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輕舟已過

當年梁維泮的牛刀一砍,砍下了陳群川。除了陳群川,還砍下了十多個有頭有臉有黨職的人。

當年的政治新星舊星登高一呼,馬上一呼百應,幾天就湊足人數召開特大。

那是 1984 年,你我她都不知道什么是互聯網,甲乙丙都買不起大哥大,更不懂什么是拇指按幾按就可以通風報信的短訊。

昨晚翁詩杰的牛刀一砍,只砍了蔡細歷。

今天蔡細歷單獨被砍,民間又熙熙攘攘的聽到特大的呼喚,網上又看到部落格起義,報上又看到大家都要求號召特大。

資訊革命的年代,這場特大又已經部署了這么久,為什么還要用一周的時間才能夠湊足人數呢?

陳群川他們當年被開除的都是前途和錢途皆無量的要員,今天蔡細歷卻只是一個什么實權都沒有的國陣總協調。

當年當權的是受害人,故特別落力奔走,中央代表也特別落力以表示忠誠,以成為開國功臣。

今天是落魄人的是受害人,所以只見當權的鼓掌歡呼等待更上一層樓,落力奔走的都是一些過氣或是二線人士。

這就是 1984 和 2009 的分別。

入黨參政是為了什么?當然是為利為權也為名。

中央代表挺老蔡,真的要挺得起,而又成功將老翁拉下馬,那又怎樣?有一個不是國會議員也不能當部長的老總,能給中央代表什么好處?

若說為了政治理想和正義,這就有點奇怪,因為政治理想和正義早就已經離開很久了。

當權派資源在握,本來就是占盡優勢。反對派烏合之眾,不是老兵就是弱將,成不了大事。

有的,只是兩岸猿聲啼不住。

蔡細歷本來早就應該知道在馬華已經沒有前途,他的寶貝兒子也不會在馬華有前途。所謂養虎為患,翁詩杰這位成語老師不會不懂,肯定想盡辦法打壓細歷二世。

蔡細歷早前在受打壓時還有輿論的同情,那時若是趁著民間反國陣的風向,來場補選狠挫國陣和馬華,今天就不會如此狼狽,也不會讓蔡銳明如此風光了。

然而,可惜輕舟已過萬重山。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蔡細歷明明是个奸臣。。。活该他无实权。


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