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5, 2013

還是思考醫學

循環貼,幾年前在老戰友愚公部落的留言。幾年後,情況依舊,看來更是危如累卵。

馬來西亞的公家醫療系統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便宜的,如果要說到“物有所值”,那么我們的醫療系統大可以拍胸膛說全球找不到第二個。


在沒有私人醫藥保險,又沒有國民健保的情況之下,能夠得到相當于免付費,又相對先進的心臟病治療或是惡性腫瘤治療的國家,除開馬來西亞,恐怕還找不到另一個。


乍看之下,這是很誘人的。


但是這其實也是公家醫療系統的最大問題。


資源總是有限,雖然很多人覺得政府對醫療的撥款太少,只占了GDP 大約 3%,但是即使撥款再增加,很快的還是會捉襟見肘。


這二十年來醫藥和手術程序的進步,加上高齡人口的大幅度增加,讓醫藥市場成為有利可圖的一筆大生意。製藥業這十多廿年來已經成為了資本主義市場最賺錢的金母雞,新藥的價錢日漸離譜,新”發現“的疾病也隨著藥物的增加不斷的在發掘中,媒體上也充斥著一大堆所謂的保健資訊,其實是在鼓吹現代人覺得自己不健康,讓醫療市場無限膨脹。


今天行醫,會發現很多時候是大眾覺得自己有病要求檢驗掃描和藥物,找不到病灶時就要求吃保健品,因為被灌輸預防勝于治療這一個似是而非的觀念。


這一切的趨勢,可以預告著無論政府投入多少資源,終究還是不夠應付需求。


現在我們公家醫療系統的模式是沒有制衡的模式,只要醫師許可,你可以做幾百個血液檢驗,也可以做各式各樣的掃描,還可以要求不三不四的傷風感冒肌肉痛的藥丸藥膏。反正又不是從自己口袋里掏錢,也沒有人要冒著被病人拉攏政治人物上報投訴的風險,多數醫師總是大筆一揮,盡量滿足病人的要求。就這樣,納稅人的錢就入了藥廠高科技公司的口袋。


真正有嚴重病痛的病患,譬如惡性腫瘤,有些政府醫院也提供免費治療。就拿某些惡性淋巴癌,一個療程現在私人市場的價格大約是一萬,總共八個療程。政府醫院提供免費藥物,只是象徵是征收登記費和一些驗血掃描費用,平均一個療程是馬幣幾百塊錢,還可以要求折扣。造血幹細胞移植私人市場費用大約是十萬,政府醫院是馬幣五百,也可以要求折扣。心臟繞道手術、肝臟移植、腎臟移植等等大抵也如此。


譬如說,一個在私人界自己開業的醫師患上淋巴癌,來政府醫院治療因為費用便宜。他開業了幾十年,八萬馬幣應該負擔得起,但是既然公家醫院給予免費治療,他身為高收入群體也交了那么多稅,當然有一萬個理由享受免費醫療。


問題是資源總是有限,個別醫院買藥的撥款通常第三季就開始不夠,這時候如果來一個務農的窮農民,可能醫院沒有藥物,那么他要不自己買,要不就等死。


我們現在的模式看起來好,但是這么一個坐吃山空的模式,就像毫無限制砍伐一樣,總會有山窮水盡的一天,到時就什么都幹不了。

如何控制醫藥成本,有何將有限的資源分配以達致最大的效益,如何改革馬來西亞的醫療體系,是一片大文章啊。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也不用太悲观。马来西亚的医疗系统之所以这样廉宜,很大程度是”低廉“的医务人员薪金。就算是只用了3%GDP,还是有太多的浪费。有浪费就代表着有进步的空间。公立医院里的防御性医疗(defensinve medicine)还不是像先进国那样严重。我们的问题是太多的有经验的医生离开公立医院,在加上新毕业医生人数的泛滥,造成了缺乏人才训练和经验累积的机会。这造就了素质的大幅度下降。这才是马来西亚医疗系统将来的最大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