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6, 2012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我是說現代科學醫學。我們從來沒有在歷史上如此長壽過,然而醫學也從來沒有在歷史上如此傲慢貪婪和短視,我總覺得先輩這百多年建起的高樓就要倒塌了。

想要將這廿一年來記錄下來,但願有恆心有毅力還有眼睛視力能爭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