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6, 2010

生死之間

我在她的臉龐看到希波克拉提斯容顏,從她的身軀嗅到靈魂離去的味道。然後有人告訴我,她的丈夫已經好久沒出現了,久病不止無孝子,也無愛情。如果你問我看過多少死亡,答案是無數次,次數之多得像洋人所說的,腸道已經能夠感覺死亡的來臨。但是如果她微弱的問我生死為何,我真的茫然。

未知生,焉知死?非也非也,根本就是生不得知,死也不得知。人生,原來就是這麼一場糊里糊涂的事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