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11

殺鬼記

七月九日前,我已經下定決心那天要去麗豐吃牛腩面。老爸想念海南牛腩面,所以他也跟著去。七月九日,吻別兩個小公主的時候,竟然想起張震嶽的再見,有點大吉利是。不回頭,不回頭的走下去。

十一點早上的吉隆坡自葉亞來時代就沒有這麼冷清過。麗豐倒是開店做生意,其他店鋪大多都沒開。吃了牛腩面,我們環繞老吉隆坡周圍,警察叔叔的人數比街上的行人多了很多倍。我們還以為人們都被開明的政府恐嚇得在家裡囤糧了。

突然間,真的是突然間,聽到遊行的口號。我們在中央藝術坊,河對岸的大地宏圖突然間竄出一堆人群,大家井然有序的喊口號向前走。走到獨立廣場轉角處,隊伍停下來唱國歌,然後很多人都和平的蹲下來。大約五分鐘光景,警察叔叔到來,然後催淚彈來了。七月九號清洗日的第一枚催淚彈在此劃下。幾個滿眼通紅的馬來青年還來問我們要不要鹽,一位印度大叔來自吉打,他說他是為了馬來西亞人的子子孫孫而來的。

從化整為零,到化零為整,又再化整為零,街上又冷清了。我們走回蘇丹街,在這裡有再次見到化零為整,更重要的是見到了我預想不到的畫面。

一排排的人群從大家購物中心越過馬路進入蘇丹街,一直走到商務書局的轉角處。這是一個嘉年華會,人群井然有序,大家相互微笑打氣。各種各色的衣服都有,就像各種各色的皮膚。各種各式的服裝都有,就像各種各式的宗教。各種年齡層的人們都有,就像各種階層的馬來西亞人。這個時候,眼淚開始打轉,這時候,我覺得身為馬來西亞人是多麼光榮的一件事。

再過不久,嘉年華會就被打碎了。一連串的催淚彈和水炮在富都車站前,見證了人們被欺壓的事實,也鞏固了這次集會的理由。

接下來的,就已經記載在歷史中了。

***********************************************************

患難中的真情,是真的真情。在遊行 隊伍中、在大雨中、在屋簷下、在催淚彈的煙霾中我們看見了人性的善。每個人都希望大家相安無事,每個人都伸出一把手。這一天,我們看見穿著最保守宗教服裝的 馬來西亞人和將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新潮青年一條心。這一天,我們在吉隆坡最華人的地區聽到回教徒朋友祈禱上蒼的偉大。這一天我們看見許多馬來同胞第一次踏足吉隆坡的唐人街親身體驗華人區,也就是在這一天,相信許多非回教徒和回教同胞心手相連共度患難後擺脫了毫無基礎的回教恐懼症。

我們知道,每一個在街上的人們,後面還有二十個在街頭以外支持同一個理念的馬路來西亞人。我們並不是要推翻政府,我們也並不是要將反對黨扶上牆。我們要的是一個文明社會、讓人民做主,讓選票講話,讓選舉公平。我們要的是沒有人需要上街時因為衣服的顏色提心吊膽,上班下班時不用因為沒有必要的路障而花費五個小時。這個國家原本就應該是我們說了算,而不是讓幾個拿雞毛當令箭的跳梁小丑來恐嚇我們

也許我們離開這個目標還很遠,但是第一個腳印總是要有人踏出。而這個腳印,這一天已經堂堂正正的踏出了。七月九日的一小步,是馬來西亞的一大步,更何況那天我們其實已經踏出一大步了。

至少,也但願,二零壹壹年七月九日,我們成功的殺死了五一三那陰魂不散的幽靈。

5 comments:

maileng said...

表舅公好勇敢,临行时他一点犹豫也没有吗?
好好勇敢。晚辈万分敬仰。祝他安康。

lkf said...

二零壹壹年九月七日,我們成功的殺死了五一三那陰魂不散的幽靈。

赞!

BiowLee 淼淼 said...

这一天,我们站了出来,
这一天,不同肤色的大马人走在一起,
这一天的事实告诉我们,Kita Anak Malaysia!

wk said...

九月七日?

血大夫 said...

wk
多謝指出筆誤,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