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有与没有之间

上几个星期六在车上听到电台播放一个黄清元的怀念老歌节目,听着听着不觉莞尔,当年我们听的最流行的歌曲到了今天也变成我们这种行将就木的年龄的人听的老歌了。

又想起当年很多人听歌还要强行将流行音乐分成雅派和俗派,当然分类法是没有所谓标准可依据,就看各人喜好来定夺。

譬如当年掌柜的就将王杰打入俗派大将阵营中,听王杰不可公开,一定要偷偷听。今天回想起来还真的是幼稚,然而当年谁没有幼稚过?

就是因为幼稚,当年我们才会真的以为会为了初恋情人殉情。当年的幼稚和天真,才会让我们高声呐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吧。

幸好当年我们都幼稚过,临老了才可以悠悠哉哉话当年。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作词:陈乐融 作曲:陈志远 演唱:王杰

天上飞过是谁的心 海上漂流的是谁的遭遇
受伤的心不想言语 过去未来都像一场梦境

痛苦和美丽留给孤独的自己
未知的旋律又想起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

多少冷漠我都尝尽 多少回忆藏在我的眼底
遥远的你是否愿意 为我轻轻点起一丝暖意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心中的火再没有一点光和热
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 昨夜的梦会永远留在心中

其实我一无所有。

要明白这个道理还真的是需要经过岁月的灌溉和酝酿。

就像要消化和领悟黄舒骏的三跪九叩,并不是当年我们疯狂拜倒于黄舒骏的才气的那个年纪可以做到的事。

曾经什么都没有,多么希望什么都有,如今什么都有了以后也该什么都没有。爱恨皆是空,一切是非功过,都消失在我沥血之后,消失在我三跪九叩之中。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领悟到一切是非功过都会消失。很多时候,其实我们真的是一无所有,有的只是苦苦拥抱那一份执著。

突然间想起名洋,一个从来没有真正扬名的歌手。你还记得他吗?

其实我一无所有
作词:陈自为 作曲:徐嘉良 演唱:名洋

请你肯定的点点头
不再为我停留
因为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谁也不能给我

请你冷漠的挥挥手
脚步轻轻移动
因为我知道不能给你什么
也许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错

请你肯定的点点头
不再为我停留
因为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谁也不能给我

请你冷漠的挥挥手
脚步轻轻移动
因为我知道不能给你什么
也许这是一个爱的抉择
也许这是一个爱的借口

其实我一无所有
只是拥抱一份执着
每当面对你的时候
仍然对你不知所措

我知道我还是爱着你
曾经爱的那么温柔
每当面对你的时候
总是有太多的无奈在心头

15 comments:

老太太 said...

大夫,
老太太来问个好!
有爱、有和平、有可以安稳睡一觉的夜晚、有开车不用担心路边炸弹、太平盛世的我们全都拥有“所有”!何等幸福。

cgy said...

还记得另一首“分手摆在胸口”。。。

舞文弄墨 said...

我是來自《光明日報》的記者林英翰,
本報有一個叫作"潮爆部落"的單元,
专門報導那些有特色的部落,
因路過覺得你的部落蠻有意思,
所以想請問是否能夠跟你做一個簡單的訪問??

我的聯絡電話是:04-2226688/012-4039030,如方便,請給我一個回應,謝謝.....

舞文弄墨 said...

我是來自《光明日報》的記者林英翰,
本報有一個叫作"潮爆部落"的單元,
专門報導那些有特色的部落,
因路過覺得你的部落蠻有意思,
所以想請問是否能夠跟你做一個簡單的訪問??

我的聯絡電話是:04-2226688/012-4039030,如方便,請給我一個回應,謝謝.....

掌柜的 said...

弄墨者

谢了
这儿是孤魂野鬼来闲逛的地方
低调就好

只有功名忘不了

掌柜的 said...

cgy

记得名洋的
年纪至少像掌柜一样老矣 :-)

老太太
小家伙说你横看竖看都不是老太太哪
你要给她更多棒棒糖做奖赏哩,呵呵

今晚机长做太平盛世新娘子
何等幸福
看能不能偷拍她的幸福小鸟依人照再偷偷寄给你

老太太 said...

掌柜的,
机长嫁入豪门啦?作豪门新娘啊?!你代我恭喜她。
本来那天打电话要你的地址,就是要寄棒棒糖的。可是电话线太烂,没有声音。你快把地址寄来。迟了就来不及了,老太太又要上战场了。

老帅哥 said...

掌柜的,看来以后我们不能再约机长一起晚餐了,不然给狗仔队拍到名人太太和两位俊男约会,又大作文章了。
嫁入豪门深似海。。。

愚公移山 said...

舞文弄墨:
说实在的,血大夫是超低调的。

掌柜的 said...

老帅哥

机长嫁入豪门
不能到龙凤去吃烤鸭
高级的我们的荷包负担不起呢,哈哈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奇怪了,我什么时候嫁入豪门了?多希望承你们贵言,若是有一天他发了,我必定感激你们

Anonymous said...

"这儿是孤魂野鬼来闲逛的地方
低调就好"

不如叫他去参加选美还容易.
他总觉得自己外貌比较亮眼.
嘻.

表侄女

Sky said...

掌櫃的:

我記得名洋這首歌,那一陣子好像突然大家都要標榜自己一無所有才叫做In,除了這兩首,還有崔健的《一無所有》,好像都是相距不遠的時間推出來的。後來,好像就很少再看到和「一無所有」相關的歌曲了。

我猜想,是不是和當時的王傑風潮有關,王傑當時以浪子,以生命的不完整走紅,超「一無所有」的。

我當年算是不怕被人貼上俗派的俗派,王傑的歌啷啷上口,高聲唱也高聲喊我愛王傑,更模仿他的唱腔,不知747機長是否還記得?

當時尤其最愛學他狂吼「一無所有」,越喊越有feel,越更覺得一無所有,暗自神傷的走過慘綠年少。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奇怪了,一旧云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玩了?

你对王杰刻骨铭心的爱,我怎么会忘记呢?哈哈

Daruma said...

o(∩_∩)o...呵呵
那么久没来了,掌柜的文采依然让老叔佩服的五体投地!!!

好一句“幸好当年我们都幼稚过,临老了才可以悠悠哉哉话当年”!!!以其说是“幼稚”,不如说是“真”^_^

还有那“雅派”和“俗派”,也只有血大夫你想的出这样的词句,完完全全的把老叔跟他的那群死党兄弟年少时听歌的执着形容的贴贴适适!!!! 哈哈!真叫老叔拍案叫绝!真的不来你这儿人生还真的少了很多色彩^_^

还有你的无名粉丝的那句:“不如叫他去参加选美还容易。他总觉得自己外貌比较亮眼”更绝!!!!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