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12

醫療傳說

今天遇見一位友人,問我對於蕭源盛造假事件的看法。老實說最近打假行動之前,曾經走馬看花讀過他的戰地醫師的故事·,當時就曾經告訴過一些朋友姑且抱著懷疑的態度當作小說故事來看這一類報導。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這幾年從來不去做義診,因為我不認為我懂得的知識能夠起了多少作用。很多年前我曾經和一慈善團體到過偏僻的村莊,後來我問自己到那兒量血壓派班納杜餵蛔蟲藥塗頭蝨油到底長遠來說對這些村民有何實質的意義?事實上這些事情幾公里外的公家診所的護士和醫藥助理也能夠做,而且長期做的話效果會比我們這些不定期或定期打游擊的做得更好。 這個年頭,老實說連希望醫師們將他們份內的工作兢兢業業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做好都已經是一份奢求,很多人還一窩蜂的擠去做義診真的讓人有點摸不清方向。他們有些當然是拿假去做好事,但是若是在工作天那麼自己崗位的工作就難免被忽略了。也有很多人是在週末去當義工,但不是說醫師需要足夠的休息才能確保醫療安全,還有總是需要不斷進修來充電的嗎? 

你說如果醫師們不站在各自崗位而犧牲小我去做慈善是件值得讚揚好事,那麼請問份內的工作做好了嗎?最基本的是該醫治的病患已經醫治了嗎?有沒有讓他們等得太久?事實是大約每個人到醫院總會有等你等到我心痛的不愉快經驗,所以現代人才會對醫療系統有著無以倫比的痛恨。所以你總是七早八早摸黑到醫院掛號,然後等到日出三竿才輪到你,然而五分鐘後就被轟出去排隊拿藥。所以為什麼當大家在報章上看到醫生作家的文章裡如何細心呵護著他們的病人,如何用很長的時間為等待的一百位病人一一看診,如何的握著臨死的病人之手陪他到最後,如何為病逝的病患淘淘大哭,大家便馬上心儀的將他們當成偶像,當著圖騰一般來崇拜。沒有人有些許的懷疑這些事蹟是文學成份多些,還是真實成份多點,也沒有人考慮現實的可能性。 

我們每天踏入病房,最怕就是滿樓的重症病患等著我們帶來奇蹟。事實上我們兩手空空,什麼奇蹟也沒有。事實上我們自己也希望奇蹟,但是如果奇蹟常常出現就不叫奇蹟,所以最後必然我們失望,病患失望,家屬也失望。那種在豪斯醫生戲劇裡九死一生柳暗花明最後圓滿結局的畫面,我們也在等待,但是也總是等到花兒也謝了。我等了十七年,沒有多少次花開的時候。 

我們每天抵達門診,一眼望去盡是人山人海等待的人們,所以我們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時候才能看得完,最大的希望是能夠儘早看得完,大家都不用無可奈何的等到太陽下山。現實的殘酷讓我們無法溺愛病人和他們的家屬,無法給他們每人六十分鐘,因為那樣就要等三天三夜才輪到你。 

所以我說,這些戲劇文章電台當作故事看看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太認真的話以後舞台拆了大家都要撕破臉皮,又何必呢。我們大家都是成年人,別要強逼自己扮天真回到童話世界。現實本來就是如此,蕭源盛不是第一個,他栽在沒有文憑扮專業,所以栽得狼狽。君不見那些在面子書狠批他的很多是醫師,批文裡總不忘提出醫師要多麼努力啃書,多麼努力學習才能被稱為醫師云云,我只希望他們都能誠誠懇懇腳踏實地的將分內工作做好。蕭源盛也不會是醫療領域跑江湖行騙的最後一個,假醫師行騙固然不少,真醫師招搖過市半真半假吹噓才是真正的撈得風生水起,許多還得到名醫神醫良醫的稱號當匾牌足以光宗耀祖呢。 

其實,拿聽診器開藥方捉手術刀就不過是一份職業,也就是靠那一份收入來糊口養家。醫師也不見得比誰更要偉大,充其量只不過社會的一個角色。醫師肯定不會比其他人聰明能幹,不信你拿掉一名醫師的執業執照,高高在上的醫師就要挨餓了,因為他其實啥也幹不了,除了嘗試成為馬華民政巫統的總會長以外。

回到原點,蕭源盛事件,我想說的是別將醫師當神,這世上沒有神醫,也別將戲裡書裡的故事當真。核心問題老實說還是不盡人意故障處處的醫療系統,所以我們的怨氣只能在造神過程中得到解放,而老千們老早就瞄準這個機會刮財刮名,其他的當了冤大頭還孜孜不倦燒香膜拜。

而醫療健保改革,那才是一篇真文章,才是重頭戲所在,只可惜就沒人有毅力,故此改也改不了,革也革不了。

所以,請大家聽歌,聽傳說 - 實際景況已無可再更改,雷同情節永不似期待。重合劍釵修補破鏡,只有寄情戲曲與文字。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早已變成絕世傳奇事。 

當然,又要重複一次,我的表侄女又會老調重彈說我患上酸葡萄綜合症。

傳說 
作詞:林夕 作曲:黃耀光 演唱: Raidas
俗世的愛侶 誰可永相戀 
談情遊戲 我早厭倦 
若果這剎那時空 隨著我的書本扭轉 
那痛快故事 必定賞素願 

小玉典珠釵 鉛華求長埋 祝君把新歡 乘龍投豪門 
我要是變心 有誰為我盡情罵 
小玉休相迫 檀郎無忘情 三載失釵風 瑤台求重逢 
我叫天搶地誰過問 

實際景況 已無可再更改 
雷同情節 永不似期待 
自古書裡說梁祝 寧願化蝶飛出苦痛 
我也要化蝶躲入傳說內 

庵中孤清清 長平難逃情 江山悲災損 流離仍重圓 
我偶然與她見面亦覺甚疲倦 
花燭映規妝 難為郎情長 交杯飲砒霜 泉台諧盟鸞 
我散心解悶誰作伴 

重合劍釵修補破鏡 只有寄情戲曲與文字 
盟誓永守 地老天荒以身盼待 早已變成 絕世傳奇事

4 comments:

maileng said...

我很忙,不得空想表舅舅在讲什么。
几时表舅舅开档卖羽毛牌猪脚醋?
我预测将卖得不错。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像我这种kacang puteh的case,通常1-2分钟就被轰出来了。就算不轰我出来,我也不敢赖着不走,外头等待着的严重的cases,排山倒海而来啊!

最后一次去见骨科医生,他问我Ok了吗?我说ok,就做物理治疗。他说,那他就要关掉我的档案了。还不忘加上一句:我们这边的病人很多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这种kacang puteh的就不要一直来kacau了)

这种话听在一般人耳里或许格外刺耳,或许又要在面子书臭骂一顿宣泄情绪了。可是,我怎么会和一般人一样这么肤浅呢(是的,我在称赞自己)

就因为这些医生真正有爱心,他才要把我轰出去,他怎么可以把时间青春浪费在我这种kacang puteh的cases, 那么其他严重的病人怎么办呢?就如你所说,大众看到的都是所谓的“表面的爱心”,大家都在推崇大家爱看的爱心,都在推崇爱心泛滥,大家都需要英雄医生,否则骗子不会有机可乘,这其实是谁的错呢?

好了,说回这些懂得顾全大局的医生,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为他们平反。机会,终于来了。

Daruma said...

机长,是你的Case太kacang puteh还是你太kacau医生才急着要把你送走?哈哈哈~^_^

-老叔-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