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0, 2010

痛并快樂著


當書本以重量來賣,對寫書的人、印書的人、賣書的人都是一種苦,更是一種痛。當書本以重量來賣,對於買書的人,當然是一種快樂,但是會是長期和永遠的快樂嗎?當寫書已經不再能夠維生,我們的後代還會有機會手裡握著書本閱讀嗎?

人生,永遠都是不能兩全,無法其美,痛并快樂著。

6.5 公斤的書,馬幣 64.35,每公斤叫賣馬幣 9.90。

Sunday, May 16, 2010

蚱蜢占卜大師 - 詩巫


我們這些住在馬來亞聯邦的夏蟲,是不可能了解南中國海另一端的冬雪。一眾政治分析家紛紛擾擾用科學法則或路邊社的獨家消息來預測選情,還是需要等今晚開牌的那一刻,大家就都搖身成為孔諸葛。

天鵝小鎮能否打破籍貫、語言、文化、人情還有其他種種的傳統,帶來一個新的篇章?

308 前檳城人的華裔首席部長、福建話、本地人及民政情結都在票箱裡一夜之間被殲滅,今天檳城人是否看到窗外更藍的天?是否前途會比 308 前來得好?兩年後票箱將會做出裁決。

而昨夜淹沒詩巫小鎮據稱上萬人潮的紅海之夜,是否是檳城 307 夜晚韓江草場的重演?還看今宵。

蚱蜢先生這次還是不樂觀,白毛看來還是長存。但是還是希望占卜錯了,有時候預測不准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大家一起禱告,天鵝真正的變成天鵝,飛上藍天。還有,也讓掌櫃的快樂一下。

Thursday, May 13, 2010

俯首甘為孺子牛


長遠是我在醫學院唸書時的師兄,算起來他在政府醫院服務已將將近五分之一個世紀了。醫療健保近年來已經成為一項重要的社會課題,左傾右傾都不見得誰有最好的制度,市場經濟還是社會主義都是順得哥情失嫂意。太貴養得起太少人,太便宜又僧多粥少。公家醫院的醫生護士永遠都是豬八戒照鏡子,里外都不是人,還天天被人咒罵。其實呢,說懸壺濟世也好,說仁心仁術也罷,許多人都還在公家系統吃草但被擠奶,本著的也許就是那麼一丁點兒想要用一根杠杆撬動地球那種阿基米德不實際的理念和執著。我們其實就只有那麼一個小小的願望,大家罵得少一點,偶爾拍拍我們的肩膀給一點鼓勵,這算不算是一種奢侈呢?

Saturday, May 01, 2010

五一勞動節



格瓦拉說過:『社會主義只有一個定義,那就是廢除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剝削。』

我想說的是,不管在哪裡,這都是將人定義為人的最基本條件。五一勞動節,別問工人們為國家付出多少,應該問國家為工人們付出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