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1, 2014

千年仇恨


照片左邊紅色尖頂有鍍金聖母像的教堂,就是瑪莉嫣小教堂。華麗堂皇的教堂掩蓋不了醜陋的過去。1349 年,黑死病橫掃歐洲,維爾茨堡也不倖免。市民將禍根歸咎於猶太人,將猶太人聚居地焚燒,700 個猶太人死於非命。最早期的瑪莉嫣小教堂就在這個地方建起,後來 1377 年開始重建,100 年後封頂。二戰時被炸毀,後來重建。
Marienkapelle, Würzburg, Deutschland.
---------------------------------------------------
幾百萬個猶太人在二戰時被希特勒屠殺,沒有幾千年的歐洲反猶背景,希特勒一人怎能做得出來?很多研究都想解開希特勒如此痛恨猶太人的原因,忘了希特勒只是一個生長在將猶太人當靶子的環境中。
羅馬帝國倒台之後,日耳曼人漫遊在歐洲大陸上。前有查理鐵鎚將回教軍團的勢力阻擋在比利牛斯山以西,不讓他們跨過伊比利亞半島,後有奧圖大帝將馬扎爾人推到匈牙利定居,之後中西歐就是信奉基督教的日耳曼人的天下。
回教的勢力擴展不進來,顯然信奉另一個一脈相傳同源一神教的猶太人就成為敵視的對象。歐洲各地更是將猶太人強硬和基督教徒分開來,把他們區開到隔都 (Ghetto) 裡聚集。宗教和種族歧視理所當然的將猶太人定位在社會一些基督教徒不屑做的工作,譬如醫師。那個年代的醫師都是蓋倫派的學徒,在沒有消毒沒有麻醉的年代,醫師基本上是人人嘗試避而遠之的死亡代名詞。猶太人當然也成為放貸人,那是因為教會和教義不允許一個好的基督教徒成為大耳窿。
人們也許可以不要去見醫師,但是隨著社會逐漸商業化,每個人都需要錢。大人物譬如領主和主教更是需要錢來佈置奢侈品和打戰,免不了欠猶太人一大筆錢。可以想像當年被羅馬帝國從中東驅逐而散居歐洲各地的少數猶太人,人數雖然少,也被多數人歧視,但是經濟上應該是還不錯。人數少加上猶太教義尤其是對於進食的禁忌和對食物的處理,衛生比臟兮兮的歐洲人好得多,可以預見的猶太社群比較少被傳染病影響。
中世紀黑死病在歐洲施虐的時候,因為猶太人受影響較小,很多歐洲人將黑死病遷怒於他們身上,到處都是猶太人被屠殺的情景。譬如維爾茨堡在 1349 年就因為黑死病而焚燒猶太人的居所,導致 700 個猶太人死於非命,基督教徒更是在這兒立起了一座教堂。今天在歐洲閒逛,很多華麗的教堂和建築下面埋著的是屠殺少數民族的黑暗。我總是免不了懷疑,殺死這些債主之後,大佬們可以欠錢不還繼續酒池肉林。
拿破崙和後來的猶太人解放運動,顯然只是幾個高官顯要的一廂情願。歐洲人幾千年來在歧視和敵視猶太人的環境中成長,不會因為幾道律法就開懷接納猶太人。希特勒和納粹開始逼害猶太人和其他非雅利安的時候,社會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在幹的事情。反對的聲音有多大?若有也不會是太有效。可以肯定的是單靠希特勒和幾個黨羽肯定執行不了他的屠殺計劃,那麼多的執行人在將猶太人處死的時候,他們是什麼樣的情懷?恐怕其實是一種非我族類就該殺的心情吧。
用今天的眼光來看,這種屠殺是匪夷所思。然而二十世紀初,正是高爾頓的優生學大行其道的年代,多數國家都在將“低等人類”強行閹割以避免他們留下下等後代遺害社會。一些社會學家歪曲了生物學上的達爾文學說,合理化適者生存的政治政策。馬爾薩斯的鬼魂也還在陰魂不散的成為社會精英消滅弱勢者的後盾。
希特勒不是一個獨立的現象,當視野被放寬和放長,歷史的痕跡就很殘酷的顯示出這個悲劇是必然的結果。更殘酷的是,在今天的世界裡,這種為了自以為自己的生存空間不夠而拼命排他的情況並沒有消失,反而可能悄悄的在膨脹。種族和宗教,說穿了就是自私的工具。或許,未來我們只能悲觀的猜測,誰是下一個希特勒和他的盲目群眾,而誰又會是下一個猶太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