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不能長久的熱情


他死的那一天,正是情人節的前一天。他彌留之際,他的妻子不在身邊,那天離開情人節只有三天。

她認識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個患上癌症的病人。她接受他的追求的時候,他已經是個無法痊癒的病患。她答應和他結婚的時候,他的腫瘤已經開始吞噬他的身體,而且不斷無情的繼續啃食他的精神和肉體。

她開始認識他的時候,她已經是一位醫生。她開始和他交往的時候,她當然已經知道他是個正在往死亡前進的男人,她也知道他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因為他是個等待死亡的末期患癌者。她和他結婚的時候,她已經知道她的宿命是寡婦。

後來她開始遠離他,她情願照顧其他病患也不願照顧他,雖然他也是個病患。

再後來她將他送回他父母的家裡,她獨自到另一個城市工作。

她短訊予他,說她心裡很難過,也很恨。她要一個健康的丈夫,她要和別人一樣有一個送她上班接她回家的他。可是他不能,因為他就快要死了。

她沒有回來,他在家裡等她。

他的父親來醫院替他拿止痛藥,因為他已經癱瘓了。後來的那一天,他的母親將他送來醫院,他已經剩下沒有多少生命。她,依然在南端的那個城市。那一天,離開情人節已經不遠。

從少年到成長,從單身到成家,從步行到癱瘓,從呼吸到安息。這八年來,我們看著他一步一步的向病魔投降,但是也許他的最痛還是她。

那一天,他的母親告訴我他和她的故事。後來,他就走了。

熱情是瞬間不能長久晚開的花朵。

何如惠,那是多久以前的聲音。愛在疾病蔓延時,那是多麼熟悉的愛情悲劇。


晚開的花
作詞:娃娃 作曲:殷文琦 演唱:何如惠

有人說愛情就像不變的四季
從美麗到凋零
我沈默等候任四季如風
我知道自己要什麼

所以愛我要有忍受寂寞的勇氣
從拒絕到挽留
我的愛我的心是晚開的花
不願輕易流露對你的深情

曾經愛的多怨的多
無人說茫然的生活
也擁有過失落過忍受著
卻又難掩寂寞

愛我不要催促我匆匆接受
熱情是瞬間不能長久
晚開的花朵

因為我曾經 愛的多怨的多
無人說茫然的生活
也擁有過失落過忍受著
卻又難掩寂寞

愛我不要催促我匆匆接受
熱情是瞬間不能長久
晚開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