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3, 2011

二零壹壹年四月十六日

有人問我做麼這樣雞婆,關於砂拉越。南中國海另一邊關你屁事?

因為那是我住過的地方,那是我的事業成熟的所在。

因為如果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如果我自己老王賣瓜自稱是成功人士,那麼我的背後就有一個砂拉越女人,我可以不關心嗎?

因為我背後的那個女人,她們的族群是砂拉越土地上數量最多的,但是他們無法和別人分享那片豐富的土地,他們最基本的權益早就被一群貪心的惡霸掠奪了。在他們的土地上,他們被稱為“拉子”,越過南中國海這一邊,有人問我是不是娶了一個住在樹上的山番婆。

因為我夢想的,不只是拔光白毛的毛。我夢想的,還有一個每一個人尊重每一個人的世界 - 我的上帝不比你的上帝偉大,我的種族不比你的種族偉大,我的權益不比你的權益優先。

所以四月十六日,我們自費來回穿越南中國海,因為我們手中有一票。這一票的費用不來自白毛,也不來自安華。這一票,我們用良知劃下,希望它能長出良好的果實。

所以四月十六日,請用鉛筆改革,用同一隻鉛筆勾勒較好的未來。砂拉越的子民,我們將此重任委託予你們,因為我們相信你們能。

Friday, April 08, 2011

二零壹壹年四月的某天。

突然想起好久沒回來這兒。想寫巴黎,但是有點懶。歲月無痕,老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