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1, 2012

靡靡之音



中央火車站是阿姆斯特丹舊城的起點,就在阿姆斯特丹碼頭的旁邊。越過一條馬路就是丹姆拉克街,這座城市最熱鬧的街道。一直向左走就會來到聖尼古拉斯教堂,聖人尼古拉斯是這座碼頭的水手守護神。這座教堂後面不遠就是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和唐人街背對背緊緊相接的就是聞名遐邇的紅燈區了。 當年現實裡不知道是這座教堂為水手們護航,還是紅燈區裡的酒吧賭場餐館妓院才是在阿姆斯特丹港口上岸的水手們的最佳精神和肉體上的避風港? 

如果從丹姆拉克街的另一端走來,紅燈區的開端就是舊教堂,這所教堂的名字就叫做“舊教堂“。舊教堂的前面,地上就赫然有這一幅銅像,一隻正在撫摸乳房的手。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從教堂的這一邊看過去,運河對面的一扇落地窗玻璃後面,一位只穿著內衣褲的妓女正在櫥窗裡向路過的人擺動身體拋媚眼召客。到了夜晚,運河兩岸的紅燈倒影在水中搖擺,櫥窗裡的女郎們和舊教堂遙遙相望,整個街區瀰漫著大麻煙的味道,酒吧裡熱鬧非凡,色情劇院大聲吆喝招徠遊客,阿姆斯特丹的墮落和寬容就一起粉墨登場,成為這座城市的標籤。 

我走在擁擠不堪吵鬧骯髒的街道上,穿過教堂,走過紅男綠女,對阿姆斯特丹的寬容有點難消化。但是,沒有了這份同時對宗教道德和異端的寬容,這座誕生了斯賓諾斯這麼一個偉大自由思想家的城市,就不再是阿姆斯特丹了。

 然後,我不禁的哼唱黃耀明的春光乍泄,因為這座城市就是靡靡之音的守護神。

 春光乍泄 
作詞:林夕 作曲:黄耀明/蔡德才 演唱:黃耀明
你以目光感受 浪漫寧靜宇宙 
總不及兩手 輕輕滿身漫遊 


再見日光之後 慾望融掉以後 
那表情會否 同樣溫柔 


意亂情迷極易流逝 難耐這夜春光浪費 
難道你可遮掩著身體 來分享一切 
愈是期待愈是美麗  來讓這夜(乍現)春光代替
難道要等青春全枯萎 至得到一切 
(難道要等一千零一世 才互相安慰) 


你我在等天亮 或在沉默醞釀 
以嘴唇揭開 講不了的遐想 


你我或者一樣 日夜尋覓對像 
卻朝夕妄想 來日方長

1 comment: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们才在FB说你巴闭,你就赶紧发布贴子啦,不错不错,只不过不要又虎头蛇尾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