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5, 2007

耽搁了


德语来读耽搁这两个字的意思是谢谢。

声音回荡歌吧历经一年一个月,两百四十七个贴,其中两篇是歌吧的老丫头代做枪手。累积七万五千个页数浏览,一万五千个游客到访。游客中又有些成了钻石俱乐部成员,有些成了宴会主角,有些成了可以去他们的地盘骗吃骗喝的庄家。所谓的网上之交恍惚中仿佛当年交笔友等邮差先生送信的日子又倒回来了。

记得小时候有一种叫做纪念册的东西吗? 小学时,我们写头可破血可流学业不可不追求。中学时我们写海可枯石可烂爱情不可不追求。

今天哪,就是声可回音可荡歌吧不可不打烊。

还是老话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是此间歌吧说拜拜的时刻了。最后的时刻还有多久,也许是三五天后,那年我们十九岁就会象我们当年的十九岁和青春小鸟般的走入历史一去不回来了。

当然如果大家彼此都有千秋万载,还是会见面的。

曾经前来一游的客人们,不管你们有没有留下足迹都好,歌吧掌柜的在此声声感激这一年来你们给予我的享受。

最后的时刻,最后一句话 -- 耽搁,Danke。

最后的时刻
作词:钟篱篱 作曲:华伯乐 演唱:潘越云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沿着一条桂花的巷子走
此刻的心情也好 也不好
桌上谁留的一张纸条 说从此不再见面了
此刻的心情也好 也不好
不见得就是伤悲 不见得一定要挽回
所谓遗憾见了面也祇是笑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沿着一条桂花的巷子走
此刻的心情也好 也不好
深夜不眠好像心有隐忧 醒来只当梦境草草
有人回来不知道太晚或者太早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沿着一条桂花的巷子走
此刻的心情也好 也不好
可能是第五扇门 可能是第三个窗口
如果有缘 分了手还可以回头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31 comments:

夏至 said...

血大夫,
谢谢你带给我们的所有快乐或悲伤的记忆。
Ich danke Dir auch! Herzlich!

Khai Suan said...

看了第一段寫得那麼嚴肅, 有點不詳的預感, 果然關店.

走好,
隨時再戰江湖.

Khai Suan said...

小學時候的紀念冊是
"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 或
"認識新朋友, 莫忘老朋友" 等等.

下次再戰江湖, 是不是開個"那年我們廿九歲"?

Way said...

真的沒有其他出路了嗎﹖
真的沒有其他出路了吧﹖

怎麼才掛出 “打烊” 的牌子﹐心中就開始感覺落寞了﹖雖然我們一直都知道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也知道 “休息 (或打烊) 是為了走更遠的路”﹐但是別離時刻一旦真的來到﹐還是會不捨。

還好大夫歌吧主人說 “当然如果大家彼此都有千秋万载,还是会见面的”﹐至少可以安慰自己說﹐門還沒有完全關上嘛。

又說 “打烊” 二字﹐既然是打烊﹐那麼明天或後天或大後天或大大後天﹐也許時機到了﹐還是會在開門唱歌吧﹖

人﹐總是要找些理由給自己希望。或許這就是潘朵拉阿姨那箱子存在的意義﹔所以﹐我們說 “再見”﹐也說 “後會有期”﹗

祝福了﹗

kns said...

阿秘拉琴!Auf Wiedersehen, 那年我们十九岁!
阿秘拉徐哦!Auf Wiederschauen, Herr Dr. Blood!

tumi said...

Blooddoc, 谢谢带给我们许多回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耽搁"了。

yin said...

祝福你。一切安好。

大媽 said...

唉~我不要曲終人散啊。難道沒有其他的法子了嗎?
要不然我們不聽歌了,我們再開一個老年俱樂部,我們談老歌……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你,血医生。
这里的歌曲让我回到了无忧的年代。
因此,为了你接下来也是无忧的,我们就像大妈说的,不听歌,只谈歌,可好?

我是佩佩 said...

我不依~我不依~
不能打烊!!
下次我该去哪夜夜笙歌呢??

在这个民主年代,凡事讲投票
就来个公投吧~~

(快点开《那年我们29岁》吧,酱我明年就够资格进会员了...也可以代言。呵呵)


点一首“关怀方式”祝您一切安好

我是佩佩 said...

忘了说~~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tumi said...

Blooddoc:不好意思,大婶再来串门子一次。下午看电视《中华情-岁月回响》看到潘越云在唱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就想到大夫你最爱潘越云了。。。当然还有齐豫等。。

祝平安喜乐。

文鋒起吾 said...

謝謝你帶給我對音樂的美好回憶,
期待下一次可以在另一個年代相逢,
一切都順其自然,
該停的就停,
該繼續時再繼續。

祝福,萬安。

liwei said...

在這裡我聽到了我以爲很難再有機會聽到的歌曲,謝謝你,非常感謝。

湘绣蜻蜓 said...

谢谢你,让我有幸重温小时候和中学时期的好歌、回忆。。
我会想念「那年我们十九岁」。。
祝,安好。

wk said...

谢谢你带来的回忆。

Au revoir!

佩仪pueyyee said...

血医,说什么都显得累赘,只好说后会有期,你还是会常上来看看格友吧?
祝你常有歌,血家族越来越幸福!

嘉琳 said...

后会有期!

greenpasture said...

You have done well with this blog. Very professional.

Your blog tells me a bit about yourself, and somehow I have a lot of respect for you.

All the best.

阿麗安 said...

那些我來不及參與的,那些我也有過同樣記憶的,會懷念的。
感謝分享。

sukhoon said...

以后我到那里去听歌?习惯了每次上网都会来这儿听歌。
以后要到那里去找回少年愁滋味?

这里让我想起了很多位封存在记忆内的过客。
很多位早已不会想起的朋友都在这儿由模糊变得清晰。

阿彤 said...

其实,我不常来.因为知道这里的时候我正非常的忙着.
但是,我很喜欢这里,因为在这里找到了很多的回忆,回味了很多美好的乐章...

我本来想,我的忙碌告了一段落了,是时候常来这里坐坐听些久违的好歌了...可惜...

没关系,还是要谢谢血医生,谢谢你.

Anonymous said...

亲爱的版主您好!我是道地马来西亚人,目前在台湾的杂志社当记者。为了寻找唐晓诗的“上了你瘾”和新摇的歌,而不经意闯进您的部落格,然后就开始滞留至今,一首接一首的听,惊喜之余,也介绍同事浏览……。
很想借此机会向您致敬,并表达心中满溢的谢意。谢谢您如此用心经营,温暖了我的灵魂和记忆!真的很感谢!
经典杂志:Christine

添健 said...

用那一年我们九岁的歌曲——凌峰的《欲走还留》,为你给我们带来的回忆,向你表示由衷的感激。除了耽搁,还有得友、莫息、嘉希。

BloodDoc said...

衷心谢谢各位的留言,来日方长嘛,因为我相信我们都会长命百岁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呵呵。
读着读着这些留言,竟然哼起邓丽君的 good-bye my love 我的爱人再见.....

Khai Suan said...

後會有期,
殺帖, 狠心啊!...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要关闭歌吧,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粉丝吧?!

有一个晚上,我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梦,世界上真的有个一个叫《那一年我们十九岁》的歌吧,我们就坐在里头聆听一首又一首的好歌……

或许,歌吧以后就真的只能在梦中出现了

yy said...

好一阵子没上来,没想到一上来就看到这个坏消息。:(
歌吧真的不能保留吗?就算只是文字记录没歌听?
谢谢血医的一直以来的努力。祝福大家。

Khai Suan said...

剛剛有個朋友告訴我說, 相逢恨晚, 指的是我向他介紹的"那年我們十九歲".


唉! 蔡琴有一首歌, 叫
最後一夜.

阿麗安 said...

這里有沒有有錢沒地方花的有錢人,不如投資開一家歌吧吧,我們可以不時上門吃吃喝喝。謝絕歇斯底里的拉拉妹和si ham仔。

Shamus said...

难得遇上这么好的blog,为什么要打佯?是遭人恐吓、逼迫吗?在我们这个一切讲求速度的年代里,留得住的回忆真是越来越少。

BloodDoc, 这一切虽然短暂,还是要向你说一声“谢谢”。保重!我想我们都不会忘记,我们曾经十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