
《未央歌》的读书会怎么样子进行?我只是怕我读不完(红楼梦我就没耐性读完……),所以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参加。

Daruma said...

那天老叔赶Project太忙忘了报名,现在报会不会太迟啊?有没有截止日期的啊?老叔应该有老人优待呗。。。;-P

没书的朋友,网上有电子版的噢!

Daruma said...

前个贴不知为何Hyperlink发不上...网址在此:

http://www.xxsy.net/xd/l/luqiao/wyg/1.html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闭关修炼去了,不知何时何日方回来。

充军回来的老太太 said...

掌柜的,
老太太从战场上回来了。过来看一看你们。
信箱被垃圾邮件爆掉了,所以来这里报平安。
这次经历,要用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老太太从此更痛恨战争、更痛恨将别人家的孩子送上战场的人。老太太认识的大兵里,最年轻的才只有十九岁!
这次任务结束后,那些只有二十几岁的大兵将被送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我拥抱他们道再见时,除了一再的祝福,说不出其他的话,心里痛得很。
随军生涯的好处是,老太太从此天天五点起床,六点半已经在荒郊野外执行任务。也可以在半夜被叫醒十分钟后就已穿好制服军靴头盔去报到。学会了处变不惊,即使坦克在身后碾过,直升机在头顶盘旋,机枪在眼前扫射,还要面对凶狠的暴民。另外,老太太也习惯了上厕所总有两个荷枪实弹的大兵随行。哈哈哈,单是上厕所,老太太就有一大堆故事说呢!还有还有,现在老太太也学会了出口成脏,几乎把美国大江南北的脏活都学会了,嘻嘻!
好啦!罗嗦了那么多,老太太又要走啦,拜拜!

Daruma said...

老太太,
原来你真的到了战场上去啦。前阵子在机长哪儿看到你说你要“上战场”,我还以为只是比喻而已,那想到是真枪实弹的战场。。。

希望你整整齐齐、平平安安。

-老叔-

掌柜的 said...

老太太
您安好吧,好好休息后,再上战场啊。
还有,好好的学习打战,谁知那天可派上用场?世事难料嘛。要知道这里是"万事皆能"之邦呀 :-)
如果你成为卡斯特罗,我做你的格瓦拉。

老太太 said...

Daruma 老叔,
你的"整整齐齐"是指军装吗?放心吧!军中对整齐要求高,我第一天穿军靴,就花了半个钟头才穿好。(妈的原来要将裤脚塞入靴子里而且要塞得有型有款还真不容易。原来鞋带要穿得美美的也不容易。)穿好几达一公斤重的靴子走路真的虎虎生风,因为必须提脚才能走得动。一个不小心踢到石子,整个人惊天动地趴倒在地,还要被老兵取笑。第一天脚底就被磨掉一层皮。
再来是穿衣服的方式,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不准扣,领子不准外翻。然后再加上厚外套。全身上下很多的口袋,什么口袋放什么,简直成了百宝袋。制服穿好,还要套上半公斤的仪器带子。我最恨头盔,一公斤半,执行危险任务或坐在战车里就得戴,脖子都要断掉了的感觉。最好玩是戴红卫兵那样的小棒球帽,加两条规定束成的辫子,帅得很!大兵们给我的外号五花八门,从“迷你兵”到“Pocchahontas”,最后我告诉他们,我是“Vietgong”, small but strong! 才堵住了他们的嘴,甘拜下风。嘻嘻!
谢谢你的祝福啦!军中会确定我们是平安的,因为我们的武器不是枪械,是文弱书生需要保护。

老太太 said...

掌柜的,
我现在知道了整个维持和平部队是如何操作的,可是签了守密合约,只能道些生活趣事。哪一天必须上战场,我教你如何逃命怎样?不过大概是逃不掉的,因为现代战争完全是科技战。红外线装置,半夜森林里的一切活动直升机上看下来都清清楚楚。我人在森林哪里控制中心也看得清清楚楚。除非去到像阿富汗那样地势对科技形成困扰的地方。
你这个格瓦拉,我推荐你去当军医如何?

kns said...

不愧是老太太,军中也精彩。
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不准扣,为什么呢?

担当不起军医的大夫 said...

十月八日是格瓦拉逝世四十周年,他这位患上哮喘的军医我是担当不起。
但愿世人有一份他的精神,尤其是不为富贵权力诱惑的精神。那些披着格瓦拉头像 T-shirt 的人们不知衣服下面有多少丁点儿像他的心?

老太太 said...

kns,
军中常被反复耳提面命的守则就是“安全第一”。
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关系到了自身安全,可以避免特定状况下造成的窒息。
就象鞋带末端的结,也得紧紧收到鞋子里。
出入丛林时,头发也可以给自己造成危险。
还有很多平时不会在意的小细节,经过这次随军生涯后,才知道它们完全可以致命。

(而要学习救命的 survival training 里,要认识可以吃的蚯蚓、蟑螂、蚂蚁、毛虫、青蛙、蜘蛛。问你怕不怕?!)

老太太 said...

大夫,
穿格瓦拉头像 T-shirt 的那些人,大概以为那很cool. 但现在不流行cool了, 现在流行 sweet!
大兵们总是sweet来sweet去。大夫,就算没有格瓦拉的cool,我猜你还是sweet的。要不要再重新考虑?

假军医 said...

大兵们总是sweet来sweet去
听起来有点暧昧也 :-)

您老说的不错,掌柜的长得很 sweet,以后游行示威那些人岂不是穿上掌柜的大头像,哈哈...

kns said...

老太太这么快充軍回來了。。
谢谢妳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