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7, 2009

愛的箴言

和老太太仿佛認識已久,其實上次在異鄉失之交臂,從來沒有見過面。只是偶爾聽見她的聲音時,大家說說幾句海南話賣弄一下。今天又聽到老太太的聲音,可是線路有點不好,有點吵雜。不知為甚麼,我想起雅思敏, 想起她從來未曾說出口的對于這片土地的摯愛。不知為甚麼,我又想起徐四金筆下的夏先生,也許因為他姓夏,也或許那是一個德國佬的故事。今天有點怪怪的,老板也許以為我要離開崗位了,其實我還可到哪里去?除非有什麼國會議員或是州議員要聘請掌柜的出任助理,那就要確保購買足夠的人壽保險,尤其是從高樓墜 下的那一種。

其實這篇亂七八糟的文字到底要講甚麼?對了,就是因為想起徐四金的故事里頭的夏先生。夏先生在整本小說里只說了一句話,就是『請讓我靜一靜』,後來他靜靜的悄悄投水自殺,就沒有人再記得他了。掌柜的雖然也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但是不想像夏先生一樣改天賣咸鴨蛋後就從此人間蒸發。所以趁著還活著,還有人偶爾來這里探望的時候,公告天下大聲說『馬來西亞,其實我愛你到骨子里頭』。

說回老太太,有一次我們的電郵,有下列一段對話,正是掌柜的愛的箴言。當然這不是對老太太的愛的箴言,而是對這片你們大家多數人都厭惡的土地的愛的箴言。


我想我是不会走了,这么多年早已学会不为小事抓狂。我还是有点左倾,相信平分资源、相信社会主义。政治上我是做不到了,至少在这里我可以不分地位不分贱贵大家得到同样的对待、同样的医疗。我想,如果到私人界我会想念那些乡下来的病患,那些社会弱势的病人。我会想到他们就因为没钱没地位没裙带而早死,我应该会很内疚。虽然现在我的薪水不多,在医生里是个穷小子,但是在社会上算是中上,买得起屋,当然不是大屋,买得起车,当然不是大车,也算是不错。也算是为两个女儿积积德啦,希望没有病患会因为她们的父亲而咒她们。

其实我还蛮开心的,我有那么多病人,不管他们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沙巴砂拉越土著,我希望他们喜欢我爱我不是因为他们要讨好我希望我给他们特别的治疗,而是因为我把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当朋友。至少我觉得我是很马来西亚的,不是表面上,而是骨子里。我也希望我的女儿们该当如此。当然最后马来西亚会不会爱我们又是另一个问题,既来之则安之,那是以后的问题了,后代要有他们自己的智慧吧,我想。

5 comments:

歪老姨 said...

红色句子的字里行间,我有被touch到!:)

呼吸的747 said...

我想起雅思敏, 想起她從來未曾說出口的對于這片土地的摯愛。

至少我觉得我是很马来西亚的,不是表面上,而是骨子里

这或许是许许多多人的《愛的箴言》

CL aka 民妇二号 said...

很喜欢这一篇。
喜欢到不得不留言告诉你。。

:P

爱的宣言 said...

《当今大马》报道:

傍晚7:22:吉隆坡总警长莫哈末沙都披露,截至傍晚6点位置,警方一共逮捕了438人,包括37女性和38名少年。

在438人之中,435人是巫,而华裔、印裔及其他种族只有分别1人。

。。。。。。。。。。。。。。。。。。。。。。。。。。。。。。。。。。

马来西亚,其实我也很爱你的,我可以讲一百遍,我爱你爱到骨子里!

爱的宣言 said...

《当今大马》报道:

傍晚7:22:吉隆坡总警长莫哈末沙都披露,截至傍晚6点位置,警方一共逮捕了438人,包括37女性和38名少年。

在438人之中,435人是巫,而华裔、印裔及其他种族只有分别1人。

。。。。。。。。。。。。。。。。。。。。。。。。。。。。。。。。。。

马来西亚,其实我也很爱你的,我可以讲一百遍,我爱你爱到骨子里!