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07

黑白无常

她是一位和蔼的老人家,其实也不算很老,体格还相当不错。

老人家有冠心病,也有不太严重的血液病。她每一两个月总会来医院复诊,都是由儿子载到诊所前面,然后儿子去泊车,再回到诊所和她会合。

像往常一样,老人家独走进诊所,在大门口突然倒下。

心肌梗死、心律不正。马上进行心脏按摩、插管、人工呼吸、打强心针,但最终还是挽不回已经决定告别红尘的生命。

老人家的儿子从停车场上来时,他的人生就在那一刻遭到突如其来的强大打击。

看着他嚎啕大哭,那一刻有点痛恨我们对于生死的无能为力,对于生命的无奈。

生命是无常的。

图片是黑色的,因为在那一刻,只得一片黑。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作曲:小虫 作词:小虫 编曲:涂惠源 演唱:潘越云

从来就没冷过 因为有你在我身后
你总是轻声地说 黑夜有我
你总是默默承受 这样的我不敢怨尤
现在为了什么 不再看我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你为什么不说话
握住是你冰冷的手 动也不动让我好难过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你为什么不说话
当我需要你的时候 你却沉默不说

从来就没冷过 因为有你挡住寒冻
你总是在我身后 带着笑容
你总细心温柔 呵护守候这样的我
现在为了什么 不再看我

你最心疼我把眼哭红
记得你曾说过 不让我委屈泪流

常常自己想,与死神拔河的日子这么多年,天天看着死别的戏码上演,我是不是已经麻木成石头心肠了呢?

那天告诉老妇人的儿子他的母亲已经永远的告别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才好。

两个小时后,老人家的儿子走进我的办公室,递给我一包水果。

这是今天早上我妈妈在路上买的,说是要给你们吃。很谢谢你们,也为我妈妈谢谢你们。说的时候他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

我知道我们的心这么多年以后为什么并没有麻木不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天使般的病人及他们的家人。那一刻,工作量再大,口袋里的薪水再少都已不再重要。背负着受千夫所指的公务员这个名字也是心甘情愿的。

图片是白色的,因为在那一刻,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及信任散发了光芒。

如果心中有爱
作曲:梁弘志 作词:梁弘志 演唱:童安格/齐豫/黄介文/梁弘志/孙越/李宗盛

如果心中有爱
就会散发光彩
季节的花朵
在幽暗角落
也都会盛开

如果心中有爱
所有孤独不再
是非的大海
漂浮着你我
不同的未来

当黑暗到来
让我与你同在
渡过警涛骇浪
没有埋怨惧怕

当黑暗到来
让我与你同在
如果心中有爱
绝望和无奈
就会逃天

20 comments:

夏至 said...

世间温暖,因为有你这样一个“父母心”的大夫

碧绿荷塘 said...

“背负着受千夫所指的公务员这个名字”
我家也有个公务员哦!
有人陪你,不寂寞。

你的付出,有人懂得的。

awan said...

曾經,我姐也看到一個兒子在醫院為母親的逝世而嚎啕大哭,就那樣癱坐在地上哭了許久許久……
姐說,那作兒子的天生有點娘娘腔,有些人對他眼光異樣。他和母親相依為命,每天下班就往醫院跑,每天風雨不改,是那麼地孝順。他沒有兄弟姐妹,也不見親友來探望他母親。母親走了,剎時世間上就彷彿只剩下自己一人的那種淒涼與傷痛,可想而知。
我是聽我姐轉述的,但我還是為之悲痛。

湘绣蜻蜓 said...

在至亲的人走的那一霎那,眼睛和思想根本就接受不来,接受不了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永远再也不会跟你说话的事实。

酱的心情我绝对可以体会。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因为有你(们),世界才会充满爱。

给你这句,每次我喜欢在伊媚儿对你说的:

Thanks heaps

Jen said...

是的,当一直以来会说话会走动有体温的至亲,有一天却突然倒下来了,我也能体会那种感受,就算她/他已年迈多病,就算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是也是会承受不了。
你的工作很神圣很伟大^^

BloodDoc said...

阿晚,蜻蜓
人间悲歌何其多啊!

jen
谢谢,但我想自认神圣和伟大就会是腐败的开始。

机长
每一个谢谢就会转账为一只鸭
自己记账吧:-)

薄荷糖
你家的那个公务员,身份可矜贵多了
人家怎样都是在蛇庙里混的呀,呵呵 ^_^

夏至
你的褒奖,感激无尽
尤其是当你以夏至的身份留言。

佩仪pueyyee said...

“风就是从小镇的那一端吹进来的。”
阵阵暖意。
“有什么比真爱更需要道德勇气”
不知血医意见如何?

Anonymous said...

謝謝

BloodDoc said...

佩仪
小镇医生的故事
一直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前后不连贯。
开始的那两段说一段隐藏"恋情",本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结果纸包不住火,最后竟然搬出道德和勇气,凡人如我,并不是很明白也。

海蛇 said...

蛇庙?如今很多信徒都没听过蛇庙的大名了。“蛇庙”对他们来说,不是烧香的地方,只是抱佛脚的所在。至于蛇,大多都散落在庙外的地方了。

cgy said...

“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終;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第二次你不曉得,我說也沒用。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有無窮無盡的笑聲,一遍一遍又一遍,回蕩了整整三十年,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 余光中《母難日》之《今生今世》

添健 said...

蛇庙的蛇是否矜贵如今已不好说,不过蛇庙的蛇短缺却是肯定的。最近庙祝不是到钢筋森林去寻蛇,请蛇入瓮吗?

BloodDoc said...

周先生好久不见
还好吧?
其实我有想过要不要回到蛇庙做蛇
因为我家离蛇庙近嘛。

海蛇应该是比我们更老的蛇吧?
出口蛇?? :-)

添健 said...

人还好,脑袋正向 PhD 的 D 过渡……

知道蛇庙的,不会比我年轻多少年。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不好啰,你回蛇庙当蛇,谁来经营咱们的……介绍所,你刚刚还下巴轻轻地答应“她是佩佩”来代言哩

碧绿荷塘 said...

回蛇庙,也可以经营介绍所的,对吗?
以前有个朋友在血大夫的旧巢工作,也给我介绍到蛇庙去看医生。
因此,我想到转回来也可以吧。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到蛇庙看病要钱的,而且不便宜
到蛇庙看病,也不需要有“尊贵”身份的人提拔,血大夫一旦到蛇庙就会失去了尊贵身份,我们的介绍所就得夭折了^_^

碧绿荷塘 said...

哦,原来是这样。
蛇庙的收费不是比私人医院便宜吗?
当然不是那个企业化了的。

曾经在蛇庙修炼的大夫 said...

到底最后我想应该还是不会回去放蛇,蛇庙无论如何都是个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