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寬容的圖騰



今天在羅馬城裡,聖母瑪利亞與殉道者之教堂是唯一完整保存下來的帝國時代建築物。這麼一個大來頭的古蹟,若你打著它正式的名稱 Church of Santa Maria ad Martyres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ad Martyres)詢問,相信很多人都摸不著頭緒它究竟是什麼地方。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羅馬城裡有太多教堂,但主要是每個人都還繼續用異教徒的風情方式把這個建築物稱為 Pantheon - 萬神殿。

此建築建立於羅馬帝國的高峰期,羅馬人將諸神從希臘人那裡請過來,為神明老大宙斯改名為朱庇特,就將大大小小的眾神擺在神廟裡供奉。當時的羅馬皇帝和臣民都還是異教徒,所以這裡就叫做萬神殿。羅馬皇帝信奉基督教及將基督教定位國教乃比較後來的事情了。公元五世紀西羅馬帝國倒了大霉被日耳曼蠻族毀滅,後靠東羅馬帝國收拾一些复地,包括羅馬城。西元 609 年,東羅馬帝國也許感到管理羅馬城有點鞭長莫及,便將這個雞肋包括萬神殿獻給羅馬教皇,這個堂皇的廟宇也正式由異教徒的萬神殿改名為基督教徒的聖母瑪利亞與殉道者之教堂。

想必當萬神殿不再是萬神殿時,朱庇特佔據的空間變成基督教中央祭壇,基督教的飾物也逐漸取代從希臘奧林匹斯山移植過來的羅馬神話人物,後來羅馬神祇更是一一被請出壁龕讓位給基督教。而萬神殿經過西羅馬帝國從頹廢滅亡到羅馬城在文藝復興時期重新站起的一千年內的衰落和外敵的不斷洗劫,卻成為帝國時代唯一能夠保存下來的完整建築物,真的不知道該感謝哪一位神明保護有功。

萬神殿大門外的廣場豎立着一根在帝國時代從埃及搶來的方尖碑,方尖碑頂端是一個大大的十字架。從方尖碑望向萬神殿的柱子和大門,就是熟悉的古希臘廟堂的建築風格。進入萬神殿之前,大門旁的告示牌提醒大家這是一座基督教堂。踏入神廟內,美得讓人屏息的穹頂讓我們想起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建築藝術。而從萬神殿一路步行,渡過特維雷河 (Tevere) 的另一端,天主教的聖地梵蒂岡和聖保羅大教堂再次斬釘截鐵的提醒大家這一片地方是基督教的中樞。

西方文明由兩河流域興起,後來古希臘吸收了兩河及埃及文明,然後透過羅馬承傳下去,直到今日西方文明的兩大支柱又來自羅馬和基督教。走一趟萬神殿,就可以感受到西方文明幾千年來的縱橫交集,不斷鬥爭又不斷合併的血淚交融。

在萬神殿裡沉澱幾許,方可體會這宇宙需要的正是各個文明信仰之間的寬容和交融,那才是最美麗的境界。

所以,萬神殿就是如此的讓我著魔,因為她寬容的美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